人体名词和“上”、“下”

[]李玄玉(南京大学中文系2000级博士生)

 

 

    摘要:方位词基本上是对称和整齐的。有“上”就有“下”,有“前”就有“后” ,有“南”就有“北”等。但是,在具体的使用中,尤其是在与一些同类词语的搭配中,方位词常常会出现不对称的现象。所谓不对称,主要是指词义相对的词语并不具有相对称的形式,如“上”和“下”的不对称。本文考察方位词“上、下”使用在汉语中有关身体部位名词搭配时对称性和不对称性特点,分析这些现象的视点、论域与参考点。

关键词: 人体部位名词 ; 对称

 

一、视点和论域

 

方位名词“上、下”出现的位置是在名词的后面或者前面,位置非常灵活。例如:身上、手上、嘴上、心上、脸上、身下、手下,上身、上手、上头、下手……。两种形式使用的频率都很高。

方位是一个空间的概念,确定方位是在一定空间中的行为。这空间范围可以叫做“论域”。王希杰先生在《汉语修辞学》(51页,北京出版社,1983年)一书中,把“视点”当作修辞的一个原则。“视点”和“论域”是研究词汇和语法现象的两个重要概念。

所谓视点,指的是观察事物的立足点、参考点。它往往是显著的、具有某种特征标志的、相对稳定的事物。人们只能站在某一特定的地点来观察和认识事物和表达事物。这个视点往往是已知事物,它是认识未知事物的参考点。方位的确定,必须有一个参考点。我们把参考点叫做词语的视点。方位词的研究和运用,都必须先确定一个视点。没有视点就没有方位观念和 方位词语。

所谓论域,指的是观察和讨论某一事物的范围,也可以说词语所从属的范围,如 上身——身体的上部,其视点是身体。词语的解释首先就是把词语放置到它所从属的论域之中去。《现代汉语词典》的释义方式是:“心静——心理平静、 心尖——心脏的尖端、 头顶——头的顶部、 手心——手掌的中心部分”。2这些词语中的语素“心、头、手”,就是论域。

例如,以身体连同身体周围的空间为其讨论的范围,以身体为视点。

身下——某人身体的下面。它不是人的身体的一部分。

身上——某人的身体的上面。

“正在这紧急时刻,洛基从水中游来,稳稳地呆在小鲸身下,让工作人员站在它身上,去解救小鲸。”[1]身上、身下范围和视点很明确。

 如果以某人的身体为论域,而以其身体的中心线、中心点为视点。

   上身——某人身体的上半部分。

   下身——某人身体的下半部分。

   如,“也有问:‘娘娘不跌坏下身么?’行者道:‘这个到不,独有气喘难当。’” 2

   周作人在《周作人绝妙小品文》《上下身》中说:“人的肉体明明是一整个,背后从头颈到尾闾一条脊椎,前面从胸口到‘丹田’一张肚皮,中间并无可以卸拆之处,而吾乡的贤人必强分割之为上下身——大约是以肚脐为界。”(上册 153页,时代文艺出版社,1997年)

人的身体是经常运用的一个参考点。如“我的身上是棉被子,身下是床垫 。”这个“身体”是参考点。而“头上顶青天,脚下是草地 ”,这个时候,头上==身上、脚下==身下、身==+==从头到脚。

视点和论域,有时可以统一起来。如裤腰、裤脚、裤兜、裤裆、裤线,其中的“裤”是这些词语的范围,是论域,也是视点。“视点+论域”式构词模式,在汉语中是很常见的。例如:

  牙医——牙齿是视点,医生是论域。

  牙病——牙齿是视点,疾病是论域。

这种“参考物(标志物)+类别语类”的构词模式所以最受欢迎,因为它的含义从其构成的语素和结构方式上就可以比较容易地推导出来。

 

 

二、多义的“人体部位+方位词”

 

