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应用文用语比较研究

 

谢世涯副教授

 

摘 要

 

古人书写文言书信,用语整洁精炼,言简意赅,有事则长,无事则短,并不重视什么格式。逮至六朝,文风崇尚绮靡,影响所及,书写信函,也要骈四俪六,注重词藻,后人辗转因袭前人文辞,遂成滥调套语,流弊在所不免。本论文深入探讨旧式文言应用文用语的弊端,并与新式应用文用语作比较,从而论证新加坡改革旧式应用文的必要。新式应用文采用语体文,用语浅显明白,切合实用,不但顺应时代需求,在教学上学生容易理解和接受,一旦掌握,就可在实际生活中应用,旧式应用文那种学与用脱节、能学不能用的问题,当可解决。

 

 

本论文发表于“第一届世界华语文教学研讨会”,1984年12月26日至1985年1月3日由台湾世界华文教育协进会主办,在台北师范大学举行。

 

 

  前 言

 

在过去一段相当长的时期,一直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新加坡各中学、初级学院或是大学的语文课程里,都有文言文的教授,这是为了要学生吸取古代语文或知识的精华,接受民族文化的遗产,并不是要学生学习书写文言文。所以学校里有关语文训练的作业,几乎都是采用语体文,只有“应用文”一科,却要学生用旧格式和文言文书写,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矛盾,因为专门用来训练学生写作能力的作文,日记,报告等等,是用语体文,而每星期仅有一节甚或两星期一节的应用文,却用文言文;何况应用文只是一年的课程,学生要在短时期内,以最少的时间掌握文言文的写作技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另一方面,现代化的社会,讲究实用与效率,文言应用文那些繁杂的书写形式,带有封建色彩的所谓上行、平行和下行的体例,陈旧而又不着边际的客套语和恭维语,近于迂腐的尊贵语和卑抑语等等,凡此种种,都与现代化的社会格格不入。

基于上述的原因,新加坡教育部于1976年成立了一个“华文应用文改革委员会”, 该委员会于1977年曾提出一个《华文应用文改革大纲》[1] ,建议应用文改用语体文和新格式书写。从八十年代开始,新加坡各学校的应用文,就全部采用语体文的教材了 [2] 。这里笔者想探讨旧式文言应用文用语的流弊,比较新式语体应用文用语多方面的意义,说明在教学上的成效,从而论证新加坡改用语体应用文的必要。

 

  旧式文言应用文的用语

 

(一)朴素精炼的文言书信

 

旧式应用文是采用文言文书写的,其用语当然是文言词汇,虽然旧式应用文也有半文半白的,但是因为受到旧式应用文格式的限制,那些比较浅白的文言应用文,仍然是以文言词汇为主。

本来,古人用文言写信,文词整洁精炼,言简意赅,有事则长,无事则短,并不很重视什么格式,例如以下这封诸葛亮给他孩子的《诫子书》,是这么写的: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夫学欲静也,才欲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恼慢则不能研精,险操则不能理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这封信用语显明扼要,一开头就切入问题的核心,诸葛亮劝勉他的孩子,为人求学,都应该守静,静就是不可骄傲,不可急躁的意思,能静才能求学,能学才能成材,否则少壮不努力,蹉跎岁月,将来就会落得老大徒伤悲了。短短八十六个字的一封家书,把为人求学的道理,说得极为透彻。

再看一封司马迁的《与挚伯陵书》:

 

迁闻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太上立德,其次立言,其次立功。伏维伯陵,才德绝人,高尚其志,以善厥身。冰清玉沽,不以细行荷累其名,固已贵矣,然未尽太上之所繇也。愿先生少致意焉!

 

收信人挚伯陵是汉代的贤士,退身修德,隐居阡山,以清节见称,不肯出仕,司马迁和他交情颇深,所以直言不讳,劝他改变隐士的生活,用语精炼明快,很有说服力。

又如另一封李陵《答苏武书》,这封信后人怀疑是汉朝人假托李陵之名而写的,就文字而言,虽然长达两千字,但写来诚恳真挚,感人肺腑,是一封极有价值的文言书信。这封信的特点,开端和结尾都很简单,开头只写“子卿足下”,末尾是用“李陵顿首”作结束,没有“大鉴”、“台览”一类的提称语,也没有“迳启者”、“谨呈者”一类的启事敬辞,更没有罗唆的应酬语、恭维语和祝贺语,虽然信前有四句“勤宣令德,策名清时,荣问休畅,幸甚幸甚”的用语,但那也是有感而发的,不是客套敷衍的。

