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辞书学会编辑出版专业委员会第四次学术研讨会论文]

外国人需要一本《汉语文化背景词典》

 

[]李玄玉

 

关键词:特定文化;瓜子脸;社会心态

摘要:一定的语言和一定的文化相联系。在学习语言时,语言能力和文化能力同等重要,言语的使用必须参照特定的文化。汉语符号包含的信息量大,许多词语还历史地凝结着一定的文化意味和情感色彩。在国际交往日益扩大和频繁的今天,外国人特别需要一本学习汉语时使用的《汉语文化背景词典》。

 

 汉语是中国各民族共同使用的语言、联合国正式语文和工作语言之一,又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发展水平最高的语言之一。它是当今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有文字可考的历史起码不少于6000年。随着中国经济水平的提高和国力的提升,汉语还会广泛传播,华文媒体有望成为世界上第二大传媒语言。

 随着中国申奥成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及经济持续增长,一股“汉语热”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兴起。目前,全世界有85个国家的2027所大学在教授中文,学习中文的人数已达到2500万人,来华留学人数也已达到6万余人。

在世界性“汉语热”升温的过程中,亚洲的热度最高。到中国留学的亚洲学生占全部来华留学生的75%。在这股汉语热中,韩国最热,因为按人口比例韩国学习汉语的人最多。最保守估计,全韩国学汉语的不下几十万人,来华留学的学生现在已超过日本,成为来华留学人数最多的国家。在日本,学习汉语的人数至少在100万人以上。 在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老挝、柬埔寨、孟加拉、尼泊尔、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家,学习汉语的人也是与日俱增。

一定的语言和一定的文化相联系,在学习语言时,语言能力和文化能力同等重要,言语的使用必须参照特定的文化。在国际交往日益扩大和频繁的今天,外国人特别需要一本学习汉语时使用的《汉语文化背景词典》。这不仅可以帮助外国人在跟中国人交往时,克服语言沟通上的障碍,而且可以更好帮助外国人认识中国、了解中国。

 

 

    笔者刚到中国进修中级汉语课时学过“瓜子脸”一词。我当时心中有疑,什么叫“瓜子脸”?笔者在韩国不但没见过“瓜子”,更没吃过“瓜子”,怎么也猜不出其形状。我们班也有来自美国、德国、日本、新加坡的,但没有人能精确地说明“瓜子脸”的含义。我迅速地查阅了辞书。在《汉语大词典》里,“瓜子脸”这个词赫然在目,它的释义为:“指微长而窄,上部略圆,下部略尖的面庞”。看来“瓜子脸”使用了模糊释义法,回避了用数学来描写脸型的长度和宽度。可能到现在为止没有人对“瓜子脸”的长度和宽度作过一番测量和统计。

对“瓜子脸”,《汉英大词典》的解释是:Oval Face(卵、椭圆型的脸)。《中韩词典》解释为:像黄瓜种子的脸。我看到解释后,觉得有趣,这算不算翻译的错误呢?

由于各国的社会制度、风土人情、地理环境、生活方式以及文化科技的发展水平不同,各国的语言及表达方式都有着不同于其他语言的特点。汉语中相当一部分词语,特别是某些名词、虚词、动词、数量词以及成语、熟语、惯用语等,在韩语中并没有固定的译法,或者只有意义比较接近的译法。例如“红颜”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一书中所指是“貌美的女子”,而《中韩词典》(高丽大学民族文化研究所·中国语大词典编纂室编)则解释为①“朱颜”②“美人”③“红颊”。

虽然人的脸型一样,但是描写的方法不同,这也与食品文化有关。在一般情况下,韩国和美国人不吃瓜子,所以“瓜子脸”在语言中是空符号。同别的一种语言相比,最容易发现一种语言中的空符号。韩国人不但不吃“瓜子”,而且很少人吃“鹅蛋”、“鸭蛋”。因此根本不存在“鹅蛋脸”、“鸭蛋脸”这样的词汇。韩国人大体上用这样几个词汇来表示人的脸型:圆、长圆、长方、四角、三角、倒三角、五角、马、鸡蛋脸等。韩国的“鸡蛋脸”相当于中国的“瓜子脸”和“鹅蛋脸”、“鸭蛋脸”。按照中国和韩国人的审美习惯,瓜子脸和鸡蛋脸比较美。对韩国演员金喜善,中国媒体称其为“韩国第一美女”。在韩国人的眼里,金喜善是典型的“鸡蛋脸”。