视点是多义词语产生的原因之一。当多种视点种叠在同一个词语之上的时候,多义现象发生了。人体器官作为常用词,与上、下结合,更产生复杂的多义词。

如:

“嘴上1——心里”相对,指的是言语和心灵的对立。其视点是言语和心灵之间的那个点、那条线,虽然是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东西,是说不明白的东西,但是人们承认它的存在。如:“这个人嘴上说得好听,心里却非常毒辣”,成语“心直口快”、“心口如一”等

“嘴上2——”的视点是嘴巴的表面。就是嘴唇,如“她的嘴上涂了唇膏” 。同它相对的是嘴巴的内部,但是没有相应的说法,而且人们似乎从来就没有想到过那个地方。

嘴上3——嘴下”是一个短语,就是嘴巴的上面,如:“你的嘴上有一颗米饭。”“她嘴上有一个黑斑。与这个“嘴上”相对的是短语“嘴下”,如:“他嘴下有一个伤痕。”

嘴上4——指的是嘴巴的周围,如:“嘴上没毛,做事不牢。”3胡子可以在嘴巴的上面,也可以在嘴巴的下面。

“嘴上”的同义词是“口上”,如:“口上说有什么用,重要的要有实际行动,要真正的干。”

与此形式相反的“上嘴”,就是“吃”的意思,“尝尝”的意思。如:“您上上嘴巴。”“这些东西,他嘴都不上的。”“我干了,你上上嘴就行了。”相对的有“下嘴”的说法。如“老虎吃天,没法下嘴。”4这是动词用法,不赘述。

“嘴”和“口”是同义语素,“上嘴”和“上口” 同义,“上嘴”有一个意思,就是尝尝,还有一个意思是顺嘴。而“上口”有三个:

上口1:指诵读诗文时,能顺口而出,如:“朗朗上口”,与之相对有“下口”之说。如下口菜。

上口2:诗文写得流利,读起来顺口。没有“下口”的说法。

上口3:尝尝的意思。与“上嘴”同义。

 

上身1:身体的上半部。这上身,又叫上体。相对的“下身1”和“下体”,指身体的下面部分。

上身2:指上身所穿的衣服。相对的是“下身2”,指下身的衣服,指裤子。

上身3:动词,意思是新衣服刚刚穿到身上。但是没有相反的、相对的说法,没有“下身”这一说。

上身4:靠近、接触、附着某人的身体。如:“鬼魂上身,他就……。”“要是让他上身,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下身5:特指阴部。这是委婉语,用的是借代的手法,用全部来代替局面。没有与之相对的“上身。”

身上1:意思是“身体”,如:“周瑞家的道:‘身上不大好呢。’宝玉听了,便和丫头们说:‘谁去瞧瞧,就说我和林姑娘打发来问姨娘姐姐安,问姐姐是什么病,吃什么药。’” 5(《红楼梦》第七回,50页) 没有“身下”之说。

身上2:委婉语,女子的月经。如:“我身上来了。

身上3:随身的意思。如:“你身上代面巾纸了吗?”“你身上有钱吗?”没有相对的“身下”之说。

身上4:某人的秉性。如: “所以帮闲文人虽为志士所不齿,但平心而论,他们的身上倒没有杀人的血腥味。

身上5:身体的表面。如:“愈是身上脏的人,愈喜欢人家给他瘙痒。而作家却并不喜欢给人瘙痒的人。”(延安《解放日报》1942311日)检查老爷们的意思就是说:“乞丐的肚子是饱的,乞丐的身上穿得是很暖的。”(《后台朋友》1946年)

 身下:短语,身体的下面,“我的身下有一本书。”

“我的身下是草地。”与之相对的是“身上”——身体的上面,如:“你给我身上盖上毛毯吧。” 

上头1和下头1:也是很对称,指上面和下面。

上头1:指上面。

上头2:指上级。

上头3:因酒过敏,一喝就上头。如:我不能再喝了,酒上头了。

下头1:位置较低的地方。如:“山下头有个村庄。”

