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词

田小琳



一、 社区词的界定
 
首先,要明确什么是社区词,社区词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以及它在汉语词汇中的位置。
 
(一) 问题的提出
 
  十年前,从北京到香港,初来乍到,看到纷呈在面前的几十种中文报刊,先是注意到粤方言词语和普通话词语的差异,很快就发现那远远是不够的,和北京比较起来,香港社会还流通一批有香港特点的词语,不是方言词语的问题。于是在1987年、1989年参加中国语言学会第四届、第五届学术年会时,分别提交了两篇有关香港词语的文章:《香港流通的词语和社会生活》《香港词汇面面观》,从大量语言材料出发,研讨香港词语和社会的关系,引起与会者的兴趣。从那儿以后,我一直留意这个问题,参阅各地学者的文章,和同行们不断切磋,对我思考问题有很大的启发。到1993年第四届国际汉语教学研讨会上,我提交了《现代汉语词汇研究和教学浅议》,以中国内地和香港的词语为例,分析政治词语和社会的密切关系,新经济词语如何成为后起之秀,一般生活词语怎样不断更新等,拓展了词语和社会密切关系的研究。
 
  在香港地区,流通一批反映香港政治、经济、文化的词语;在中国内地,也流通一批反映内地政治、经济、文化的词语。不同社会背景,是产生这批词语的根源。依此类推,不同社区的背景,必将产生适应本社区的词语。应该给这类词一个名称,我想 “社区词”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提法。1993年12月在香港国际语文教育研讨会上,我在提交的论文《现代汉语词汇的特点》中,将上述词语作为 “社区词’提出。
 
(二) 什么叫社区词
 
  社区词的内涵:反映本社区的社会制度,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的词语,多半只在本社区流通。
 
  社区词的外延:使用汉语的社区有中国内地、台湾省、香港、澳门地区。台湾省是中国的一部分,社会制度和中国内地不同;香港一百多年来由英国统治,1997年要回归祖国;澳门由葡萄牙统治,1999年回归祖国,以社会背景来看,中国内地、台湾省、香港地区、澳门地区都属于中国,但各有自己的政治、经济、文化架构,因而有各自的社区词,在本社区流通。
 
  使用汉语的还有中国以外的海外华人社区,比如,美国的华人社区,欧洲的华人社区,东南亚华人社区,各地文化背景不同,也有自己本社区的社区词。
 
  以香港地区和中国内地比较,由于社会背景不同,社会制度不同,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不同,以及由于背景不同带来的人们心理因素的差异,就产生了适应本地社会区域的词语,两地的社区词是有差异的。
 
(三) 社区词不是方言词
 
  方言是汉语的地方变体,方言词的形成是因为地域的关系。方言词有时指各个方言区的词语; 作为词汇的构成,有时指被普通话吸收的词语。但都是以地域来划分的。
 
  社区词虽有地域的差异,但它不是因地域的差异而形成的。中国内地、台湾省、香港地区、澳门地区及海外华人社区使用的社区词不同是因社会背景不同而形成的。
 
  上海话使用吴方言词语,褔州话使用闽北方言词语,广州话使用粤方言词语。地域不同方言不同,但上海、褔州、广州同属中国内地相同的社区,所流通的社区词是相同的。
 
  香港和广州,都属于粤方言区,使用的粤方言词语绝大部分是相同的,香港说 “饮茶”,广州也说 “饮茶”; 香港说 “食饭”,广州也说 “食饭”。但香港和广州却分属不同的社区,广州报纸上天天见到的 “两个文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在香港并不流通;香港的 “夹心阶层” “打工皇帝”,在广州也不流通。
 
  方言词不因社区的不同而变化。比如褔建的闽南人和台湾的闽南人、香港的闽南人,所说的闽南方言词语是相同的。
 
(四) 社区词不等于新造词
 
  在近年出版或修订的《现代汉语》教材中,论及一般词汇的构成时,大都提出了新造词的概念。包括胡裕树主编的《现代汉语》(上海教育出版社,1987)、林祥楣主编《现代汉语》(语文出版社,1991年)、黄伯荣主编《现代汉语》(青岛出版社,1991)、邢褔义主编《现代汉语》(高等教育出版社,1991)等,列举的词语有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前的,也有近年的,历史跨度相当大,涉及的范围有政治、经济、农业、工业、科学技术等方面不等。
 
