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禮遜語文大事記:馬禮遜來華二百年紀念

 

張群顯*

 

 

年份

事宜

1782

15, 馬禮遜 (Robert Morrison) 出生於大不列顛的蘇格蘭。

1801

為學好《聖經, 私人補習拉丁文、希臘文、希伯來文。

1804

進入倫敦差會1 受訓。倫敦差會要物色三、四人, 組隊前往中國學習中文並把《聖經》譯成中文。結果馬是唯一合適的人選。

1805

馬偶然輾轉認識了一名來自廣州的學生, 名Yong Sam-tak(多譯作容三德。馬教他英文, 他則教馬中文。

 

是年10, 馬邀請 Yong 搬進他家裡, 以便強化自己的中文學習。兩人性情很不一樣, 相處得不太好。特別是, 馬想向他介紹基督的教導, 他卻嗤之以鼻。但馬決意要竭力學好中文, 勤勉地按著老師的指示去做。

1806

 

《聖經新約》部分書卷2 的一份不具名的中譯本在英國博物館發現。這份材料為對開的單行本, 書後的版本記錄交代了它的來歷此手抄本為小 Hodson 先生17371738年在廣州所訂製。Hodson 先生說抄本經細心核對無訛。抄本由他在17399月交付與 Hans Sloane 男爵3馬決意要好好利用這樁發現, 每天與 Yong 來到博物館的閱讀室對這份珍藏加以研習和謄寫。

 

英國皇家學會讓馬借去一份拉丁語-漢語詞典的手稿, 馬也一邊著手對該詞典手稿進行謄寫和標音4

 

1807

131, 帶著前述《聖經新約》部分書卷的完整手抄本以及拉丁語-漢語詞典手稿離開英國。

 

94抵達澳門。更正教的傳教士不受宗天主教的澳門所歡迎, 馬於是立即啟程前赴廣州。

 

97抵達廣州。5

 

寫信給George Thomas Staunton6, 請他幫忙找中老師。Staunton把他轉介給廣州英國洋行的主管Roberts先生。Roberts促成了來自山西省的天主教徒Abel Yun來教他。Abel曾在北京跟耶穌會的教士們學習, 能講流利拉丁語和北京話。可惜他沒有接受過正規中文教育, 就中文來說可謂文盲。7

 

11月信中寫道:絕大部分的人, 既聼不懂官話, 也看不懂文字。窮人為數甚眾; 有需要把福音傳給窮人聼、寫給他們看。同一信中又提及他擁有《康熙字典》:“我在翻譯我帶來的拉漢詞典, 並據《康熙字典》添上漢字。我那本詞典(也許歐洲所有[中文]詞典都如是) 所收的詞不外蒙古人舊日編的、今天已不用的十四卷本中文字典的範圍, 而這新的、三十二卷的字典則網羅了所有的漢字。8

1808

 

趁著遷新居, 馬試圖把自己沉浸於中國的語言和文化:穿唐裝、戴上人造的辮子、留長指甲。他不但衣食住行漢化, 還只與中老師接觸, 而自絕於富裕的同胞。然而, 他的體質卻對這突如其來的飲食和生活方式的轉變不能適應, 以致健康日差。他無奈只好放棄這個實驗, 回復歐化生活。

 

6, 完成了從倫敦帶來那一千一百頁拉漢詞典手稿的謄寫和標音。這項具體成就促使 Roberts 先生批准了馬所提呈的漢英詞典9 項目,該項目有望由東印度公司資助。他編這本詞典的初衷, 是給以後到中國活動的傳教士提供方便。

 

年底, 完成了中文文法論述的初稿, 並已著手翻譯《聖經新約》。

1809

娶妻 Mary Morton

 

東印度公司以年薪500英鎊的待遇, 向馬招聘作為英國洋行的書記暨翻譯。雖然以傳教士身分擔任這類受薪工作十分破格, 但馬憂心自己給倫敦差會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 就接受了那份工作。他也因而終於能合法地在廣州居留。