下头2:指下级。如:“领导要耐心地听取下头的意见。”

     有“上脸”,但没有“下脸” 。例如:

上脸1:喝酒容易脸红叫上脸。如:酒上脸了,我不能再喝了

上脸2:得寸进尺     如:你不要给鼻子上脸。

上脚:开始动脚。如:打着打着,他不但动手,而且上脚了。

下脚1:走动时把脚踩下去。如:“屋子里到处是水,实在没处下脚。”

下脚2:原材料加工、利用后剩下的碎料。也叫下脚料。

      “眼下1”没有相应的“眼上”。

眼下1:指目前。如:眼下秋收大忙,农民天不亮就下地了。

眼下2:指眼睛的下面。

眼上1:指眼睛的上面。

      词汇中的确有大量对称的词语。但是,也存在着不对称的现象。这有三种情况。第一种,事物现象是对称的,但是,词语却不对称。第二种,事物本身就不对称,所以也没有对称的词语。第三种,词语是对称的,但是所表示的事物并不对称。

 

 

三、同义的“人体部位+方位词”

 

论域是确定同义词语的大前提。只有属于同一论域的词语,才有资格构成同义词。例如:

心:=心中=心上=心里=心内=心下=心头=心尖 ||  =心潮=心海=心扉=心内=心田=心泉

口:=口头上=口头里 || 手:=手里=手内=手中 || 眼:=眼内=眼里=眼中

嘴:=嘴上=嘴里 ||

   “心上”和“心内”、“心里”是同义词,几者所指是相同的。这里的关键在于:“心上”中的“上”不表示方位,是方位词的一种引申用法,表示的是范围(以心为其范围)。如:“心里没有眼,有眼没用”和“他嘴上没有什么,但是心内很不好意思”、“记在心上”等。“心内”,把思维的心看作为具有特定范围的对象。有特定范围的对象就有内外之别:“心内”的是心的内部(其实就是心本身)。“心内”的对称是“心外”,指的是心的外部:“心外无物。”

    内心=心内,谚语说:“内心无邪事,不怕鬼叫门。”完全可以说成:“心内无邪事,不怕鬼叫门。”这是两个不同的视点观察事物的结果。“心内”的视点是心。如果说“心中”、“心内”和“心里”都是指的心的内部的话,那么“内心”的视点是人的身体。

     这个“内心”的“内”是指的在人体的内部。按理说,一切人体内部的器官都可以加上一个“内”字,叫做“内N”,不过除了“内心”,其他器官一般不这么说。

心上=心下,上和下是对立。但是对于“心”,却出现了“心上”就等于“心下”的用法:又怕冷落了他,恐贾母王夫人心上不喜,须得也命他进去居住方妥(《红楼梦》第二十三回)②见李逵等被陷,军兵慌乱,又见耿恭先走,------心下寻思道-----(《水浒传》第九十八回)

③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佣着一个丽人从后房进来。(《红楼梦》第三回)

这里的“上、下” ,其实并不再指具体的方位,已经虚化了。《现代汉语八百词》上说:“(上)和某些表示人体部分的名词组合,意思比较虚。”(416页)举出的例子是:不要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 || 这几天我手上有点儿紧(意思是缺钱) || 这样办,面子上也过得去

 “上”用在名词的后面,有时几乎是没有意义的,等于原来的名词。如嘴上=嘴,这也许是为了奏音节。这是汉语从单音节朝向双音节的趋势的产物。就是说是近代汉语拼音和现代汉语中所谓双音节化的必然结果。虚化后所表示的就是这个器官本身方位名词,这种用法没有相应的“X下”的说法。

心上= || 头上= || 脚上= || 腿上= || 嘴上= ||身上= || 脸上= || 手上= || 腰上= || 腕上=

不过,也有原本是双音词名词而加“上”的,例如:

面子上=面子 || 手头上=手头 || 胳膊上=胳膊 || 嘴巴上=嘴巴 || 耳朵上=耳朵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强调的用法。强调的是特定的范围。这种用法似乎都没有相应的“下”。

由此可见,名词+上的意思是事物的表面。表面是同内部的相对的,按理说是,既然“名词+上”表示表面,那么与之相对的内部就应当是“名词+下”了,然而并没有这种相对的说法。例如“嘴上”和“口上”、“唇口上”、“嘴唇上”都表示嘴唇的的表面,如:唇口上微露齿痕,定是中毒身死。(《水浒传》第二十五回)②那八戒丢倒头,正睡着了,被他照嘴唇上扢揸的一下。(《西游记》第三十二回)却没有相对的“嘴下”或“口下”的说法。有“唇上(唇的表面),可没有相对的“唇下”之说。大概是因为我们常常同人体器官的表面打交道,而忽视了这些器官的内部,不容易观察,通常也不需要注意它们。

有时表示的是这一器官的周围,例如:“嘴上没毛,做事不牢。”(谚语)这“毛”指的是胡子,而胡子不一定只长在嘴上面,也可以长在嘴的下面,这“嘴上”其实是说的嘴的周围。这种用法也没有相对的“下”这一说。

在汉语中,“上”和“下”有多种词性,名词,动词,形容词,趋向动词,结构动词,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上”和“下”都是对立对应的。但是“下”的运用比不上“上”字,数量也要少得多。但是,还是有的,其实“心下”的说法在近代汉语中比较常见的。还有“手上”和“手下”:

大山道:“唐三藏虽是故人,须要防备他手下人罗唣,不可惊动他知。”(《西游记》第二十四回)

他手上拥有资金多得不得了。

我手上还有好多事情要办。(这里的“手上”正在做着的意思)

“到这活鬼手里,发了横财,做了爆发头财主,造起三埭院堂四埭厅的古老宅基来,呼奴使婢,甚是受用”。6

    同样的是“头”,本指物体的顶端,但是“心头”和“手头”中,也已经虚化了并没有顶端的意思了,只是指这个器官。于是:心头=心中=心上=心下=心里=心内=内心等就构成了同义关系。

    “心上”是常用词,这是因为“N上”表示N这一特定的范围,好象没有相对称的表达方式,没有“N下”的说法。“在语言下”、“在哲学下”,都不合法的、违背了汉语的习惯的。这牵涉到对“范围”的深层次的理解问题了,似乎我们的思维中有两个“范围”。一是把这个相对小的范围放置到更大的范围里来考的,这个小范围的相当于几何学上的一个空间,它有内外之分。另一个是从更大的范围里进入一个特定的小范围,已经排除了它之外的空间,于是它就没有所谓的“外”的问题了。

    这不是孤立的偶然的现象,而是成系列的,如:“嘴上不干净”和“嘴里不干净”,“嘴上不要胡说”和“嘴里不要胡说”,等。

    这些词语有共同的论域,这是它们构成同义关系的必要条件。对于同义词语来说,具有共同的论域,只是必要条件,并不是充分的条件。

    视点也是同义词产生的重要原因。如 内心===心内,“内心时常挂念着你。==心内时常挂念着你 。”“内心”是以身体为视点,心在身体的内部。指的是心的状态和活动。“心内”是以心为视点,指的是心的内部状态和活动。请再看:

脚下==地上

脚下全是水==地上全是水

脚下——以人的脚为视点。

地上——以地平线为视点。

 

四、潜性的“人体部位+方位词”

 

视点是造成潜词的重要原因。根据视野所推导出来的词语,有许多其实是现在的语言词汇系统中所没有词语。例如:人体:内脏——外脏(?),因为作为视点是人体的表面,脏器只存在于人体的内部,人体外部没有脏器,所以就没有“外脏”的说法,因为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物。再看:
 
脸上——脸下(?) || 身上——身下(?)

