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词与中文词汇规范之研究

 

田小琳

 

()

   

社区词命名之由来。

   

经多年研究,于199312月在香港国际语文教育研讨会上提交的论文《现代汉语词汇的特点》中,提出“社区词” 的新概念、新名称,并将它与文言词、方言词、外来词并列,作为一般通用词的组成成分。19968月在第五届国际汉语教学研讨会上,笔又发表了《社区词》一文,从各个不同角度界定社区词,给它定位。19976月笔拙著《香港中文教学和普通话教学论集》由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书中收集了多篇讨论社区词的文章,可看作是对前段研究之总结。

   

七年以来,“社区词” 的提出,在语言学界引起注意和讨论。陈章太在《二十世纪的中国语言学》(19986月,北京大学出版社)一书中,论及中国社会语言学的词语变异和规范的研究时,提到“田小琳近年来对现代汉语词汇的特点、香社区词尤感兴趣。她把在一定社会区域流通,反映该社会区域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背景的词语命名为社区词,并着有《香流通的词语和社会生活》《香词汇面面观》《现代汉语词汇的特点》《社区词》《香港词汇研究初探》等。” 于根元在《20世纪的中国应用语言学研究》一文(收入《世纪之交的中国应用语言学研究》一书,199912月,华语教学出版社) 中,论及新词新语研究时提到“田小琳多次提出‘社区词’ 的概念,并且进行了初步的研究,对整个词汇研究会有重要的影响。”

 

    还将“社区词” 这一概念,在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的有关课堂上提出,和中小学教师及大学生讨论,得到很多宝贵的意见。有的学员以《香港社区词》为题写论文,使我认识了很多新的词语,为社区词研究提供了资料。可见学员在香港的语言生活中,真正体会到社区词的存在。

 

 

    这里还想说一说为什么用“社区” 作定语来限制“词” 。目前“社区” 这个词用得越来越多,不仅香港,中国内地也用“社区” 。常用的用法,社区指城市内的一个区域,划分可大可小。最近北京的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中说到,各报发表“民政部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 ,其中所指的“社区” 就是常用用法。上海《新民晚报》中设有专栏“志愿者在社区” “社区新事” ,香港有人在竞选议员时说自己“植根社区” ,房地产发展商在作广告时   

也常说某某花园是“大型高尚社区” 。世界卫生组织和香港职业安全健康局联合派发的一个小册子就叫《安全社区—你我连一心建设好社区》。商务印书馆

20001月新出版的《应用汉语词典》“社区” 词条下释“一定的地区社会,特指街道办事处或居民委员会活动范围内的地区:社区服务,社区文化。”(1110) 还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199611月印刷) “社区” 词条下释“社会上以某种特征划分的居住区:旧金山华人社区。”(1116)

 

    “社区词” 中的 “社区” ,借用了以上的概念,并将其词义扩大,是“社会区域” 的简缩。“社会” “泛指由于共同物质和精神文明而互相联系起来的人群。”( 《应用汉语词典》1109) 或者说,“指由一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构成的整体。也叫社会形态。”( 《现代汉语词典》1115) 以社会形态来划分的区域,则是“社区词” 要说的“社区”

 

    因为使用现代汉语的人分布在中国的不同社区内,甚而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华人社区内,而语言中的词汇和社会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流通在不同社区的社区词,它们是怎么样产生的?它们的构词方式和规范词语是不是相同?社区词里有没有词族?社区词和方言词的界限如何划分?不同社区的社区词互相能不能吸收?现代汉语的规范词汇里有没有社区词一席之地?社区词想和方言词、外来词、文言词一起成为一般通用词的“供货商” ,行不行?不同社区流通的社区词到底有多少?每个社区词的词源研究进行得怎么样了?等等,要继续进行深入的研究。因而我说,社区词是涉及现代汉语词汇学、词源学、社会语言学、应用语言学以至语文教学研究的一个很宽泛的问题,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课题。