他如《战国策》中的《乐毅报燕王书》,汉代李斯的《谏逐客书》,贾谊的《论积贮疏》,孔融的《论盛孝章书》等等,都是辞旨动人、传诵千古的文言书信。有关的载籍,都有收录,这里不再赘述。

 

(二)旧式文言应用文的流弊

 

像上述那种朴实简明的书信,到了六朝时代,因为那时候的文风崇尚绮靡,影响所及,一般人书写普通函件,也要骈四俪六,满纸词藻,了无意思,所谓“博士卖驴,书卷三纸,不见驴字。正可以用来形容那时候的风气。

其实,由六朝而至唐、宋、元、明、清,各代都不乏用语确切、言之有物的书信,尤其是清代,可说是集历代书信的大成。朱大可曾在《历代小简》里指出:

 

清朝的书筒,由于作家的繁兴,刊本的宏布,论质和量皆超过前代。其中有的正言谠论,可以增长学识;有的微词谲谏,可以开启性灵,但是流弊也在所不免。[3]

 

朱大可进一步指出清人书信有四大弊端:

 

其一,寒暄语多,实在语少。书信开端,不是“久别芝颜,曷胜葭溯”;便是“瞻韩有愿,御李无缘”。有的写了儿页八行书,仍然不知命意所在。

其二,杂凑语多,主要语少。古人书筒,往往只就一事立说,有时道及其他,不过两三言而止。清人尺牍,头绪纷繁,不是东拉西扯,便是七拼八凑。

其三,谄谀语多,批评语少。清朝一代,都喜恭维,不但达官贵人有此恶习,即文入学者亦所不免。区区尺牍,竞成酬世锦囊,登龙的妙诀。

其四,愤激语多,和平语少。一般不得志文人,往往借书信为发泄地,怨天尤人,连篇累牍,言过其实,大是无聊。[4]

 

(三)现代人书写文言应用文的毛病

 

上述所指出的四点,其中前三点实际上就是现代人写旧式应用文最常犯的毛病,试看以下这封私函 [5] :

 

某某仁兄惠鉴:远隔

芝晖,睽违

兰教,私衷怀慕,莫可言宣! 辰维履祉绥和。筹祺并茂,至深企颂!

兹启者:比闻宝号会计主任已效黄鹤楼故事,足见人心之险,较山溪

犹甚,良可浩叹。敝友陈某某,向充某某公司会计,自该公司闭歇后,

迄今未遇机缘,其人忠厚持重,故敢以曹邱自任,倘荷延揽,五中铭

感。专此奉恳,馀不缕缕,敬盼

明复,即请

筹绥!

 

李某某谨启

某月某目

 

这封信开头和结尾前的一些客套应酬语,假如加以删除,看来也不会影响原信的本意呢,因为此信是要介绍陈君去工作,而信中介绍到陈君的,最主要的只有一句“其人忠厚持重”而已,其他都是无关重要的客套话。真是杂凑语多,实在语少。像这样的信,是绝不可以用来作为教科书的范文的。

但奇怪的是类似这种堆砌词藻的应用文,竟然出现在教科书上。以下就是从一本应用文教科书中摘录出来的公函,是写给教育部长的。因为行文太长,只好摘录最后一段来看 [6] :

 

××第忝厕教界,滥芋一世。……

钧座位望尊隆,国人共仰。已毅然编订公民以陶冶民德,敢请恢复孔

诞,以正视听。兼施并举,快人快事。岂惟可以挽救颓风,抑亦有裨

治道。

钧座秉教育之钧衡,转移民风,建设新犹,胥钧座是赖。几句尧言,

满腔热诚。傥蒙酌采,则国家幸甚!青年幸甚!