1810

 

完成了《聖經•使徒行傳》的翻譯, 以當地的木刻工印製1000本出版, 成本為100英鎊。這充分表明了在本地印製中文聖經的可行性。

1811

出版第一本中文著作《神道論贖救世總說真本》, 扼要講述神的救贖。

 

完成了《聖經聖路加氏傳福音書》的翻譯。

1812

 

完成了《聖經新約》的翻譯, 其中一部分書卷為他在大英博物館那不具名中譯本基礎上的修訂。

 

Horæ Sinicæ 出版, 內容是下列篇章的的翻譯:

譯文篇目

原文篇目

San-Tsi King, The Three Character Classic; on the utility and honour of learning

三字經

Ta-Hio: The Great Science

大學

Account of Foe, the Deified Founder of a Chinese Sect

三教源流

Extract from the Ho-Kiang

孝經(節選)

Account of the Sect Tao-szu

太上老君

Dissuasive from Feeding on Beef

戒食牛肉歌

Specimens of Chinese Epistolary Correspondence

(未詳)

 

出版《問答淺註耶穌教法》, 為關於耶穌教理的問答和解釋。

1813

倫敦差會派威廉米憐 (William Milne, 1785-1822) 來華協助馬。米憐在6月來到澳門。

1814

 

東印度公司從英格蘭運來整套印刷設備以及派來機械技師 P.P. Thoms, 在澳門設立印刷所。馬大部分非宣教性的著作, 包括他的詞典, 以後都會在此付印。

 

完成了《聖經創世記》的翻譯。

 

《聖經》的中文摘要出版, 書名不詳。

 

中文版《新遺詔書》(新約全書) 出版。

1815

出版了下列書籍:

《古時如氏亞國歷代畧傳》, 是《聖經舊約》歷史的綱要

A Grammar of the Chinese Language/《通用漢言之法》10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Language/《華英字典》的第一部分(題名為《字典)的第一卷出版。這第一部分依《康熙字典》214部首排列。整個第一部分收字約四萬條, 字條下再列詞條11

舊約《創世記》中文版。

Translations from the Original Chinese/《中文英譯》

 

米憐赴麻六甲12 開闢傳教基地和設立印刷所。在麻六甲出版的第一份中文月刊《察世俗每月統紀傳》創刊。

 

1816

Dialogues and Detached Sentences in the Chinese Language/中文會話及凡例出版

 

當英國阿美爾士德勳爵來華使團 (Amherst Embassy 1816-17) 的通譯。使團本身的工作並不成功, 但馬卻得以闖出廣州和澳門, 遊歷中原大地。

 

5, 馬在廣州的書籍被充公。

 

The Monthly Chinese Magazine六甲創刊。

1817

馬的詞典及聖經翻譯博得好評, 獲 Glasgow 大學頒發神學博士學位。

 

A View of China, for Philological Purposes/《中國大觀》出版。該書包括紀年、地理、政府、宗教、習俗等內容, 供學中文的人參考。

1818

出版下列書籍:

《養心神詩》, 為中文聖詩集。

《年中每日早晚祈禱敘式》, 譯自 Book of Common Prayer

《神天道碎集傳》, 為神學文集。

 

與米憐開始在麻六甲建設英華書院。

1819

《華英字典》第二部分(根據音標按羅馬字母編排)13 的第一卷出版。

 

居士的筆名出版《西遊地球聞見畧傳》, 為一個中國人經印度到歐洲, 在巴黎停留三年, 然後經美國回國的虛擬見聞錄。

 

1125, 完成了整部《聖經》的翻譯。據 The Morrison Collection 網站, 馬親自翻譯的, 有下列這26個舊約書卷和13個新約書卷14

舊約: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路得記、詩篇、箴言、傳道書、雅歌、以賽亞書、耶利米書、耶利米哀歌、以西結書、但以理書、何西亞書、約珥書、阿摩司書、俄巴底亞書、約拿書、彌迦書、那鴻書、哈巴谷書、西番亞書、哈該書、撒迦利亞書、瑪拉基書

