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微知著:香港語文現況一瞥        本刊

 

今年4月, 有內地某電台記者來訪本刊編輯部, 希望我們談談香港回歸十年來推廣普通話的成績。我們說成績肯定是有的; 政府為此投入了大量資源。然而, 與投入的資源相比, 實際效果卻不顯著, 所謂成本效益偏低。近二十年來, 大中小學生齊齊學普通話, 重複又重複學習, 都從 bo, po, mo, fo 學起。但如果有學者演講, 如果他用普通話演講, 吸引力便要打一個折扣。這些且不細談, 以上孫會長 先生的文章都有論述。以下摘錄幾段引文。從這些引文, 也許可從側面看到香港語文的一些情況。

 

引文1:2007年2月號的《中大學生報》第23頁上的版頭按語:“都真係想試下知道到底有冇人睇呢版, 同埋讀者或者自己有咩意見, 所以整呢個問卷調查, 絕不想懶科學化呢樣野, 目的只在介紹及致送紀念品給有需要的人。填妥這問卷, 交到學生報會室, 即可獲得紀念品, 安全套乙個。”

【說明:本文轉引自2007年5月15日《明報》A4馬家輝先生的文章。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刊物中的“情色版”, 今年5月已成為全港性的大新聞。“情色版”內容涉及討論亂倫、人獸交等敏感題目。香港地狹人稠, 這類內容經傳媒轉載渲染, 迅速成為連中小學生也有興趣討論的題目, 導致香港中文大學校方、學生會甚至香港人全體三輸的局面。我們只想通過以上文字說明, 學生用方言俗語為文, 已是常事。】

 

引文2:大學的教學語言豈止院校自主?應該是教授和學生自主, 像立法會會議中英並用, 甚至普通話也可湊熱鬧, 大學校方只能放任自由, 拒絕規管。

【說明:引文摘自2007年4月24日《明報•教得樂周刊》。作者張文光先生是香港立法會議員,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會長。在張會長的筆下,“中英並用”的“中”便是粵語。普通話只不過是可湊熱鬧的跑龍套腳色而已。】

 

引文3:“我會做好呢份工!”

【說明:這是2007年春香港特別行政區長官曾蔭權先生競選下屆特首時的口號。】

 

  從以上學生、老師、議員、特首的文字, 我們可以看到香港語文的一些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