    在中国,“瓜子脸”又叫做“鸭蛋脸”,小说和报纸里常见对瓜子脸和鸭蛋脸的描写。例如:

    ① 第一个肌肤微丰,身材和中,腮欹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 第二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儿,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曹雪芹《红楼梦》

    ② 她走进来,开着春天的笑的瓜子脸。   巴金《春天里的秋天》

    ③我开始集中注意去回忆她:她的脸,瓜子型,苍白得象透明——她的眼、嘴、全身、仪态,她的为人、脾气,以及我们之间的往事,等等。

                               郑君里(1911-1969)《角色的诞生》

    ④皮修英瓜子脸,吊俏眉,相当狐狸。

                                   (莫言《三十年前的一次跑比赛》)

    ⑤果然,桃先生大大小小七个女儿,一个比一个美,说也奇怪,社会上流行着古典美,桃太太生下的小姐便是鹅蛋脸。鹅蛋脸过了时,俏丽的瓜子脸取而代之桃太太生孩子便是瓜子脸。西方人对于大眼睛,长睫毛的崇拜传入中土,桃太太使用忠实流利的照样给翻制了一下,毫不走样。桃家的规范美女,永远没有落伍的危险。  (张爱玲《琉璃瓦》)

⑥话说郑秀文的脸型本来就不错,只是因为肉多了一点才有“膨胀”效应。赘肉一少,“大饼脸”就像泄了气的气球,奇迹般的变小成为“瓜子脸”。“瓜子脸”为郑秀文带来了好运。靠着这清新可以的卖相,郑秀文“飞上枝头变凤凰”,演艺事业活跃起来,香江天后的地位俨然确立。为凸现“瓜子脸”的魅力,郑秀文常在头发造型上作文章:长发有美感,短发予人利落感,再加上染遍了各式的“颜料”,都能将她那白皙的瓜子脸衬托得极为动人。

      (“‘大饼脸’郑秀文”2001116日《影子电影网娱乐新闻》)

    中国56个民族大混合的茫茫人海中,长得特别相象的毕竟是少数,人们描写脸型的词汇也是多种多样、具体、生动的。从瓜子脸角度看,我们可以发现文化对语言的影响。

    瓜子文化,是中华民俗中具有一定有意义的组成部分。瓜子在中华文化中有丰富的内涵,而不仅仅是一种自然果实,它是一种人文果实。我们可以找到许多带“瓜子”字的歇后语或谚语。如:“瓜子里磕出个臭虫来——啥仁儿(人)都有”、“瓜子敬客—一点心”、“瓜子皮喂牲口——不是好料”、“瓜子去了皮——心上人(仁)”、“瓜子、老婆、烟不可在身边” 、“瓜子无水泛,扣子无纽袢”

在现代汉语中,“瓜子”有两个意思:“瓜子”1——葫芦科茎蔓植物或这类植物的种子,像西瓜、冬瓜、南瓜、苦瓜、甜瓜、丝瓜、黄瓜、哈密瓜等。“瓜子”2——中国文化独特的产物。是中国休闲文化中的一种不可缺少的小道具。中国人喝茶时所吃的东西应当是瓜子,更增添了一段情趣。瓜子是休闲象征的文化。

周作人先生在他的小品文《谈娱乐》中说:“我所谓娱乐范围颇广,自竟渡游春以至讲古今,或坐茶店,站门口,磕瓜子,抽旱烟之类,凡是生活上的转换,非负担而是一种享受者,都可算在里边。”(第53页)

林语堂先生也在他的人生小品集《日常的娱乐》中谈到关于吃瓜子的事。如:“有了极度闲暇,中国人还有什么事情未曾干过呢?他们会嚼蟹,尝醇泉,哼京调,放风筝,踢毯子,斗鸡,斗草,斗竹织,搓麻将,猜谜语,浇花,种蔬菜,接果皮,下棋,养鸟,煨人参,午睡,磕西瓜子。”(第99页)

“瓜子”是古代文学作品中的常客了。《红楼梦》写有一次宝玉在薛姨妈处喝酒,黛玉也在座:“黛玉磕着瓜子儿,只管抿着嘴儿笑。可巧黛玉的丫鬟雪雁走来给黛玉送小手炉儿。”(《红楼梦》第八回)

在中国老民谣中,有一篇名为《瓜子皮》,主题是悲剧的。如:“瓜子皮 响嘣嘣 我是舅舅亲外甥 打了舅家盆 舅舅把我不当人 有心不上舅家去 我妈还是舅家人。”瓜子是民谣中的主角,瓜子象民谣般质朴、通俗,符合老百姓的口味。