 

    还有什么好名字来称说这类词呢?用“文化词” “文化” 的概念框不住一个区域;用 “区域词” ,“区域” 的概念反映不出“社会形态” ,且和“方言词” 混淆 ;用“社会方言词” ,在音节数目上不能和文言词、方言词、外来词并列,且好象是“方言词” 的下属概念。想来想去,觉得“社区词” 概括了“社会(包括了“文化”) “区域” 两个方面,又是三音节词,从另外一个角度补充了一般通用词的来源。

 

    上面说到,“社区” 多指较小的地方,我们 从语言学角度称说的“社区词” 是把这词义扩大了 。这类例子在语言的使用中比比皆是。“陈世美” 是京剧《铡美案》、电影《秦香莲》中的男子,考中状元便拋弃妻子,人们就用“陈世美” 来指代喜新厌旧的男子。“陈世美” 的词义便扩大了,由指一个人到指很多人。所以,用“社区词” 来称说一个大的社会区域流通的词也是可以的。

 

  

   

                               ()

 

    关于现代汉语词汇的研究,近年有很大的发展。不少有质量的规范词典出版,很多有关词汇学的专着和论文问世,一改落后于现代汉语语法学研究的面目,

真是值得庆贺的事。例如,香港理工大学中文及双语学系于1991年至1997年,历时六年,建立了《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汉语词库》,符号容量610万个,词条6万多个,语料时段1990年至1992年。笔注意到陈瑞端、汤志祥两位学发表的文章《九十年代汉语词汇地域分布的定量研究》(《语言文字应用》1999年第3),他们以上述《词库》的语料为基础,提出了“三区域共享词语” 、“双区域通用词语” “单区域独用词语” ,简称为“共享词语” “双区词语” “单区词语” ,以考察当代汉语词汇的“共同底层” 和三个区域之间的 “地域差异” 。我以为在京台、台港、京分别分布的“双区词语” 中,在大陆、台湾、香港三地各自独用的“单区词语”中,都有“社区词” 的存在。根据他们研究的结论,“共享词语” 在数量上、使用频率上都占了绝对优势,说明汉语词语的内部一致性是相当高的。我认为这一结论是科学的,符合社会语言交际的实际情。我所提出的“社区词”在数量上也是不大的。

 

   流通于某一社区的 社区词有多少可以进入“三区域共享词语” 的范围,则要作具体细致的分析。例如,香港新产生的一个社区词“强积金(MPF) ,在香港社会中无人不知,因为法定200012月起实行,宽限期2个月,雇主和雇员都要遵守这一法规,否则罚款并坐牢。那么预计“强积金” 这个词会在香港流通很久。但这个词很难在中国大陆和台湾使用,因为那里对雇员的退休保障和香港不同。没有那样的事物,便没有那样的词。“强积金” 就是香港的“独用词语” 。再例如台湾用“同志” 一词表示同性恋,这一用法已为香港报章广泛采用,文学作品中也用。而中国内地,“同志” 则长期来用于人和人之间的一种称呼,有时用于十分尊重的场合,所以会排斥加在“同志” 上的“同性恋者” 义。我们看《应用汉语词典》对“同性恋” 的解释:“指男性跟男性或女性跟女性之间发生的恋爱关系,是一种心理变态。”(1257) 这最后一句话就表明了对同性恋的倾向性的看法。不同社区人们在使用词语时的心理不同。“同志” 一词作为“同性恋者” 的用法,只能在港台流通。又例如,中国内地常用的“希望工程” 一词,是指捐助贫困地区的教育,为贫困地区办学,让失学的孩子重返校园,孩子们是国家、民族的希望,为“希望工程” 。由于台港澳地区一些市民,关心国家,热心捐助,不少人为“希望工程” 捐钱,所以“希望工程” 就由内地的“单区词语” 延伸为“共享词语” 。每个社区词能流通的范围,都要有语料为基础作个案的分析,根据分析的结果再作归纳。而有的词在交际环境中用法很多很活,要积累大量的语料才敢下结论。