新約: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希伯來書、雅各書、彼得前書、彼得後書、約翰一書、約翰二書、約翰三書、猶大書、啟示錄

《舊約》的其他書卷為米憐所譯15, 但均經過馬禮遜的校閱。而《新約》的其他書卷則據大英博物館的手稿整理成。

所譯《聖經》創立了一套術語天國弟兄福音使徒等基督教辭彙都是來自馬禮遜、米憐譯本。馬禮遜、米憐譯本的自身特點及其翻譯原則使得它成為文理(即文言文)譯本的主流。

 

1820

 

《華英字典》第二部分的第二卷 (最後一卷) 出版, 在附錄中把漢字書體按拼音分別將楷書、行書、草書、隸書、篆書、古文六大類列出。

 

A retrospect of the first ten years of the Protestant mission to China(對華宣教十年回顧)出版。雖然作者署名米憐, 但其實馬的參與相當多, 尤其論及中國文學、歷史、神話等部分。

 

妻子逝世。

1822

《華英字典》第三部分於18222月出版, 題名為《英漢字典》, 內容包括單字、辭彙、成語和句型的英、漢對照, 解釋頗為詳盡, 例句都有漢譯。

 

《華英字典》第一部分的第二卷出版。

 

6, 米憐逝世。

1823

馬所主譯的全部《聖經》, 終於得以在麻六甲的英華書院出版, 名為《神天聖書》, 線裝, 21卷。16

 

《華英字典》第一部分的第三卷 (最後一卷) 出版。至此整本《華英字典》竣工,6巨冊, 8開大本, 4597, 為中國歷史上出版的第一部中英大詞典。17

 

A Grammar of the English Language/《英國文語凡例傳》出版, 本書供麻六甲的英華書院使用。

 

126, 啟程回英格蘭, 攜同所收集得卷帙浩瀚的中文書籍凡一萬卷冊。馬為所攜書籍編有400頁的小開本書目, 載列約900書種。18

 

是年, 馬著手編纂一部方言字彙。

1824

323抵達倫敦, 將一套他主譯的中文聖經和一幅北京地圖呈獻給英國君王。

 

是年, 馬被選為法國亞洲學會會員。

 

不具名出版 China : a Dialogue, for the Use of Schools/《父子對話:中國的歷史和現狀》

 

 

 

1825

Chinese Miscellany/《中國雜記》出版。這是華人著作的文摘, 刊出漢字文本, 附英譯及注釋。

 

創辦倫敦世界語言學院。

 

被選為英國皇家學會會員。

1826

娶第二任妻子 Eliza

 

率全家乘船重返中國。

 

梁發出任馬禮遜的助手, 作傳道和著述。

 

馬禮遜仍身兼二職, 繼續傳教和擔任, 並開始用中文編撰《聖經注釋》和校閱修改初版中文聖經。

1828

出版 A Vocabulary of the Canton Dialect/《廣東省土話字彙》。全書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為英漢字彙, 第二部分為漢英字彙, 第三部分為成語片語; 最後附有 《英國文語凡例傳》。19

1830

美國傳教士裨治文 (Elijah Coleman Bridgman, 1801-1861)David Abeel (1840-46) 到達廣州, 馬成為這基督新教傳教士小組的領袖。

 

馬禮遜的大兒子馬儒翰 (John Robert) 年僅16, 已被廣州英國商人雇為譯員。

1832

中文書《古聖奉神天啟示道家訓》出版, 這是關於治家的訓示。

 

由馬禮遜倡議, 美國傳教士裨治文負責編輯的英文月刊 The Chinese Repository/《中國叢報》在5月創刊。20

1833

不定期中文雜誌《雜文編》創刊。

 

不定期雜誌 The Evangelist and Miscellanea Sinica/《傳道人與中國雜記》創刊。

 

《祈禱文贊神詩》出版

1834

8121 晚上10點在廣州病逝, 享年52歲。安葬於澳門基督教墳場。

 