方位词的不对称,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指词义相对的词语并不具备有相对称的意义,尤其是“上”和“下”的不对称。另一种是对称的一对方位词,在使用频率方面极不平衡。不但语义不同的方位词之间使用频率不平衡,而且语义相近的方位词之间使用也不平衡。比如“里”和“中”是语义相似,但一般都说“胸中”、“耳朵里”,而不是相反。再譬如“里”和“内”语义接近,虽然“嘴里、手里”和“嘴内、手内”都可以说,

如:急抽身就要走路,奈何手内无一兵器。(《西游记》第三十九回)

        ②“不趁此时动手,尚待何时!”就一个擒住韩康两手,一个用破絮塞进韩康的嘴内,然后用绳子将他脚手捆倒在地。(《野草》第2卷第1.2期合刊)

但“嘴里、手里”使用频率要高得多。

“上”既指实际方位,又可以指表面。如 “眉毛上”、“额上”、“脖子上”、“舌头上”等。“下”指实际方位,不与指表面的“上”相对待。例如“桌子上——桌子下”、“床上——床下”是对称用法。而“地球上”如果指“地球表面”,那么与相对的是“地球里”,而不是“地球下”。同样,“手上”如果指的是“手的表面”,那么,相对待的是“手中”,而不是“手下。”

“上——下”是用来表立体的垂直线的高低的。它以某种平面作参考点,高的为“上”,底的为“下。”“桌子上”指桌子平面的上面,“桌子下”则指桌子主体的下面。但是“前、后、左、右”一样,“上”“下”也可以以人(观察者)为参考点。最突出的是“天上”“地下。”在汉族人的心目中,“天”是至高无上的,所以“天上飘着几朵白云”,实际正是“天下飘着几朵白云。”之所以用“上”主要是因为“白云”在人(视野)之上。“地下一点儿尘土也没有。”实际上,“尘土”在地表之上,但却在人之下。一方面是以参照物本身为标准的“上”“下”,一方面以观察者为标准的“上”“下”,由此产生许多有趣的现象。如:

(1)天花板上有只苍蝇。

(2)天花板上吊着一盏灯。

前例以观察者为参考点。前例虽可用“参考点的外表接触面”解释,后例以天花板为参照物。但是在“房檐上有个麻雀窝”这句话里,麻雀窝便不在房檐的表面,而可能是房檐的瓦楞之中。“下”也如此,有泛指性的“眼皮下”、“乡下”,还有“脚底下”、“树下”、“台阶下”,显然都与观察者的位置有关。

《廖秋忠文集》中说:“垂直的概念和由它推导出来的高低概念是使用“上”与“下”的先决条件。一旦高于或低于参考点的这个位置偏离参考点的垂线太远,一般还得借助于包含有水平面方位词组成的方位词短语,如‘左上’‘右下’等。‘ 上’还有一个常见的意义,即指参考点的外表接触面。这个接触面不一定参考点的最高部位,但还是高于与它对立的‘下’所指的位置” 。(166页)

按照空间语法的观点,人们是从自身的空间结构位置出发形成空间方位概念,认识自身,进而认识他物和整个世界。对空间三维的认识反映到汉语里,有三对方位名词:上下,前后、左右。

        人体结构的空间位置,从前后纬度上可作二分:正向的位置为“前”,背向的位置为“后”,

   二分是人类认识世界的基本方法。如:

人体的“前”:前胸、前额、胸前、额前、眼前——比较:*胸后

“后”的位置:后背、后脑、背后、身后、脑后——比较:*腿后

“里”、“中”和“外”相对,但“里”用得多。例如

    ① 心里、嘴里、手里、耳朵里、肚子里、脑子里、眼里、口里、鼻子里

    ②眼中、胸中、手中、口中

大多数例子是可以设想有相应的“---外”的,可是这种“---外”在实际语言里是几乎完全用不着的。

既然与此相应“---外”是用不着的,这些“里”和“中”的方位意义也就很淡薄,接近于“泛向性”了。一个旁证是有些名词后边带“里”或“上”,在某些上下文里可以通用,例如“心里=心上”,“嘴里=嘴上”,“手里=手上”。