                  

      这里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比较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三个社区的用词时,要看到中国大陆的面积要比台湾一个省大得多,更是香港特别行政区不能比的;大陆使用汉语的人口,也比台湾省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多得多。因而以社区词的数量来说,大陆社区词的数量相对要比港台多。近十年来大陆出版了很多不同版本的《新词新语词典》,其中收有不少只能在大陆流通的社区词。特别是带有数词的缩略语,例如“一慢二看三通过” “一三五体系”“两个文明” “三讲” “三资企业” “三来一补”“四套班子” “四A革命”“四个现代化” “四有三讲两不怕” “四二一综合症” “五讲四美三热爱” “五四三委员会” “五个一工程” 等等。

   

由于大陆面积大,人口多,有的学主张大陆流通的词语不算在社区词之内,只计台流通的社区词。我觉得这要从社区词的概念内涵来考虑,其实大陆流通的不少社区词,都带有明显的社会形态色彩,很难或几乎不能在别的社区流通,是标准的社区词,和方言词的界限划得很清楚。除了上面列举的数词缩略语之外,还有像“宏观调控” “上岗” “下岗” “菜篮子工程” “米袋子工程”  “优化组合” “软陆” “红头文件” “红色保险箱” “三八红旗手” “红五类” “黑五类” “物质文明” “精神文明”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国有企业改革” “联产包责任制” “跨世纪的接班人” “第三代领导集体” ,等等。这些社区词不在台港澳地区流通,也不在海外华人社区流通。要明白以上社区词的含义,颇不容易。

   

在中国有八大方言区,北方方言区面积大、人口多,相比之下,客家方言区面积小、人口也少。但北方方言和客家方言都是独立的方言。所以,使用一种方言的面积和人口,是研究方言必须注意的,但并不是划分方言区的唯一条件。社区词的现象也可由此推理,我们仍可从中国大陆、台湾省、香港特别行政区所具有的不同社会形态出发,来看社区词的差异。

 

 

                             ()

 

    香港特别行政区虽然面积不大,人口不到700万,但在中国拥有特殊的地位。

香港是亚洲的“四小龙” 之一,在世界上也是商贸、金融发达的大都市之一,在人们的心目中,也拥有特殊的地位。由于香港是商业社会,整个社会就显得特别活跃,特别有生气。这种社会形态必然影响它的语言生活。

    

以对词汇的使用来看,香港流通粤方言,普通话在逐步流通中,粤方言处于强势地位,方言词十分活跃,不少粤方言词进入规范词语,为普通话所吸收;香港推行“两文三语” 的语言政策,英语仍是法定语言,也是大学和部分中小学的教学语言,在商贸界和政府部门是流通的语言,因而外来词的使用也十分活跃,我常说,香港是产生和使用外来词最多的宝贵基地,可为现代汉语规范词语 输送外来词,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都不具备香港吸收外来词的得天独厚的条件;香
港又是中西文化荟萃的地方,保留不少中华文化的传统,在书面中文里,也使用一些文言词,政府公文里、各类请帖里,文言词用得比大陆多,特别是对文言敬辞谦语的吸收较多,对含有文言色彩的成语吸收较多,显出庄重的用语色彩。

 