此呈

新加坡教育部长钧鉴

 

某某学院院长

蔡某某谨启

一九XX年X月X日

 

以上将近一百字的公函里,就只有一句“敢请恢复孔诞”六个字,是写信人所要表达的意思,其次“己毅然编订公民以陶冶民德”,是表扬教育部近年来编订公民课本的成绩,还算得体,除此之外,其馀八十多个字,都是无关宏旨的用语,如果加以删除,或是把它改成简单明快的用语,同样可以达到写信的目的,何必一直要在咬文嚼字上耍功夫,而且长篇累牍,言不及义,写的人固然费时费力,徒然浪费笔墨,看的人也要在字里行间寻找原信真正的用意何在,未免费神费事,令人烦厌。

从教学观点来看,这种注重文辞的书信,把它当作范文来教导学生,恐怕一般中学生接受不来,即使程度高的学生能够接受,充其量也不过在鼓励学生书写呆板而陈陈相因的杂凑语吧了。

 

(四)可以删除的文言套语

 

其实,古人写信,不论是在于问候或互通讯息,还是在于商量或洽办事务,偶尔免不了要写上一些寒暄客套话,但这些话是有感而发的,是他们心中的真情实感,等到后人把这些书信编成《尺牍》或《应用文》一类的书信,普通人也仿效这些书信,好像不写些恭维应酬话,就够不上写信的资格,那些拙于言词的,就只好从《尺牍》或《应用文》里找些现成的词语来作为表达情感的词句,结果辗转抄袭,就成为陈词滥调了。例如在我们的社会里,好些洽办公事的函件,大都还保留文言或半文半白的文体,而书写文言套语,已成为一种风气,试看这封邀请球队比赛的函件是怎么写的:

 

素仰

贵校篮球队组织严密,球艺高超,声名远播,久执本国篮球队之牛耳,曷胜钦慕。

 

又如写一封请求参观工厂的函件,也得用上一些套语:

 

素仰

贵厂规模宏伟,设备完善,出品精良,销流广泛,曷胜钦慕。

 

仿佛不这么写,就有失规不敬之嫌。其实,这些恭维语几乎千篇一律,看信人明知那是辗转因袭的套语,十之八九是不会去理会“素仰”以下那些文字的。他们所要知道的,是什么时候举行球赛,什么时候前来参观,以便安排人员,事先做好准备工作。

此外,像以下这些套语,在好些应用文里,也是触目皆是:

 

专此奉达,敬祈赐复,不任祷盼。

谨此奉恳,曷胜感荷之至。

统祈鉴察,俯念下情。

用特不揣固陋,具函呈请。

实为德便。无任企盼。

足纫公谊。是所至盼、

伏乞。仰恳。务恳。仰祈。

为盼。为荷。为祷。为要。

 

类似这样的套语赘言,往往与写信的主旨没有多大关系,如果把它取消不用,对于所要洽办的事情,并无影响。当然,人们在和亲朋戚友互通信息或与机关团体洽办公事的时候,难免要用到一些客套话,但为什么不用语体文来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呢! 一旦采用语体文,并采用语体文的新格式,就可以确实做到有什么事就写什么事,有什么话就写什么话,不必再去套用那些陈旧的、不着边际的文言用语了。

 

  新式应用文的用语

 

采用语体文和新格式书写应用文,这是《华文应用文改革大纲》[7]和拙著《简体字应用文论集》[8] 里所极力主张的,这是一项切合时宜的改革,而且早有先例可循。例如1930年在蒋梦麟出任中国国民政府教育部长时,他颁布的《画一教育机关公文格式办法》[9] 即曾指出这点:

 

公文的文腔似乎向来都是用文言的,其实不然。唐、虞、夏、商、周的典漠训话,虽然现在早经成为文言,但是在当时却的确是用当代的白话写成的公文。梁代萧统所撰的《文选》,是现存的第一部文言文总集,但是其中却有一篇当时骈体名手任彦升所作的《奏弹刘整》,首尾都是骈体文,而中间叙述当事人口供的一大段,就用的是当代的白话。关于法堂上原被告的口供,因为惟恐失真的缘故,大约历来都是用白话记录的。这在清代各种刑钱案子的案牍上,现在还可以看到。这种习惯,大约是历代相沿的习惯。可见这一部分的公文用当代的白话来写,不但是古已有之,而且向来如此的了。

元代皇帝的诏旨,以及各项公文,常常用白话写的。明清两代的诏旨,像“知道了”之类,还沿着这种习惯。各级长官有时出一张使民众共晓的通俗告示或六言韵示,便也借重白话。

总之,用白话写公文是古已有之的事,——尤其是要保真相,以及要民众共晓的时候。为清楚亲切起见,当然以改用白话为最适宜。

 