  我认为,对于 “新造词”的界定是比较模糊的。且不能和方言词、文言词、外来词在逻辑上并列,方言词和外来词中也会有新造词,并列的几类在外延上有交叉。
 
  以各本《现代汉语》所列举的新生词语看,多半是中国内地的社区词。以林祥楣主编本来看,书中认为:
 
  各个历史时期都会出现一批新词。例如 “工贼” “清党” “边区” “供给制” “变工队”等都是解放以前产生的新词, “统购” “生产队”“教研室”等是解放以后产生的新词。下面我们举一些近年来出现的新词。(四化、新星、法盲、筛选、开放、清退、网点、创汇、扶贫、碰硬、待业、理顺、推出、手软、专业户、万元户、 一次性、铁饭碗)
 
  我认为,以上所举的词语,是反映中国内地社会不同历史时期的社区词,用 “社区词”比用 “新词”来得明确,反映了这部份词的来源。
 
  以香港社区词为例,香港一百多年来政治体制是按照《英皇制诰》和《皇室训令》建立的,英女王是香港的最高统治者,总督是她全权代表,掌握行政、立法、监察大权,这种殖民统治体制多年来是稳定不变的,因而反映这种政治架构的词语也是稳定不变的。很难说都是新词语。
 
  自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订以后,则出现了很多新社区词,如:直通车、三违反、港人治港, “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预委会、筹委会、推委会、港事顾问、 “航天员”等等。
 
(五) 给社区词定位
 
  社区词在一般词汇中的地位是怎样的呢?它可以和方言词、文言词、外来词并列,成为一般词来源的有机组成部分。一般词汇从来源上说,分为方言词、文言词、外来词,指的是现代汉语词汇可以从方言词、文言词、外来词中吸收可用的词语,扩大一般词汇的用量。各个不同社区的适应本地的社区词也可以供给现代汉语词汇选择的材料,成为一般词汇的来源。
 
  就一般词汇扩充词源来说,方言词反映的是词汇和地域的关系,文言词反映的是词汇和历史的关系,外来词反映的是词汇和外族语言的关系,而社区词反映的是词汇和不同社区的关系。共时的和历时的都包括在内了。
 
(六) 社区词的构词规律
 
  社区词的构词方式和现代汉语规范词语的构词方式是一样的。它也是从汉语语素库中选择语素,并用惯常的构词方式将语素组合成新词,构词方式不外是并列、偏正、动宾、动补、主谓等组合方式。比如:
 
         打 工 皇 帝   夹 心 阶 层

                       偏正       偏正
 
          动宾 并列    动宾 并列

 
          太 空 人    金 鱼 缸

                    偏正            偏正
 
             偏正   偏正
 
  正因为社区词的构成反映了一般汉语构词的特点,所以容易为人理解。进而容易流通,被规范词语吸收。
 
二、 社区词举例分析
 
  下面以中国内地、香港地区的社区词为例来分析,进一步说明社区词的界定。并说明不同社区的社区词互相交流、吸收的情况。
 
(一) 中国内地社区词举例分析
 
  中国内地的社区词自1949年至今的近50年里,以政治词语最为丰富。这与内地的政治生活息息相关。中国是社会主义制度,有它自己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一整套体制,其中不变的部分决定了一部分社区词的稳定性。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提出的 “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心词 “社会主义” 就是稳定。
 
  政治词语又有相当大一部分是随着政治运动的变更而新陈代谢的。以 “十年动乱” “文化大革命”时期来说,三天两头都有新社区词出现,比如:红卫兵、红小兵、红五类、红宝书、红海洋、造反派、工宣队、军宣队、革委会、走资派、牛鬼蛇神、黑五类、黑爪牙、黑爬虫、黑帮、黑帮子弟、五七战士、下放干部、赤脚医生,样板战等等。
 