    瓜子是什么样的?我们从谜语中找到瓜子的形象。如:“一个黑孩,从不开口,要是开口,掉出舌头。”

“瓜子”,《现代汉语词典》解释说:“瓜的种子,西瓜子、南瓜子等。”粗看不错,细看如果没有这个“等”可以挑刺儿了:葵花子也是瓜子!但是葵花(向日葵),可不是瓜,而是一种草木植物,而瓜却是葫芦科植物。这个“等”字里就包括了葵花子。其实我们通常吃的瓜子,主要是西瓜子、南瓜子和葵花子,所以词典的编写者最好在“等”字之前加上一个“葵花子”。“特指”所表示的是:在大的范围内,指称其中的一个大范围内指称(标志)其中某一个小的、特定的对象——这一小的、特定的对象显然具有特殊的意义和地位。例如:“下身”,本指人的身体的下半部分,但是又特指下部的不好说的部位——阴部。这叫做特指,是一种委婉语。但是,葵花子并不属于瓜子的范畴,所以是不应当用“特指”这个词的。

   《现代汉语词典》对“瓜子”解释是特指炒熟做食品的西瓜子、南瓜子等,但太原和济南方言词典对瓜子的解释是指葵花子等食用瓜子的统称,看来葵花子的势力比西瓜子和南瓜子大。

    把西瓜子、南瓜子、葵花子都叫做“瓜子”,这是中国文化的产物。甚至可以说,瓜子是表现中国人文化现象的一个符号。

令人感兴趣的是“瓜”字。“瓜”字是葫芦科植物的形象词,这个字猛一看似乎是一个丝瓜的图象。旧时“瓜”字拆为“二”、“八”两个字,隐“二八即十六”之意。“破瓜的年龄”特指女子十六岁。如:唐·李群玉《醉后赠冯姬》诗:“桂形浅拂梁家黛,瓜字初分碧玉年。” “瓜字初分”闪烁其辞的说法替代“十六岁”,具有中国古代特色的对少女的一种委婉方式。委婉语在某种情况下往往能获得最佳表达效果。

“瓜”,是一个名词,《现代汉语词典》上说:“①葫芦科植物,茎蔓生,叶子像手掌,花多是黄色,果实可以吃。种类很多,如西瓜、南瓜、冬瓜、黄瓜等。②这种植物的果实。

“子”、“儿”、“头”是最常见的名词后缀:石头——石子,钻头——钻子——钻儿,老头子——老头儿,等。这些后缀本身没有含义,但是汉民族在长期使用词语过程中,约定俗成地赋予这些后缀的一定的作用,使得它们能表现一定的情感。但“瓜”加上“子”仍是名词,不过就改变了意义。

词汇是语言中最敏感最活泼的部分,也是变化最快最大、多姿多彩的部分,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因此,外国人在学习汉语过程中,特别需要一本《汉语文化背景词典》,通过这词典,外国人可以一窥中国社会的风貌,看到中国社会生活的变化,看到中国社会条件的变化。

 

 

    不同种类的词典有不同的宗旨,因此有不同的评价标准。词典的宗旨首先反映词典的性质。不同类型的词典和服务于不同对象的词典,都应有自己的个性和针对性。

前往中国的外国人,有的是学习汉语、有的是经商或工作的。因此为满足他们需求,《汉语文化背景词典》也要收新词语。从文化的广义去理解,文化指文学、艺术、科学、教育、也包括政治、经济、历史、地理、伦理道德、价值观念、宗教迷信、神话典故以至风土人情、生活习俗等等,总之,文化渗透在社会各个方面。

某些词语,尤其是政治及社会术语,会有自己的生命和使用期限,这是不足为怪的。它们随着某一特定事件的发生而出现、存在并发挥作用,然后逐渐消失了,以后只在书本里才见到它们。

新词新语是最迅捷地反映社会生活使用状态的活语言,具有时效性。可是关于新词语的词典不多。作为学汉语的外国人怕新词语,因为碰到新词语难免误解和曲解。像“小康社会”、“托儿”、“包二奶”等词语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高,却没有收入在《现代汉语词典》上。根本猜不到词义,叫人失望。有的名叫新词语,但收词和解释并不让人满意。