现在,联合国所用的应用文,包括各种书信、报告书、国际条约和会议记录等文件,都用语体文翻译或书写。换言之,用语体文书写或翻译应用文,已经成为国际性的惯例了。此时此地要谈应用文改革,当然应该采用语体文,这是改革华文应用文的一个原则。这里想对新式应用文的写作,比较旧式应用文的用语,提出几点意见。

 

(一)用自己的话来写

 

所谓自己的话,就是自己平日口里说的话,不过,我们平常谈话,一句表达不清楚的可以多说一句,意见表达不够完整的,可以当面补充。此外,还可以通过语调、表情和动作来表达,但用文字来表达的时候,就没有这么方使了,因此所谓自己的话,应该是指合乎语法、语意明确的“话”,也就是把口头上的“话”提炼成为“书面语”。

应用合乎现代书面语的“话”来写应用文,就不必再去因袭那些文绉绉的文言词汇,可以写出自然贴切而又有真情实感的语言,明明白白的把自已的意见表达出来,好像以下这封鲁迅写给颜黎民的信,信中的语言,就是明白如话的,因为原信很长,为节省篇幅,只好摘录一部分来说明 [10]:

 

颜黎民君:

昨天收到十日来信,知道那些书已经收到,我也放心了。你说专爱看我的书,那也许是我常论时事的缘故。不过只看一个人的著作,结果是不大好的:你就得不到多方面的优点。必须如蜜蜂一样,采过许多花,这才能酿出蜜来,倘若叮在一处,所得就非常有限,枯燥了。专看文学书,也不好。先前的文学青年往往厌恶数学、理化、史地、生物学,以为这些都是无足轻重。后来变成连常识也没有,研究文学固然不明白,自已作起文章来也糊涂。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放弃科学,一味钻在文学里。譬如说罢,古人看见月缺花残,暗然泪下,是可恕的,他那时自然科学还不发达,当然不明白这是自然现象。但如果现在的人还要下泪,那他就是糊涂虫。不过我向来没有留心儿童读物,所以现在说不出那些书合适。开明书店出版的通俗科学书里,也有几种,让我调查一下再说罢。

其次是可以看世界旅行记,借此就知道各处人情风俗和物产。我不知道你们看不看电影。我是看的,但不看什么“获美”、“得宝”之类,是看关于非洲和南北极之类的片子,因为我想自己将来未必到非洲或南北极去,只好在影片上得到一点见识了。……

就这样的结束罢。祝你们好!

 

鲁迅

四月十五夜(一九三六)

这封信写得自然真实,其中有三点值得注意:

第一,鲁迅向颜黎民提意见时,没有拐湾抹角,没有闪烁其词,而是坦诚的向颜黎民直接指出:专看一个人的著作和只看文学的书都是不好的。

第二,鲁迅很谦虚,他不掩饰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尽管鲁迅是一个文学家、思想家和教育家,他著书立说,平时看书也很广泛,但却没有注意儿童读物,所以他不乱开书目。坦白说出“自己没有留心儿童读物,所以现在说不出那些书合适”。他不冒充“内行”或以专家自居,这种虚怀若谷的精神,是值得后人景仰与学习的。

第三,鲁迅直率坦白的说出自已的好恶,他爱看和不爱看哪一类电影,都直接告诉对方。

现在写应用文,就是要像鲁迅一样,用自己的话把要表达的意见完完整整的写出来。

 

(二)行文简要明畅

 

所谓简要明畅,就是用语要简洁、扼要、明白和流畅,一句话可以说完的,不要说到两句,一段话可以表明的,不要写到两段。当然,所谓简要,绝不可简到语意晦涩,或是叙事疏漏。当表达意见或洽商公事时,把要说的话,用简洁而流畅的文字写出来,使人一目了然,就不算晦涩,把要说的事扼要而明快的写下来,让看的人容易了解清楚,就不是疏漏。事情繁杂,或有很多话要说,当然要写长一些,事情单纯或只有几句话要交代,三、五句就可完成,不必硬要去杂凑一些套语。例如一间会馆要举行新会所落成典礼,准备邀请有关部长剪彩,可以这么写:

某部长

请主持开幕典礼

我会定于8月7日(星期日)上午9时正在本会所举行成立75周年纪念及新会所落成典礼,请您剪彩开幕,并请致词。希望您接受我们的邀请,先此道谢。

    

某某会馆会长

    林某某敬启

    1977年7月7日

 

