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文节谈起

——谈课堂规范用语

 

杨欣儒

 

  我们经常可以在学校里听到老师这么说:“现在是你的节”“刚才是华文节”“我想和你换节”。这类句子已经司空见惯,而老师在使用了不规范的语言时却不自知。现在就让我们来谈谈课堂有哪些词语用得不规范。

  为什么说“华文节”不规范呢?我们先来做个比较:一“枝”笔和一“节”课,“枝”和“节”都是量词,不能直接由代词或名词修饰。所以我们只能说“你的笔”“派克(Parker)笔”,不能说“你的枝”“派克枝”。同样的,我们也只能说“你的课”“华文课”,绝不能说“你的节”“华文节”。所以“我想和你换节”的正确说法是“我想和你换课”。学校的扩音机时常有这样的报告“……休息节时来办公室。”“休息”就休息,怎么还来个“节”呢?实在笑话!

  学校的行政人员,有些华文报直接翻译自英文或马来文。就如penolong kanan或英文senior assistant,有些记者译成高级助理,殊不知华文的正确名称却是副校长。

  下午班副主任是“副”的职位,有些学校却给副主任升级为“主任”,把副主任给叫作“副下午班主任”,而且妙的是该校却还有所谓的“副下午班”呢!同样的,教育部副部长是“副”的职位,过去传媒一直都把他给叫做“副教育部长”,也给这位副部长升级为“部长”,一样妙的是他掌管的却是所谓的“副教育部”这个部门!现在多数传媒的称呼都正确了,那就是教育部副部长,不是副教育部长。

  教室也叫课室。822日第五台《开开心心学华语》提到“课室”是港台词语,是不规范的。这种说法是具有误导性的。其实我们只要打开《现代汉语词典》,就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课室”这个词条,它的解释是“教室”。我们老师经常都在谈课室管理问题,课室卫生,而第五台的《开开心心学华语》节目凭什么说“课室”是不规范的词语呢?

  每个课室都有课程表,但是老师学生都叫惯了“时间表”。“时间表”不用在课室里,机场就有班机起飞与降落的时间表。课程表也叫“课表”或“功课表”。有些课室里还有打孔机。打孔机也叫打眼机,但却不叫“打洞机”。过去学生时常叫的胶擦,规范的词语是橡皮。橡皮筋现在还有很多人叫胶圈,而圆珠笔也给叫成原子笔,“胶擦”和“胶圈”都是不规范的词语,至于原子笔却是圆珠笔的旧称,现在也不用了。

  最近教育部发送了很多台LCD给学校,LCD的原文是liquid crystal display,中文管它叫“液晶显示器”。许多学校也有OHPOHP(overhead projector)的中文名称有几个:高架式放映机、投影仪或投影器。顺便一提的是这里绝大多数的学生都把Calculator都给叫做计算机,事实上计算机是指电脑,计算器才是calculator中文名称。电脑在中国叫计算机、也叫电子计算机,目前趋向“电脑”的叫法。

  课室里的学生领袖,我们管他叫“班长”,但不能叫“级长”。试比较全班第一和全级第一是否有所不同。一个班只有一个班长,一个级如果有学生领袖的话,也只能容许一个级长。有些中学还有所谓的级长团,级长学会,一个团或学会竟然有二三十个成员,那么该校岂不是有二三十个级。的确是吓死人!

  最后笔者想提的是学校的量词是“所”,不是“间”。我们这里的华语一直都受到方言的影响,所以把学校的量词都给叫为“间”,这是不规范的。“间”指的是房屋的最小单位,包括课室,但却不能用作学校的量词,我们只能说一所学校有几间课室,却不能说一间学校。老师也受到外语(英语和马来语)的影响,把“万”给叫做“十千”,“十万”给叫做“一百千”。须知华语有“万”,英语和马来语却没有“万”这个位数词,所以才叫“十千”“百千”。总之“十千”“百千”都是不规范的位数词。

 

本文刊载于2003-09-07马来西亚《南洋商报》《人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