“好雨知时节”,商务印书馆当之无愧,出版了《新华新词语词典》。我迫不及待地开始阅读。这本词典资料翔实,具有科学性、系统性、更富有实用性,每每使我拍案叫绝。比如新华新词语词典》中对于“托儿”条目是这样解释的:“受雇假装顾客争购商品,诱人购买的人。起初多用于北京地区。[]‘托儿’由于在某种程度上具备的欺骗、哄抬成分,不可能得到社会的推崇,但它却是一种社会现实。(《中国消费者1993925日)有的画家为了自抬身价,在艺术品市场使其作品人为地升值,便采取假买假卖的方式,雇‘托儿’在拍卖会或画廊展示会假买假卖。(《文汇报199897日)|布托儿  饭托儿 房托儿  贿托儿  婚托儿  药托儿  医托儿 |”(见本词典328页)

 我曾经在说‘托儿’ 》的一篇文章中得出这样的结论:“随着‘托’现象的发展,现在‘X托’的新词语每日每时出现着。既然已经有婚托、医托、学托、书托、药托、房托、布托,等显词,那么如果说中国有三百六十个行业,都有‘托儿’,那么就可能出现,三百六十个‘X托’。例如:网托(网络业)、饭托(饮食业)、股托(股票业)、影托(影视部门)、赌托(赌博场中)、衣托、车托、舞托、笔托、鞋托、帽托、球托、菜托、煤托、文托、鱼托、茶托、棋托……。虽然有些词还没出现,但是我们能够感觉到它们的存在,也承认它们出现的合理合法性。这就是语言中的潜词。

《扬子晚报》20011028日《社会一角》一文中说:“像这样出现在马路边的人,不管卖什么大多是‘骗子’和‘托’!”照此说来,报纸在号召读者警惕‘托儿’。

20011029日的《扬子晚报》有这么一个标题:“人人喊打却屡禁不住  治‘医托’也需下猛药。”‘医托’和 ‘药托’在媒体中用得相当多。请看几条标题:

(1)深圳市宝安区西乡人民医院告后抓获26名‘医托’(《南方日报》2001127日)

(2)‘医托’托走1488元,一家大医院已扎牢‘篱笆’(《新闻晚报》20011119日 )

(3)‘医托’抗人挨揍自作自受活该(《扬子晚报》20011119日)

(4)病还没有治,钱就没了,黑心‘医托’坑惨农村兄弟(《云南日报》2001917日)

(5)当心药店有‘药托’(《华商报》2001119日)

(6)提高‘门坎’挡住‘药托’大连为坐堂医立规矩(《法制日报》20011026日)

(7)‘药托’推销有术免费‘诊’出一身‘病’(《重庆晚报》2000125日)

 200110月的《光明日报》上的一个标题中也出现了一个新词语——‘学托’。‘托儿’已经发展到学术界了,真的不能不注意它。请看几条标题:

    1)‘一万元本科搞定’——教育界提醒慎心‘学托’(《 扬子晚报》200183 日)

    2)‘分数不够也能把你弄进大学’ ‘学托儿’撒饵渔利(《辽沈晚报》20017 30日)

   如今报纸上社会新闻中,形形色色的托儿是常客了。关于‘房托’的标题也很引人注目,如:

1)租房心切遇‘房托’,处处陷阱提防(《人民网市场报》200187日)

2)‘房托’坑蒙拐骗规范中介市场刻不容缓(《光明日报》2001511日)

进入新世纪后,还会有许许多多的的新的行业诞生出现。在这些行业中已经产生了大大小小的‘X托’了。‘X托’的的盛行,是社会风气不好的表现,甚至是一种腐败现象。语言现象反映了社会现象,应该引起全社会的重视。”1

我更觉得《新华新词语词典》的对词的释义非常精彩。语言中的词汇是最活跃的成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紧接着,这些教材几乎一致地举出一些新生或死亡和消失词语的例子。而对现代汉涪词汇近十年的发展变化,特别是改革开放20年来的巨大变化,讨论得却比较少。 事实上语言作为种社会现象,每当社会生活发生变化(不论是逐渐的变化还是激烈的变化)时,它都会随着社会现象和新事物的产生而产生,随着旧事物的消亡而消亡,随着人们的思想观念的改变和对新事物的认识的不断深刻而产生词义的改变。这既表现了词汇对社会的依附作用,更表现出它对于客观背景的应变能力。改革开放20多年来,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学技术特别是对外交往等方面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出现了许多新事物、新观念,现代汉语词汇当然也在这种变化里不断地得到了丰富和发展。罗常培先生曾有过这样的论述:“语言文字是个民族文化的结晶。这个民族过去的文化靠着它来流传,未来的文化也仗着它来推进。”2而语言中受民族文化心理影响最直接,与文化联系最密切的,就是词语。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科学的发展,生产力的提高,社会的变革,文明的进步,人际关系的调整,时代脉搏的跳动,都可以在语言的词汇中得到反映。

