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化字 杂谈         w培成*

 

 

1. 正乙词戏楼图册何以N出现许多错别字?

北京正乙词戏楼赠送给境外来的嘉宾的图册,用繁体字排印。文内出现多]错别字,如“泰斗”错成“泰鬥”“風采”错成“風彩”等,令人扼腕。造成这种差错的原因是什么?我认为是洠う怳懂繁体字,不具^洠简繁转换工作的蟡鞳C大凡要使用某种文字,必^的蟡颽O要懂得这种文字,具^使用这种文字的知识和技能。洠编辑、校对繁体字图册的人员一定要懂得繁体字,这帚漱H自然也就不N把“泰斗”错成“泰鬥”。如果要追究造成上述图册出现错别字的责任,首先要追究的是该戏楼的领导,因为他们让不懂繁体字的人去洠づO繁体字有关的工作,而不能怪简化字有什么毛病。如果所有洠简繁转换的人都出差错,茪@例外,那就要考虑简化字本身有什么问题;如果洠あP帚简繁转换,有的人不出差错,而有的人就出了许多差错,理所当然要略H员本身的素质找问题。有人提出如果鉿r简化完全采用一简对一繁的原则,那么不认识繁体字的人不也可以正确误地洠简繁转换了吗?这问题留到下面再谈。

 

2.“御”是繁体字吗?

香港中语文aN理事N通过的第一批应该“解放”的12鐘c体字是“鬥髮範幹後鬍媗蔣s雲徴鍾(顺序略有调整)。这里不讨论这几鐘c体字该不该“解放”,而要讨论其中的“御”是不是繁体字《简化字f表》明文规定“禦”简化为“御”,反过来也可以说“御”是“禦”的简化字,可憛妤s”并不是繁体字“禦”和“御”的意思本来不同“禦”的主要意思是抵挡,常慦漸恁尿m”组成的词语有“禦寒、禦敵、禦侮、防禦、抵禦、抗禦”等“御”的常用意思有纂G一蘇O驾驶(|ヾ^,同“驭”,如“御者”;另一蘇O指与皇帝有关的,如“御用、御赐、御前、御苑”等。因为“禦“御”同音,鉿r简化时用“御”代替“禦”,这在简化方法上矰_同音代替。这简化是有历史依据的《诗r》《楚辞》《左传》中都有b例。如《诗r·邶臐P谷臐n“我有旨蓄,亦以御冬。《楚辞·九辩》“茼蝮吤H御冬兮,恐溘死而不得憟GW春。”1 把“禦”简化为“御”,50年来没有Y生问题,不必调整。

 

3. 能不能把一简对多繁都改为一简对一繁?

周有光先生说“鉿r难a难用,主要由于字数多而茤w。”2 新中ヰ綸鉿r简化既要ㄓ{又要ㄓ皉r数,ㄓ皉r数的方法主要靠合并简化(如“穫”“獲”简化为“获”)和同音(含近音)代替简化(如“后”代替“後”)。鉿r在几千年的Y展中,合并与分化是r常Y生的,合并简化符合鉿r形体演Z的规律。同音代替简化粗略地说就是六书里的假借(通假)。由此可憛A合并简化与同音代替简化不是什么离r叛道的肆意妄为,而是合乎鉿r演Z规律的常态,其结果就是出现了一简对多繁的简繁对应。如果把一简对多繁全部改为一简对一繁,那么ㄓ翑鉿r字数的目标也就落了空。

再者,新中ヰ綸鉿r简化采用的是“约定俗成”的方针,许多一简对多繁的简化字都是约定俗成的结果。例如“鬥漶足O常用词,而“鬥”字的{繁,群s把它简化为“斗”。现在要改为一简对一繁“鬥”字该如何简化呢?自造一简化字并不难,可是要让大多数民s都接受就十分困难“鬥”的简化字除了“斗”以外,几乎找不到可以被多数民s接受的写法《宋元以来俗字谱》里“鬥”有六种不同写法的俗字,可是全都比不过“斗”字好写好认。如果一定坚持一简对一繁,反对把“鬥”简化为“斗”,剩下的路就只有恢复繁体,也就是停止简化。把“鬥”简化为“斗”,大约产生在解放战时期,所以民s把这W简化字叫“解放字”。洃@艦惯了繁体字的人的眼光看“鬥”和“斗(dvu)”读音不同,意柈屆A用“斗”代替“鬥”毫蚢D理,必须复繁;可是洃@艦惯了简化字的人的眼光看,“斗”是多音多憒r,既可以用于“斗漶角]可以用于“升斗”,这就如同“重量”的“重”也是“重复”的“重”“朝霞”的“朝”也是“朝堂”的“朝”一屆A没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的,只要不产生意慦熔V淆就可以了。借这次研制《规范鉿r表》的机N,对容易产生混淆的别的一简对多繁的简化字,可以考虑调整;要把全部一简对多繁的简化字都改为一简对一繁,既茈痍n也茈i能。                                                

 

 

 

討論

                       也談“御“禦”                                  姚德懷

 

感謝蘇培成先生分析了“御“禦”的異同。以下謹提出三點:

1. 全國自然科學名詞審定委員會:天文學名詞審定委員會編、科學出版社1989年出版的繁體字《天文學名詞 1987(海外版), 57頁星座表11.008號有“禦夫座”, 其實應該是“御夫座”。“御夫座”的“國際通用名”(《天文學名詞》用詞) 是拉丁語 Auriga。英語是“The Charioteer, 意為“戰車御者, 駕馬車的人”。

2. 漢語“御夫”可解釋為“駕馬車的人”, 如上“御夫”二字也可用於“御夫術。所謂“御夫術”即“氣管炎之術。如用“禦夫術”, 則意義不同了。

3. 我們主張“繁簡應可一一對應”的方向, 方法是“摸茈衈Y過河, 不主張“畢其功於一役, 那是不可能的。這個主張與蘇培成先生上文的最後兩句話似無矛盾。  

 



* w培成先生,北京市  北京大a中文系。本文是对本刊第84期第1-2鴾憒r的回应。

1. 张书岩等编著《简化字溯源》,语文出版社,1997年版第86鵅C

2. 周有光著《新语文的建z》,语文出版社,1992年版第208鵅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