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权威工具书叫什么板?

 

新加坡《联合早报》2004年2月16日

 

汪惠迪

 

 

2004年2月10日和12日,中新网和新华社先后转发了《合肥晚报》的一则消息,新闻说,合肥金寨县第二中学初一学生杨青跃向权威工具书《现代汉语词典》(1983年版)叫板,直指其不妥之处。
  杨青跃要写一条保护野生动物的建议,于是翻查《现汉》。他发现这部词典对“虎”“狼”“熊掌”“海豚”的解释都有“肉可以吃”“骨可以入药”“皮可以制革”“脂肪可以炼油”或“毛皮可以制衣褥”等字眼,便给宋庆龄基金会和《现汉》编委会发电邮。
  他在信中说:“《现代汉语词典》是我们青少年学习的工具书,希望能够尽快修改有关野生动物的辞条,不能让这些错误的辞条注释继续误导我们。”
  杨青跃用的《现汉》是旧版,当然不知道1996年7月修订第三版有关野生动物的词条已经改了。一个刚上中学的学生敢于质疑权威辞书,令人刮目相看,只是他的叫板已成明日黄花。
  发现他叫板的人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他,问题不就解决了?可是《合肥晚报》把它当作新闻发表,中新网和新华社加以转发,有几个网站跟着转载,好像又发现了一颗新星似的,幸而没有更多的媒体加入炒作。
  天下本无事,媒体自扰之。这是闲话,不多说了。早在杨青跃叫板之前,也许那时他还没上小学呢,中国的环保卫士已经把矛头指向辞书了。他们严厉批评辞书编者没有一点环保意识,指责词典已经成为“野味贴士”或“狩猎指南”,要求辞书编者把环保意识落实到词条上。
  《辞海》《新华词典》和《现代汉语词典》都趁着修订,把“可以吃”“可以入药”“可以炼油”“可以制衣褥”等等通通删除了。
  《现汉》把“熊”字词条下的“熊掌”都删了。
  新编的《应用汉语词典》(2000年1月初版)仍收“熊掌”,释义跟旧版《现汉》相仿:“熊的脚掌,富脂肪,是富于营养的珍贵食品。”接着提请读者【注意】:“为了保护野生动物,已经禁止将熊掌列为食品。”
  词典编到这份上,空前是肯定的,绝后则未必。词典在释义时说虎肉可以吃,骨可以入药,毛皮可以做毯子和椅垫,是在向读者介绍前人的认识活动的成果,并不是在提倡捕杀老虎啊!
  喜欢吃果子狸等野味的人,难道是在看了词典之后,才知道果子狸等野生动物可以烹调成美味佳肴的吗?词典在释“狗”的时候并没有说“肉可以吃”,“皮可以制狗皮膏药”,还不是有很多人吃狗肉,卖狗皮膏药?
  当然啦,狗是家畜,不是野生动物,可是野生动物经人工大量繁殖后,“身份”转变了,是不是就可以食用了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词典说“可以吃”“可以入药”又错在哪里呢?
  我认为人们与其怪罪辞书,不如反省自己,问问自己是不是长了一张贪吃的嘴。事实很清楚,有人贪吃,才有人去滥捕滥杀,跟辞书有什么相干?
  词典说得可多了,“贿赂”是“用财物买通别人”,“贪污”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地取得财物”,“嫖”是“男子玩弄妓女”,“赌”是“赌博”,“赌博”是“用斗牌、掷色子等形式,拿财物作注比输赢”。
  如果“野味贴士”或“狩猎指南”之类的指责能够成立,那么,词典可说是万恶之源了,罪大恶极,是天下最大的教唆犯。
  犹记得文革期间编词典,要把突出政治、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等落实到每一个词条上;现在提倡环保,又有人提出要把环保意识落实到每一个词条上,对果子狸们不能说肉可以怎么样、皮毛可以怎么样。
  这两件事虽然性质不同,难为辞书的编纂者则一。植物也有许多濒临绝种,为了落实环保意识,仅仅向《现汉》的编者叫板还不够,我们还必须把李时珍先生叫来,请他修改《本草纲目》,以便挽救跟虎豹熊罴一样的濒临绝种的野生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