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年说蛇

 

田小琳

 

 

  今年是蛇年,蛇年跟在龙年后头,属蛇的又说是属小龙,也因为小龙比蛇好听。蛇作为爬行动物,不似传说中的龙那样神异。蛇分为有毒无毒两类,是人见过的;而龙来自中国古代传说,谁也没见过,可它的威武形象代代相传,特别是几千年来,龙已成为封建时代皇帝的象征,至尊无上。因而在汉语中,“蛇”和“龙”的待遇完全不同。(当然,文学作品《白蛇传》中的“白蛇” 和“青蛇” 作为女性的形象为人们接受,可当作别论。)

 

  龙多用于褒义,象龙飞凤舞、龙蟠虎踞、龙腾虎跃;而蛇则多用于贬义,象蛇鼠一窝、蛇鼠横行、蛇蝎心肠。还有将龙蛇对比来用,一褒一贬,色彩鲜明,象龙蛇混杂、龙头蛇尾。

 

  蛇在南方尤多,因而在粤方言里,借用蛇作为语素构词,有的很生动。比如,绕圈儿排队,叫“打蛇饼” ,排队的形状似圆饼,而队伍慢慢移动如蛇行;上班时偷懒,不好好工作,这种“懒虫”被叫作“蛇王” ,作了王才可以不做工 嘛。前不久,香港多家报纸报道一则消息,说政府有的部门辖下,个别管渠工画了出勤而未做工作多时,均用“蛇王” 形容。不过,“蛇王”还有别的意思,卖蛇肉的餐馆,常用“蛇王某”(如“蛇王良”) 来做招牌;有时又把会捉蛇的人叫“蛇王” 。此外,“软皮蛇” 用以形容 “二皮脸” “两头蛇” 用以形容 “两面派”

 

  不能不注意到,近年来在香港社会流通的一族和“蛇” 有关的社区词,即用“蛇” 作为构词语素来比非法偷渡。比如,在报端见到的“蛇头、蛇匪、人蛇、人蛇大王、小人蛇、老人蛇、女人蛇、蛇窦、蛇柜、货柜人蛇、人蛇中转站、人蛇偷渡案”等等。在20001月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应用汉语词典》中已经收了“人蛇” 和“蛇头” 词条。“人蛇” 释义为 “偷渡”(1056) ;“蛇头”释义为“指进行贩卖人口、组织偷渡等非法活动的犯罪集团的首领。”(1108)

   “蛇头”“蛇匪” 指的是 罪犯。“人蛇大王” 指“蛇头” 。“小人蛇” “女人蛇” “老人蛇” 则指的是非法偷渡中的小孩子、妇女和老人。 “蛇窦” 指偷渡藏匿的地方,“窦 洞穴也。” “蛇柜” 指运装偷渡的集装箱(香港把“集装箱”叫 “货柜”) 。因为在粤方言词中,“蛇王” 一词已另有所指,所以偷运偷渡者的首领只能叫 “蛇头” “人蛇大王” ,而不能叫 “蛇王”

 

  在香港报纸上还见到一个特别的词“放蛇” ,指派警员到黑社会中卧底,这“蛇” 可是一条好蛇了。这种用法大概可看作反面词作正面用吧!

 

为什么用“蛇” 来比喻非法偷渡呢?因为蛇身体圆长,无四肢,易变形,容易藏匿,人躲在集装箱里,象蛇藏在里面一样,不易被发现。且“蛇”本 用于贬义,可反映出这一类词的修辞色彩。

由此可看出汉语语素在构词中的奇妙力量。“蛇” 本表示一个具体的概念,

 

由具体而抽象,可派生出多个语素义。不同的语素义在构词中会生发出不同的作用,使每个语词在语言运用中都有自己特定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