 

後 記

當我們驚詫於馬禮遜在語文工作方面非凡貢獻的同時, 要知道, 他的首要目的是傳教,語文僅是他的副業, 或達致傳教目的的手段“非凡”的貢獻, 源自他“非凡”的毅力和才能。然則這位語文“天才”的“天資、天分、天賦”及“非凡”的毅力又從何而來呢? Ko (2003) 的最後一句話是引用馬自己的話來說的:

 

He [Morrison] accomplished all this by leaning onthe arm of my God which is ever able to hold me up,believingGod alone can give success to the labours of Xn [Christian] Missionaries.22

 

本文也以這段話作結。

 

參考書

Bauer, Robert S. 2005. Two 19th Century Missionaries’ Contributions to Historical Cantonese Phonology. Hong Kong Journal of Applied Linguistics, 10 (1):21-46.

Bolton, Kingsley. 2001.The Life and Lexicography of Robert Morrison (1782-1834). In Morrison, Robert. 2001. A Vocabulary of the Canton Dialect (1828), pp. iv-xliv as Introduction, London: Ganesha Publishing.

Ko, Ka-ling Amy. 2003. Robert Morrison (1782-1834): A Pioneer in Chinese-English Translation. PhD thesis,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Hong Kong.

譚樹林 2004《馬禮遜與中西文化交流》, 杭州: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

 

網上材料

《漢學家資源庫•馬禮遜》http://form.nlc.gov.cn/sino/show.php?id=11

The Morrison Collection. http://www.babelstone.co.uk/Morrison/index.html

The Morrison Library An Early Nine-Teenth Century Collection In The Library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By Dorothea Scott, A.L.A.).

http://sunzi1.lib.hku.hk/hkjo/view/44/4401012.pdf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2. 意思是:馬禮遜是“倚靠我神那總能將我承托的膀臂”而把工作做成的, 他相信“只有神才能讓宣教士的勞苦取得成果。

 

17 附表

 

18 附圖

  部次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Catalogue of the Morrison Collection of Chinese Books

  名稱

 《字典》

《五車韻府

《英漢字典

 

↓卷次

1815, 930

1819, 1090

1822, 480

 

1822, 884

1820,  305

 

 

1823, 908

 

 

 

分部頁數

(共4597頁)

      2722

      1395

      480

 

                                                                                                                                               



* 張群顯先生, 香港 香港理工大學中文及雙語學系。

+ 10年前, 才信主不久的我, 在造物者安排下竟然有幸參加了出席者不太多的一個馬禮遜來華190年紀念聚會。當時我想, 190還不算整齊, 200年的時候會如何呢。到時我又如何呢?一晃十年, 今年1月31日, 近年對基督諸事頻頻用心叩門的姚德懷先生問我願不願意寫一篇關於馬禮遜的文章。那一刻, 我一翻開馬禮遜的材料, 就讀到200年前的當天正是馬禮遜登船來華的日子。再往前想, 我六年小學, 都是在香港摩理臣山 (Morrison Hill) 山腳渡過的, 而當時晚上“補習”英文的學校, 校名也是馬禮遜。我妻子從幼稚園到中學, 念的都是馬禮遜間接建立的英華女校。我一家受洗的教會中華基督教會灣仔堂, 跟把馬禮遜差遣來華的倫敦差會有很深的淵源。這一切一切, 本來互不相關, 現在都交織成一個催促:把握機會, 記念馬禮遜, 記念主, 邀請語文同道成為我真正的同道。

1. 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或譯作倫敦傳道會、倫敦傳教會、倫敦宣道會不等。

2. 包“四福音書對照《使徒行傳“保羅書信”, 其中“保羅書信內的《希伯來書》只有第一章

3. Sir Hans Sloane, Bart, (1660-1753), 英國皇家學會會長1727-1741。他把這抄本遺贈給大英博物館的圖書館。

4. “謄寫和標音”原文是“transcribing”, 含義較廣, 詞義未能確定。從下文18086月的“成就”推斷,這裡所涉工作應不止於機械地謄寫, 很可能包括把漢字標音。