由于高科技的飞速发展,世界已进入进入信息化时代,中外文化、民族文化、地域文化、行业文化等迅速交汇,计算机的国际联网使瞬息万变的信息共识共享,新词语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产生。此外,与腐败的裙带关系有关的丰富的词汇与搞腐败的干部所拥有的财富有了成比例的成长。卖淫、色情、诈骗以及黑社会的活动带来了一整套新的表达方式。日前,推崇和流行时尚的年代,我们还未来得及理解只在乎表象新潮流的新人类“酷”一代,新新人类“飘”一代又来到我们的目前。

这些词反映了当今中国人的生活和心态、人生观。谁也否认不了新词语是观察社会生活的晴雨表,是反映现实的一面镜子。社会新词语,反映了社会的关注焦点,表征着特定的社会心态。“托儿”一词,表明了社会对它的关注和平民百姓的忧心。一个充满“托儿”的社会,很可能会使社会变成托儿。然而,我们盼望着没有“托儿”的社会。自古以来语言就是社会现象最快、最生动的反映,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现象,在人们平常使用的语言中都能最快地体现出来。不能因为它代表了负面现象,就说这个词汇应该从人们口中除去。

 

 

   中国的汉字传到韩国、日本、越南等国家,形成一个“汉字文化圈”。汉字文化圈各国曾经有千年以上的悠长岁月,这些国家的人民共同享用以汉字为书写符号的中华文化。因此《汉语文化背景词典》不仅是外国人学习汉语的利器,也是汉字文化圈各国人需要参考的工具书。

词典是文化发展的产物,也是社会和读者需要的产物。在今天和以后,词典是在社会和读者的需要中求得生存和发展的。

为了提高《汉语文化背景词典》编纂与出版的质量,我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建议:

第一,篇幅小一点,不仅便于读者随身携带、经常翻阅,而且还符合语言

学习循环渐进的规律,读者可从最基本的字、词开始,逐步深入。对反映词汇丰富的,多收一些,对增加词汇混乱的少收。

第二,富有实用性,包含有理解、掌握现代汉语标准语所最必要的基本内

容。 

第三,能在词典中查到读者需要的文化知识。每个词条下面提供:

词汇的含义。

词汇的使用场合。

词汇的语法或结构问题。

文化词语的形成过程或传说。

    第四,收出现频率高的专科词语,例如关于人物、职官、哲学、宗教、政治、经济、法律、信息、军事、环保、体育、教育、科技、时尚、房地产、外交、文艺、历史、天文、地理、气象、生物、农业、医药卫生等方面的。

    第五,收入词目时汉英对照,并设有知识窗和相关词语,配有插图,以便于读者参考。另外还要收一些与词汇相关的照片或插图,尽量使内容充实一些。

第五,让读者一看就懂,释义精练简明,释文有可读性。

    第六,查到了就能用。词典义项要指出使用场合和范围,以指导读者正确理解和使用词义。

    外国人学习汉语时都很重视“扩词”,为的是启发和掌握更多的词语。汉语符号包含的信息量大,许多词语还历史地凝结着一定的文化意味和情感色彩,具有简洁、优美、富有表现力和启发联想的作用。我现在学的是现代汉语,越学对汉语越有感情,因此特别喜欢工具书。通过工具书,把汉语放置到中国社会文化的大背景中来研究,可以提高语言文字表达水平,同时可以更好地了解和分析中国的今天和未来。

 

                            参考文献

 

1、  王希杰 著《语言随笔精品》暨南大学出版社,1995.

2、  罗竹风 主编《汉语大词典》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7.

3、  高丽大学民族文化研究所 编《中韩词典》高大民族文化研究所,1989

4、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词典》商务印书馆出版,1996.

5、  商务印书馆辞书研究中心编写《新华新词语词典》商务印书馆出版,2003.

6、  曹雪芹 著《红楼梦》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7、  苏勤 编《谜语集锦》新华出版社,1981.

8、  王涛等编写《中国成语大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

9、  刘宝成 主编《中华歇后语大词典》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1990.

10、            杨亮才 主编《谚海》甘肃少年儿童出版,1991.



1 李玄玉:香港《中国语文通讯》,20029  63

2 罗常培:《中国人与中国文》第1页,开明书店,194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