和方言词、外来词、文言词的使用一样,香港社区词也活跃于语言生活之中。
我过去列举了不少香港社区词,例如,“公屋、居屋、丁屋、原居民、临屋区、寮屋区、木屋区、楼盘、按揭、楼市、私家车、私家路、综援金、生果金、达官贵人、中产阶级、低下阶层、草根阶层、夹心阶层、护卫员、地盘工、蓝领、白领、名媛、白领丽人、‘表叔’、‘表婶’、‘阿灿’、‘灿妹’、蓝筹股、红筹股、国企股、垃圾股、毫股、大鳄 ‘大闸蟹’、小股民、保良局、公益金、公积金、白马王子、梦中情人、打工皇帝、银弹政策、垃圾虫、垃圾邮件、一楼一凤、狗仔队、八卦、八卦杂志、航天员、、‘金鱼缸’、‘牛肉干’、下午茶、游车河、游船河、嘉年华、香港小姐、邻家女孩、问题少年、问题学生、反黑组、政公署、入境处、一号风球、三号风球、八号风球、两文三语” 等等。近来又有一些社区词随新事物的产生而产生。例如上文说过的“强积金” 。再如:

 

毅进计划” :政府为会考成绩不理想的中五学生而设的进修课程。

展翅计划” :政府为1519岁离校青年而设的求职培训计划。
   
“语文基准” :政府为中小学英文科和普通话科教师所设的达到某种等级
测试标准,也叫“语文能力评估”
     “
狂野派对” :也有叫“狂欢派对” 的。俗称“粗口派对” 。一些年轻人狂欢的场合,近来兴起。因为狂欢而放荡不羁,有人利用这种场合来带、贩卖、吸食毒品,毒品的名字五花八门,叫蝴蝶仔 “K摇头丸等等。
   
“缠扰行为” :一个人如做出一连串列为对另一人造成骚扰,即“缠扰行
为” ,足以构成犯罪。
    
我们发现,社区词有的也可构成词族,例如,“强积金、强医金”,垃圾虫、 垃圾邮件、垃圾股 ,“童党、跌钱党、玉⺈党、电子党、电容党、宝药党、背囊党” 等;又如,“人蛇、蛇头、人蛇大王、货柜人蛇、小人蛇,女人蛇、老人蛇、蛇客、蛇匪、蛇窦、蛇柜、人蛇偷渡案、人蛇中转站、人蛇案” 等。
   
   
以上的词族需要说明一下。“强积金” 全称是强制性公积金” ,是香
港特区政府推行的一项强制性退休计划,以协助本港的就业人士安渡退休生活。
“强医金” 则是政府最新推出的强制性医疗供款建议,正在咨询中。比起“强
积金” ,在执行中可能有弹性。就“强制性” 和“供款” 来说,有共同性,
可成词族。“童党” 之“党”,有结伙成群之“群” 的意思,多为贬义,所谓
“跌钱党” ,指一伙人的骗人把戏,其中一人假扮不小心把一些钱跌落地下,
引诱后面的路人捡拾,如你拾起这些钱,他们就来谈条件,说和你一起私分,如
你贪心答应了,他们接就威胁你,说要报警告发你,或把这事曝光,逼你拿出
更多的钱才罢休。把跌落地下的“钱” 换成 “玉⺈(玉镯子) 、“电子零件” 、“宝药” 等等来行骗,就变成了 “玉⺈党” “电子党” “电容党” “宝药党” 等等,成了一个词族,都是贬义的。“背囊党” 则是借用了 “党” 作为 “群” 的意思,是说近年兴背背囊的年轻一群,没有贬义。
 
    “
人蛇” 这个词,在19967月第3版《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中没有
收为词条;在20001月新出版的《应用汉语词典》中就收为词条了。“人蛇”
下注“〔名〕指偷渡者。”(1056) 这说明“人蛇” 是新吸收到规范词语中的。
偷渡的情在香报纸上时有报道,偷渡者部分是以香港目的地,近年更以香
港为中转站,以美国或欧洲国家为目的地。同样,“蛇头” 这个词,在 《应用
汉语词典》中才收为词条,注释为“〔名〕指进行贩卖人口、组织偷渡等非法活
动的犯罪集团的首领。” 最近香港报纸有的用“人蛇大王” 来指代“蛇头”
 
一词。由于偷渡中有小孩儿、妇女和老人,遂有“小人蛇” “女人蛇”
 