方位词虽然是实词,但意义是比较空泛的;然而,和严格意义上的虚词相比,其意义又相对实在。如前所述,方位词上下的功能在于附着名词,语义功用在于表示方位和方向。然而,方位词上下的语义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所附的对象的语义指向。这就形成了方位词语义的一系列特点,主要有三个方面:定向与泛向、对称与不对称、多义与同义。

定向是指方位词的所指就是它们本身所表示的实际方向,而泛向是指一些常用的方位词的所指并无明确的方向。一般来说,凡是方位义比较明确的方位词,譬如“东、西、南、北”等都是定向的。而“上、下、中、里”等都可以是泛向的。也就是说,这些方位词,除了表示其固有的方向之外,还有不确定方向的特征。一般来说,常用的方位词大多具有定向和泛向的双重特征,从而造成了方位短语表达上的多义和歧义现象。“定向”和“泛向”的存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方位词的表现力,也为不同语义特征的名词对方位词的选择提供了一定的自由度。

视点和论域的多样性,是汉语词语中同义、多义和歧义现象产生的另一原因。人体词语+上下词语也呈现出复杂而丰富的局面。然而,方位词+名词结构形式与名词+方位词结构形式有时不相等甚至是对立的,这种不对等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如 上身身上 、上头≠头上等。而一些不同的方位词所表达的意义却有部分重合和交叉,如“心上”和“心中”、“眼里”和“眼中”,词义基本一致,所以“心上”、“心中”、“心里”三个方位短语可以互换而基本语义不变。

   视点在词语中已经明确出现了的,叫做显性视点。如鼻底下、脚下、膝下、足下、上肢、上臂、头上、眼前、目前等。显性视点的词语,是最富有理据性的词语,所以是学习和解释最方便的。对汉语有一定程度的理解之后,这些词语几乎是可以无师自通的。

 

五、方言中的“人体部位+方位词”

 

     汉语中有些人体部位词,常常会演化为方位词或准方位成分。即使有些已具备时空概念成分,人还是有以身体部位作方位参照的习惯。如“中心”,已有“中”,又以“心”附之。江苏金沙话“上脚、下脚” ,以“脚”为方位词缀,如“书赖(在)上脚,纸赖下脚(书在上面,纸在下面)。”古代多尚左(有时或尚右),如《水浒传》:“上手是蔡福,下手是蔡庆。”左手一策即“上手”,指位尊一侧。“左、右”已明,又复用“手。”《汉》释“手”为“边、面”,可见意义已经虚化 。方位词缀“头、面”(如上头、下面)实际也是身体部位的弱化形式(读轻声)。

在汉语方言中“上下+人体部位词指不同的事物,非常丰富。

例如:

(1)梅县方言

上手:先接触事物的人 || 上口:手臂或大腿的上段 || 下背:下面 ||

(2)扬州方言

上手1:开始进行 ,上手2:经过亲手选择 || 上脸:喝酒容易脸红叫上脸

(3)宁波方言

下手:帮助干活的人,做较低档工作的人

(4)哈尔滨方言

上手儿:动手  || 上脸1:受人抬举,自以为得意而更加放肆。上脸2:指儿童在长辈面前撒娇、闹哄 || 下身病 :妇女病 || 上心:对要办事情留心

(5)济南方言

上头1:指童养媳结婚, 上头2上面、上级

(6)上海方言

上手:拿到手上 || 上口:①放在嘴上品味、②指食物的滋味

(7)乌鲁木齐方言

上头1:①比喻欺人太甚、②因酒的质量差,一喝就头晕叫上头。

上头2:①高头7②文章或讲话中 于现在所叙述的部分,③指上级 || 下头:①位置较低的地方、②文章或讲话中后于现在所叙述的部分、③指下级

(8)徐州方言

上脸:①因喝酒而脸红、②翻脸、③由于长辈的宠爱或从容,自以为得意而表现得越发张狂

(9)南宁方言

上手:掌柜

下手:戏曲伴奏乐队中负责打锣的人(跟上手相对)