这封公函简明扼要,三几句就把要交代的事写清楚了。旧式公函那些陋习套语,已完全不用。 总之,新式应用文“最忌空话浮藻,要做到不许有一字一句冗闲拖沓,要做到字字有用,句句尽职。”卖菜不妨争多,写信须求简耍,最好是著话不多,而情味俊永,或事理通达。”[11]这是陈子展在1940年说过的话,仍值得后人深思。

 

(三)避免不必要的应酬语

 

旧式应用文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沿用应酬语,不论是信前、信中或信尾,免不了要客套一番,而这种应酬语,又是多种多样,有所谓思慕的、阔别的、颂扬的、祝福的、寄信的、接信的、时令的、求恕的、谦虚的、请收的、求允的、候复的,不一而足,举凡《应用文大全》或《交际大全》之类的书,都罗列得很详细,这里就不赘述。

在前一小节里,曾提到邀请球队比赛的信,像这样的套话是可以删除的:

 

素仰

贵校篮球队组织严密,球艺高超,声名远播,久执本国篮球队之牛耳,曷胜钦慕。

 

删除以后,可以用语体文写成像以下这样的新式函件:

校长先生:

篮球友谊赛

 

我校篮球队为了观摩球艺和联络感情,有意邀请贵校篮球队于8月6日(星期六)下午二时在我校举行友谊赛。

希望您能同意并给我们回信,谢谢。

 

某某中学校长

李某某启

1977年8月16日

 

这封信没有了应酬语,但看不出有什么不恭不敬的地方,可见那些不着边际的客套话,确实是可以避免的。当然,人们平日和亲朋戚友通信,免不了要寒暄问候,但可以通过活的语言来表达内心的话,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这不是更有意义,更有亲切感吗!

 

(四)采用常用字和常用词

 

写旧式应用文的人,常在咬文嚼字上耍功夫,借以表示自己读书比别人多,炫耀自己有学问,所以喜欢用生僻的字眼,结果写出来的东西,文字晦涩,语意艰深难懂,有的还滥用典故,强作骈词。因此早1918年刘半农在北京大学教授应用文的时候,就指出像以下这样的弊病,必须加以革除 [12]

一、用怪僻费解之字。

二、借用不适当之字。

三、用不合义理之典故。

四、讲骈俪,讲古拙,其弊端之所极,必至不合文法。

五、语意含混,无一定之是非可否。

六、措辞摹仿古人。

同时,刘半农还提出这样的主张 [13]

一、勿用古字僻字;字义有费解,或未能了解其真义者,或以习见字相当者代之。字有古义已失者,宜用习用之今义。

二、不避俗字俗语,即全用白话文亦可;要以记事明畅,说理透彻为第一趣旨。

三、勿打滥调,勿作无谓之套语,勿故作生硬语;实用文最宜明白晓畅,凡古文之恶习,宜一概避去。

其实,刘半农当时所主张的,就是要用常用字和常用词来写应用文。因为应用文的主要目的,在于交际应用,在遣词用字方面,必须大家看得懂,才不致失去应用的意义。汉字虽然号称五万到六万字,但据一般语文学家的统计,常用的只有三千字左右。平日书写应用文,除了专有名词和特殊情况外,最好采用常用字,尤其是和公众人士有密切关系的通告、启事、缘起和章则等,文字和内容必须是公众人士所能了解的,才能得到他们的合作和支持。

至于词汇方面,也必须摈弃冷僻的,选取常用的。例如“收到来信”,不必用什么“顷奉大札”或把书信溢美为“台函”、“华翰”、“瑶章”、“赐谕”,或是把自已的信又谦称为什么“寸函”、“寸缄”、“芜函”、“芜缄”,又如希望朋友常来信,就直接了当说“请多来信联络”或是“有空常给我写信”,不必写什么“雁鱼多便,幸赐复音”,或是“敬希拨冗赐复,不胜切盼”等等。

此外,对于成语,也要选用浅显通俗和一般人容易接受的,那些罕用生僻的成语,或是深奥难懂的典故,都应该尽量避免使用。

 

(五)情意真挚诚恳.