“老人蛇” 这些词。“蛇头” 把偷渡藏在货柜中,遂有“货柜人蛇”
“蛇柜” 这些词。“蛇窦” 本义是“蛇洞” ,“窦” 有“孔和洞穴” 的意
思,这里指窝藏偷渡的地方。“蛇窦” 一词,《应用汉语词典》未收。这一族
词都含有贬义。在粤方言中,有“蛇王” 一词,但它并不等同“蛇头” ,指的
是“大懒虫” 。香港一家报纸上有一则消息的标题是“违背诚信  蛇王‘市政
精英’囚半年  70万退休金及长俸化乌有”(《苹果日报》2000114)
又一则消息的标题是“早退过百次  到深圳美容  救护站女厨师涉蛇王”(《苹
果日报》20001210) 。这两处所说的“蛇王” 都是“大懒虫” 的意思。
 “
蛇王还指能捉蛇的人,有的卖蛇肉的餐馆招牌上标明蛇王良蛇王李等。我们暂且不算“蛇王” 为社区词,而将它列为方言词。在曾子凡编着的《广州话普通话口语词对译手册》(香港三联书店,1982)中,列有“蛇王” 一词,
释为 “懒虫” 。还收有“软皮蛇” ,释为 “二皮脸” ;收有 “两头蛇” 释为 “两面派” (均见10) 这三个词都是方言词。在报上还见到“放蛇” 一词,消息说:“警方昨晨在旺角一间被巿民七次投诉,涉嫌行骗十万元及非法禁锢” 的参茸店内,以女警扮师奶‘放蛇’ ,将六名涉嫌的职员拘捕带返警署调查。” 这用法很生动。这“蛇” 不是 “偷渡 ,也不是 “懒虫” ,大有“狗仔队” 的意思在里头。
 
   
香港有个别的社区词来自电影、电视片,上文举的例子中,“表叔” 来自
《红灯记》中的唱词“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是对当时内地来港干部的谑
称。“表婶” 则引申用来指女姓。虽似以长辈称呼,有明显的贬义色彩。这
词近年已不用了。“阿灿”则是近二十年前一部电视片中的主人公,因他来自大
陆,贫穷且没见过世面,后来就成为对大陆来港的一些新移民的代名词,充分反
映了香港社会中一部分看不大陆人的心理状态,是典型的香港社区词。男的叫
“阿灿” ,女的自然就叫 “灿妹” 了。中国自改革开放的二十年以来,变化
很大,特别是珠江三角洲的城市和村镇,以及东南沿海的城市和村镇,还有内
地的一些大中城市,都有相当一部分人富起来。很多个体企业家身家过亿,内地
人叫他们“大款”(内地社区词) 。这使得那些用“阿灿” 来形容大陆人的香港
人要刮目相看。一些港人到内地做生意,觉得自己出手不如内地的“大款”
绰,竟自谑为“港灿” ,这叫法已有自嘲的意思。扮演阿灿的演员,近年开
餐馆,以“灿师傅” 为招徕顾客的招牌,生意果然不错。没想到这“灿” 字还
有构词的生命力。我们从“阿灿” 这组词的使用中,了解到人们的心理因素对
使用词语的影响,也看到传媒对社会语言生活的不可低估的影响。
 
   
再举一个有趣的例子。今年有一部电视连续剧叫《男欢女爱》,收视率很高。
主要演员组班再演四十场舞台剧《男欢女爱》,而他们叫自己的班主为“小强”
,参演的演员还合组“小强有限公司” ,原来这“小强” 就是“(蟑螂)
据了解,把蟑螂叫“小强” ,是过去就有的,来自一部周星驰主演的电影,名叫 《唐伯虎点秋香》,平常已经不用了,目前又通过这部电视剧再把“小强”请出来。这类词语接受最快的是小孩子。《大公报》载:“蟑螂竟成羊城孩童新欢臭虫变宝贝宠物  流行昵称叫‘小强’ ”(200081) 。可见,香港的电视剧对广州、深圳等地影响很大。这一例说明,香港的社区词可以进入内地。但就“小强” 一词来说,希望它的生命力不强。相信这类社区词用过一段就会被淘汰。
 