  “文革” 转眼过去了20年,1976年以后出生的人就对以上词语不甚了了。这些词语还出现在反映 “文革” 的 “伤痕文学”里,年轻人看着像是在看历史词语了。
 
  改革开放十几年来,中国社会一片生机,反映政治、经济、文化的社区词层出不穷。在 “文革”以前,喜用军事用语来比喻造词是常见的,直到目前也保留相当多的军事用语,比如用来比喻领导层接班人的 “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用来形容一个大举措的 “战略部署” “战略措施”,用来表彰一个干部的 “共产主义战士”,用来比喻工作方面的有 “上岗” “下岗” “站好最后一班岗”等等。
 
  但由于社会注重了经济发展,国家工作的重点是经济建设,所以经济方面的社区词较之前几十年增加了很多。可以以1978年为界来看中国的经济词语,1949年~1978年,中国的经济体制是以计划经济为主的,词语相对稳定。1978年至今,所有制方面发生变化,有全民所有制的国营企业、商业、也有城乡集体所有制企业、商业、乃至个体企业、商业。出现的新词语如:经济特区、开放城市、三资企业、出口创汇、宏观调控、国企改革、利改税、简政放权、责权利相结合等等。
 
  最近用得很普遍的是 “工程” 一词,诸如 “菜篮子工程”、 “米袋子工程”、 “火炉子工程”、 “送温暖工程”、 “便民工程”、 “再就业工程”、 “同富裕工程”、 “希望工程”、 “五个一工程”等等。将 “工程” 由本义引申出来一个新意义,指对某一项工作的整个筹划。
 
  再来分析 “五个一工程”, 可以看出中国内地社区词的某些特点。首先说 “五个一” ,即每年评选 “一部好电影,一台好戏,一部好电视剧,一本好书,一篇好的理论文章”,这是中国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项重要举措,用数字缩略法把这固定的说法简化为 “五个一”,又因为这是精神文明建设自1991年开始实施的项目,连续几年已经规范化、制度化了,所以称之为 “工程”。 “五个一工程”这个词是只流通于中国内地的社区词。拿到中国内地以外的社区,是不明白它的含义的。
 
  至于数字缩略词语那是中国内地社区词的老传统,从50年代起的 “三反五反” “一打三反” “四清”,到今天常用的 “四化” “五讲四美三热爱”都是一个类型的造词法。
 
  中国内地的社区词有它形成、传播的特点,有它构词的特点,是可以作为词汇研究的专题来做的。
 
(二) 香港地区社区词举例分析
 
  香港社会百多年来政治架构基本稳定,因而流通的政治类社区词也是较稳定的。就政治体制来说,常用的词语有:总督、港督、总督府、署理港督、代理港督,行政局、立法局、布政司署、律政司署、布政司、财政司、律政司、公务员制度、公务员、廉政专员公署、三级政治架构、三级议会、市政局、区域市政局、太平绅士、官守议员、非官守议员、民选议员、驻港三军、皇家香港军团、纪律部队、反黑组等等。
 
  经济词语方面,金融、银行、商业、贸易等多半用的是现代汉语通用词语,不是社区词。但也有一些方面用的是反映香港特点的社区词。比如房地产业方面,有公共房屋计划、公共屋村、公屋、丁屋、居屋、物业、楼花、炒楼花、供楼、唐楼、交吉楼、不交吉楼等。居屋是解决 “夹心阶层”的居住问题的。什么叫 “夹心阶层” ,就是家庭收入在每月港币30001-60000元之间的,可以申请居屋。他们的入息是中等的。超过了申请公屋的,又买不起私人楼宇,夹了低与高之间,就成了 “夹心阶层”,目前香港房屋协会推行 “夹心阶层住屋计划”。那么 “居屋”(居者有其屋计划)、 “夹心阶层”应该算是香港特有的社区词。
 
  另外,像反映劳资关系的, “打工的” 和 “老板”之间,可以互 “炒鱿鱼”, “打工的”可以当到 “皇帝”。所谓 “打工皇帝”是指在商贸金融界的精英人才,他们一年的薪俸税高达几千万上亿元港币。这是为香港所特有的,至少中国内地没有。
 