5. 日期有7日、8日兩種說法。

6. George Thomas Staunton (1781-1859) 當時是澳門東印度公司管理層 (Select Committee) 的秘書。他是英國歷來的第一個中國通Ko (2003:27-40) 用了14頁的篇幅去述說這位走在馬禮遜前頭的漢英翻譯及漢學先驅

7. 為彌補這中文學習上的缺陷, 馬後來又聘用受過教育的本地人“李先生(就是“李老師”的意思,可惜李先生只能講廣州話。合兩位老師之力, 馬畢竟逐漸掌握了口頭的北京話和廣州話, 以及書面的中文。

8. 轉引自 Bolton (2001: vii-viii)

9. 稱為“詞典, 是按今天的標準。馬一直稱之為“字典”。

10. 著作凡已知其中英文原名者皆以此樣式並列, 下同。

11. 網上《漢學家資源庫•馬禮遜》說這第一部分“是馬禮遜按照嘉慶十二年刊刻的《藝文備覽》英譯的, 未知有何根據。馬禮遜本人藏書的書目上未見有“藝文備覽”此條。此外, 據 Ko (2003114),

這第一部分是整部《華英字典》的主體, 其編纂方針可看得出來是為不熟悉中國文化的英國及歐西人士度身訂造的, 不像是任何一本中文著作的英譯。

12. 又稱“馬六甲

13. 這第二部分按拼音排列, 分411個基本音節。這部分的主要依據是《五車韻府》。《五車韻府》的作者是“陳先生, 未及出版便逝世。(Ko 2003:142) 據譚樹林 (2004) , 這個部分的中文稱謂就是《五車韻府》。

14. 這部分聖經書卷的中文名稱悉依現今基督新教聖經通行名稱, 或與原譯本有異。

15. 據網上《漢學家資源庫•馬禮遜,“米憐翻譯的部分是《申命記》、《約書亞記》、《士師記》、《撒母耳記》(上、下)《列王記》(上、下)《歷代記》(上、下)《以斯貼記》、《尼米希記》[應為“尼希米記”―― 張注]《約伯記》等。據 The Morrison Collection 網站, 這裡未提及的《以斯拉記》也應該是米憐翻譯的。

16. 許多人以為這是第一部中文聖經全譯本, 其實, 就出版日期來說, 馬殊曼 (Joshua Marshman) 譯本在1822年就在印度 Serampore (加爾各答以北數英里) 出版了。

17. 《華英字典》各部各卷出版日期互有先後, 今據 Ko 2003:110-113 表列出版日期和頁數, 見本文最後一頁的附表。“部分”對應英文“Part”,“卷”則對應英文“Volume”,“部分”與“卷”的身分跟網上《漢學家資源庫•馬禮遜》所用的剛好相反。另《五車韻府》的名稱則據譚樹林(2004:60

18. 網頁 Morrison's Manuscript Catalogue 載有這份手寫書目的編纂過的版本。此外,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 (School of Oriental & African Studies) 1998年出版了 Andrew C. West 編著凡1376頁的《馬禮遜藏書書目》, 參本文最後一頁的附圖。

19. 本書的粵語拼音的最明顯缺欠是不標調和聲母不分送氣不送氣。馬1815年曾對歐洲的後學這樣說: “字調和送氣比較次要。所涉的區別確實存在, 然而, 這些區別, 不但書寫上用不著, 連講話讓人聼懂也非必要, 即使地道講那種話的學者有時都不熟悉。”(轉引自 Bolton 2001:xxii) 可見馬對字調和送氣的處理不是偶然的, 而是他看法的反映。對本書的評介, 詳 Bolton (2001)Bauer (2005)

20. 這份英文月刊連續出版20年, 185112停刊, 是瞭解和研究鴉片戰爭前後歷史的重要的第一手參考文獻。

21. 另一說是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