 

书写新式应用文,还应注重情意的真挚诚恳,关怀对方,尤其私函方面,更要做到这点。真挚诚恳,是关系到为人的态度问题,但这与用语也有密切的关系,所谓“修辞立其诚”就是这个意思。平日跟亲戚朋友的交往,要关怀他们的生活、健康、工作和事业,还要关怀他们的家庭和亲人,写信的时候,就要写出你这份关怀,写出你的由衷之言。应该同时指出的,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怀,应该包括鼓励、帮助、规劝和批评,因此当你写信的时候,如果对于对方有什么需要提出的意见、规劝和批评,就要诚心诚意的写出来。至于关怀的程度如何,就要看你们之间的交情了。如果那些关怀的话,不是出自肺腑之言,而是因袭别人的滥调套语,那是虚伪的客套,言不由衷,令人生厌,因此当你在信里要表示关怀对方,就应该用真挚诚恳的用语,把你内心的真挚情意表达出来。

 

  结 语

 

清代学人章学诚在《文史通义》《贬俗》篇里说:“文章之道,凡为古无而今有者,皆当然也。”

陈子展在《应用文作法》里也说:“应用文随社会进化,时代递嬗,而增加而改变,这是当然的事,任你是怎样一个好古之士,不能说因为它不古就不对。”[14]

用旧格式和文言文书写应用文,既然易于造成各种流弊,而且许多文言词汇已逐渐僵硬了,不足以表达各种不断新生的事物。因此,改用新格式和语体文书写,是顺理成章的事,也顺应了时代的需求。现代的社会,一切讲求实用、明快和良好的工作效率,用语体文书写应用文,就能符合这个要求,用它来表达事物和互通信息,还可把不必要的繁文缛节和滥调套语加以剔除。生活中有怎样的事,口里有怎样的话,都可以通过口语化的语言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

此外,由于新式应用文的用语浅显明白,学生容易理解和接受,在教学上可以收到良好的效果,学生一旦掌握以后,就可以在实际生活中应用,旧式应用文那种学与用脱节,或是能学不能用的问题,也就可以解决了。

当然,当教科书全部改为语体文之后,学校里不再教导文言文,学生就只能学得语体文的用语。但中国大陆、台湾和港澳等地区,他们的应用文还保留了浅显的文言用语,而新加坡学生将来不能掌握浅显的文言用语,假如要与这些地区的人们交往,相信会有一些难度,这又将形成另一个新问题,这个问题只好到时才来讨论了。

 

 

附注

 



[1] 新加坡教育部华文应用文改革委员会《华文应用文改革大纲》,新加坡:教育出版社,1977

  年。

[2] 大学先修班与中学方面,可参阅下列教科书:

谢世涯《新式应用文的用语》(大学先修班第二语文适用),新加坡:教育出版社,1979年第一版。

谢世涯《中学新应用文》(英文、华文中学适用),新加坡:教育出版社,1983年第三版。

陈定华《新式应用文》(英文中学适用),新加坡:胜利书局,1977年。

[3] 参见朱大可《历代小简》《导言》,香港:今代图书公司,1978年,页7。

[4] 参见同注3。

[5] 凡属《应用文大全》之类的书,几乎都有类似的范例。

[6] 录自黄德横编《应用文》,新加坡:世界书局有限公司,1976年,页136。

[7] 参见同注1。

[8] 参见谢世涯《简体字应用文论集》,新加坡:语文出版社,1977年,页75-82。

[9] 该项《画一办法》于1930年由中华民国教育部饬令全国教育机关一致实行。

[10] 许广平编《鲁迅书简》下册,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年,页989-991。

[11] 陈子展《应用文作法》,上海:言行出版社,1940年,页15及62。

[12] 刘半农《应用文之教授》,载《新青年》第四卷第一号,页28-39。

[13] 同注12。

[14] 陈子展《应用文作法》《应用文值得研究吗》,上海:言行出版社,1940年,页16。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Language in the Old and the

New Contemporary Chinese Practical Writing

 

Dr. Chia Shih Yar

Associate Professor

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

Nanyang University

 

Paper presented at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eaching of Chinese Language. Convened by World Chinese Language Association. Taipei, Taiwan. 26 Dec 1984 to 3 Jan 1985.

 

[ABSTRACT]

 

It has been a common practice in using Classical Chinese for letter writing among intellectuals. The style of the language had been economical, simple, and straightforward until the Six Dynasties when a more flowery language was adopted. Since then, the extravagantly flowery style without substance has been the new practice. At the turn of the last century, there was a drastic change of the written language as a result of the then Literary Reform Movement. And a simpler and clearer language for letter writing has been adopted. This paper is intended to make a comparative study between the old and the new practices in Chinese letter wri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