  香港是个充满活力的社会,工作紧张,生活多姿多彩,人们的思维活跃。因而语词生动形象。 “航天员”用来比喻那些移民到加拿大、美国、英国等海外的人,还要到香港做生意,飞来飞去成了 “航天员”。 “垃圾虫”指那些不注意公共卫生随意丢垃圾的人。 “草根阶层”用草根来比喻出身低微家庭贫苦。用 “马照跑、股照炒 舞照跳”来给 “一国两制”作注脚。 “金鱼缸”以外形相似来指代 “中央交易所”。 “大闸蟹”则用蟹被捆绑不死不活来指股灾后的 “小股民” 。“八卦杂志”指专登上流社会和演艺界轶闻趣事的彩色周刊、月刊等,尽说那些张家长、李家短的事,总括为 “八卦”代之。就连 “巴士”,也有 “通天巴士”,从城里主要交通要道直往机场的冷气车,因为到机场都是要坐飞机的,称为 “通天”。以上所举的词语,反映出香港人思维活跃,造词手法生动。
 
(三) 社区词的互相交流和吸收
 
  随着现代社会信息传送十分迅速,以及使用汉语各社区人的频繁交往,社区词也在互相流通中。
 
  社区词的流通要比方言词容易,因为它的构词语素是汉语通用语素,构词方法是通用的五种语法组合方式,只是负载的内容反映社区的特点。大多数均可收入规范词语的词库。
 
  以上文所说的 “工程”来说, “希望工程”就从内地到香港流通,为贫穷地区的孩子上学捐款,减少文盲,这是一个大工程,教育素质的提高是民族的希望,香港人接受了 “希望工程”这个词语。
 
  “移民”这个词原本就有,是个通用词。香港人近年多移往国外,常用 “移民”一词,是香港多用的有自己含义的词。但现在,中国内地也有不少人移居国外, “移民”不为香港独有。中国学生到国外学成来香港就业,多在大公司和大学,香港人称之为 “精英新移民”。从内地各省特别是广东、褔建来香港定居的,多称为 “大陆新移民”。深圳居住着全国各省来的人,深圳人说堔圳是 “移民”城市。如果是不合法的迁移,香港叫 “非法移民”,经营这事的叫 “蛇头”,被安排偷渡的叫 “人蛇” 、 “蛇客”; 小孩儿叫 “小人蛇”。这些词语在各社区都可应用、通用。
 
  再比如, “同志”一词,这是中国内地通用的称谓,在目前 “先生、女士、小姐” 又一次崛起的情况下, “同志”有时比原来更带有隆重的色彩,词典上的本义是 “为共同理想事业而奋斗的人”,孙中山先生说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用的是本义。近来台湾省用的 “同志”可不是这个意思,指的是同性恋者,在台湾省的电视节目里有 “同志专题”, “同志”一词在传媒里大行其道;很快在台湾省的这一用法就进了香港报纸,《明报》一文的标题是《三级同志小说九七前及时抢滩?》(1996年7月21日),摘要中说 “《我爱鸠鸟群》,是本地同志作家魏绍恩第一本小说”。《东方日报》 (1996年7月17日)头版头条要闻题目是《利用学校计算机电子部件通信息,城大同性恋学生组 “同志联盟”》,文中说校方否认存在 “同志组织”。我们暂且定这一 “同志”的含义在港台社区流通。 “同志”一词作为同性恋者的称呼是港台地区的社区词。
 
 
参考文献
1. 《现代汉语词典(增订本)》,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1992。
2. 《汉语新词新语词典》,商务印书馆(北京),1993。
3. 《香港词典》,郑定欧主编,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6。
4. 《语文和语文教学》,田小琳,山东教育出版社,1993。
5. 《现代汉语》,林祥楣主编,语文出版社,1991。
6. 《活跃的社区词》,田小琳,《香港语文建设通讯》1995年12月,第50期,香港中国语文学会。
7. 《现代汉语词汇的特点》,田小琳,收入 《语文和学习》(香港九三国际语文教育研讨会论文集),1994。
8. 《语词词典的编纂与现代汉语规范化》,程荣,《语言文字应用》1996年第2期。
9. 《海峡两岸词语对释》,中国标准技术开发公司编着,中国标准出版社,1992。
10. 《词汇学新研究—首届全国现代汉语词汇学术讨论会选集》,语文出版社,1995。
 
 
(本文系第五届国际汉语教学讨论会交流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