(10)  南昌方言

下手:动手,一种加害于人的手段

(11)  海口方言

下脚:①位置在下边、②下级、③下一代

(12)  柳州方言

上手:①大师傅,旧时指技术上的第一把手,适用于许多行业、②戏曲界的司鼓 || 上面:①相对位置较高的地方、②物体的表面、③上级

(13)  太原方言

上手:请客时坐北朝南的位子,一般给位尊的人。坐南面北的叫“下手”

(14)  忻州方言

上脸:由于恼怒态度突然变得不好  || 下脖子:下巴

(15)  丹阳方言

下手:①位置较卑的一侧、②助手

(16)  黎川方言

上手:①位置尊的一侧、②上家打牌时次序在先的一方 || 下手:①位置卑的一侧、②下家打牌时次序在后的一侧

 

(17)  南京方言

下巴:脸上最下部分 ||下手:①协同劳动或工作中起辅助作用的人、②集体劳动中次序在后的人,尤指插秧割稻时位置在左边的人,其速度不能超过右边的人

上下在各方言语言组合中会产生不同的意义。上下的组合能力非常强,而且由于历史地理因素,词义变化也非常大。就方言分析,方位词+人体部位词中的方位词的意义较虚,上下引申意义的理据与范围有:

上:高处,指天,地位高的人,等级、质量高的,

下:低处,指地,地位低的人,等级、质量低的,

上:崇尚,从低处到高处,表面,出场,安装,按规定时间开始工作(上班)、学习(上课)。

下:鄙视,从高处到低处,里面,退场,拆卸,按规定时间结束工作(下班)、学习(下课)。

 

语言的各个层面都存在既对称,又不对称的现象。“上”与“下”组合词没有绝对一致的标准,视点和参考点的不同,既会产生同事异说现象,也会产生异事同说的现象。

 

[参考文献]

(1)王希杰。汉语修辞学[M]。北京:北京出版社,1983

(2)王希杰。修辞学通论[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6

(3)吕叔湘。现代汉语八百词[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4)廖秋忠。廖秋忠文集[M]。北京: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2

(5)张斌 主编。现代汉语短语[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

(6)马清华。文化语义学[M]。江西: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

(7)李荣 主编。南京(梅县、扬州、宁波、牟平、哈尔滨、济南、乌鲁木齐、徐州、南宁、南昌、海口、万荣、柳州、太原、忻州、丹阳、黎川)方言词典[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5

(8)中国社会科学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 编。现代汉语词典[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9)温瑞政。中国俗语大词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9

(10)    吴之翰。方位词使用情况的初步考查[J]。中国语文,1959

(11)    []曹雪芹。红楼梦[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

(12)    吴承恩。西游记[M]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6

(13)    董说。西游补[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14)    张南庄。何典[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

(15)    []施耐庵。水浒传[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

(16)    周作人。周作人绝妙小品文(上)[M]长春:时代文艺出版社,1997

 

 

[作者简介]李玄玉(1966—),女,韩国汉城人,南京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字学2000级博士生。研究方向:现代汉语词汇学、修辞学。

 

E mailhyunok@163.com   TEL: 025-3327571

 

 

 

 

 

 

  

 

 



2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1] 《读者》甘肃人民出版社,33页,2000年第14期。

2 []董说《西游补》26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

3 温瑞政 主编《中国俗语大词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9

4 同上。

5 []曹雪芹《红楼梦》(第七回),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50页。

6 张南庄《何典》(第一回),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 6页。

7 a、位置较高的地方 b、物体的表面 c、方面 d、书或文章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