   
我们还发现,对同一种社会现象,不同立场、不同观点的人,会采用不同
的词语称说。社区词也有这类情。上文列举香港社区词中有“一楼一凤”
这说的是黄色架步,各类黄色架步集中的地方又叫“红灯区” 。而今年立法会
选举前,《明报》注销一则消息,大标题是“性工作者指政客迫害为选票” ,文
载,团体“紫藤”在报章刊登一分标题为“抗议政治迫害性工作者联署声
明” ,她们指的性工作者包括“一楼一凤” 、浴室服务员、夜总会公关、甚至
色情场所内的工人,她们把自己从事的事叫“性工业”(2000711) 。《太
阳报》刊登一则消息的标题是“南京‘情感服务’ 惹争议” ,文载,“情感服
务” 包括“陪游玩,陪购物,陪聊天,代道歉,代送鲜花,代接站等” “帮
助你解情感困惑和问题” (2000811) 其实,这“情感服务” 背后
还可能有不能见报的东西。可见,传统上叫做“色情行业” 的词语,在不同社
区也可能有不同的叫法。对此事有不同看法的人,可能选用不同的词语,这真是
社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都要留意的内容。
 
   
由对以上香港社区词的分析我们可以见到,在香港的语言生活中,活跃
批反映香港社会形态的社区词,它们和规范词语一样,和社会的发展密切相关,
事物的新陈代谢而新陈代谢。有的香港社区词很难进入现代汉语词汇的大家
庭,为十几亿人广泛使用,像上文所举的“阿灿” 一词,就是在香港预计也只
会流传一时,过一两代人,就会不明白这词的来源和意思了,也就自然消失了。
有的香港社区词虽不为中国大陆和其它社区所采用,但在香港社会可长期使用,
例如,“公屋、居屋、强积金、强医金、‘大闸蟹’‘金鱼缸’、夹心阶层” 等。还有一些香港社区词,已经为大陆吸收使用,例如,“白领、蓝领、白马王子、
上班一族、追星族、炒鱿鱼” 等。也还可以输送像“垃圾虫、打工皇帝” 这类
词。随市场经济不断发展,“打工皇帝” 一样会在大陆出现。
 
   
中国进入世贸(WTO) 以后,国家更加对外开放,对内搞活,香港和澳门、
台湾与中国大陆的交往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方面的
交往,都要靠语言这个交际工具来进行,所以,不同社区的社区词将会有更多的
交流,这是大势之所趋。像台湾最近用的“小三通” 一词,就是从大陆讲的“三
通”(通商、通航、通邮) 变通出来的。
 
 
 
参考书目:
 
1.
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商
印书馆,北京,199611月。
2.  
应用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辞书研究中心编,商务印书馆,北京,20001月。
3. 
现代汉语缩略语词典,王魁京、那须雅之编,商务印书馆,北京,19967月。
新词新语词典,李行健、曹聪孙、云景魁主编,语文出版社,北京,1993
5
月。
5.
现代汉语新词词典,于根元主编,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411月。
6.
广州话普通话口语词对译手册,曾子凡编着,三联书店,香港,1982
5
月。
7.
广州话普通话语词对比研究,曾子凡着,香港普通话研习社,199511月。
8. 
九十年代汉语词汇地域分布定量研究,陈瑞端、汤志祥,《语言文字应用》 1999年第3期。
9.
香港中文教学和普通话教学论集,田小琳着,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19976月。
10.
二十世纪的中国语言学,刘坚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6月。
11. 
世纪之交的中国应用语言学研究,陈章太、戴昭铬、佟乐泉、周洪波编,华语教学出版社,北京,1999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