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拼音

 

吴文超*

 

 

字母化是人类语文的大趋势。古代地中海东部的腓尼基人首先完成文字从非字母到字母的飞跃。腓尼基人多在各地经商需要快速掌握当地的语言结果发明了跟语音密切结合的字母拼音法。其中的分词连写安排足以消除音节组词的不确定性从而避免产生歧义几千年后的今天汉字仍然保留符号众多义关系复杂的非字母文字特色汉字除了同音字多之外多音字也不少委实是一种学习代价高和使用效益低的古老文字。一些中国人不以为然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年轻时在掌握母语后学习汉字的缘故

考虑到语音有限而语意无穷,与其继续发展越来越多形声汉字,倒不如采行字母化的釜底抽薪办法,让语意和语音在字母基础上紧密地结合起来。这正是日本、朝鲜和越南等国文字走向字母化的根本原因。越南文已经彻底改用罗马字母; 韩文也完成从汉谚双文制向谚文的过渡; 而日文则由汉字夹假名演变为假名夹汉字的双文制。中国也先后创制出注音字母和汉语拼音来弥补汉字的不足,便利语文教学和处理。实际上,今天中国社会不得不兼用字母,而字母世界则不需要使用汉字。现代中国社会显然已经习惯使用英文字母缩写,因此中央电视台缩写为 CCTV 而不是 ZYDS。虽然汉语走向字母化的进程显得曲折和缓慢,但由于中国日益与国际接轨和中文信息技术迫切需要字母化,今后汉语的字母化进程很可能发展得更快一些。

英语像其他自然语言一样存在语音变迁和词典拼式之间的矛盾,以至需要利用国际音标来帮助学习。人工创制的世界语 Esperanto 却能够保持形、音、义密切结合,语法清晰和构词能力高的优势。因此,Esperanto 完全可以充当中国语文规划的样板。

 

语文规划的重点──汉字输入法 

语文系统一旦形成,其稳定性会因长期使用而增加。历史悠久的汉字系统尤其如此。然而,活版印刷的普及让字母文字在促进社会发展方面发挥更大的效益。西方社会凭借这种语文优势在几百年间超越了原来领先的中国。鸦片战争后,寻找落后根源成为振兴中国的关键课题。清末有识之士洞察繁难汉字为中国落后的主要原因,毅然主张进行文字改革。中国在1911年和1949年两次巨大政治变革后都出现文改高潮,前者突出白话文运动和推广注音符号,后者着重制定和推广简体字和汉语拼音。促成这两次文改高潮的因素可能是: 在新政权扫除腐朽政治势力后的动荡时期里,新一代知识分子在建设民国和新中国的口号下发起语文改革运动。不稳定状态有利于变革。反过来说,在相对繁荣和安定的时期,革新努力势必遭遇更大阻力甚至夭折。

世界已经进入着重知识经济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中国1979年改革开放后的“第二次洋务运动”又必须回应“洋语洋文”的挑战。就信息技术而言,汉字电脑输入必须使用编码。汉字字形编码是难上加难的办法,而且繁、简中文编码也存在互不兼容的困难。字无定序和不分词连写更令中文的排序和检索效率低下。汉字仿佛像牛车,而编码和自动分词等技术就像给它加上滚珠轴承、避震器和挡风玻璃等功能。但牛车毕竟是难以在信息超级公路上驰骋的。汉字输入领域的“万码奔腾”情况一方面严重地影响中文电脑的学习和使用,另一方面它却给语文现代化提供一个“一语双文”的切入点。当前流行的拼音智能输入法以自动分词来迁就人们的语文习惯,但由于分词错误和需要作同音选择而难以快速盲打输入。解决办法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利用分词连写、字母标调和同音异拼等手段来提高输入法以确保汉语词的准确度。这种优化拼音输入法可望能够一石二鸟地达到“盲打输入”和“字母中文”的双重目标。我们暂且把这种优化汉语拼音称为“终极拼音”。笔者构想中的“终极拼音”应该包括如下的特点:

 

1. 只跟汉语而不跟汉字挂钩,发挥直接记录汉语的一级符号系统功能。因此可以用来输入繁、简体中文。

2. 通过分词连写和单音词拼式定形来获得不下99%汉语的功能。

3. 作为输入法“终极拼音”易学易用,为了照顾人们习惯的拼音输入法,软件可以同时提供联想式输入法。

4. 在无汉字功能的电脑上,可以直接输入和传送“终极拼音”文本,让对方在需要时转换为汉字。

5. “终极拼音”经过长期使用和优化后,尽管名义上是输入法,但却会具有支持现代汉语的文字功能。

6. 国家应该设立开发“终极拼音”的权威机构,并让相关专家及热心人士参与其事,以便早日实现盲打汉字输入,结束“万码奔腾”的乱局。

 

语音稳定时代的拼音文字

现代强大的语音控制能力令语音趋于稳定。而多媒体信息的流行让语言应用范围日益扩大。这正是制定拼音文字的大好时机。“终极拼音”除了易学易用之外,还可能因下列优点而令汉语成为强势语文:

 

1. 在语音稳定时代制定的“终极拼音”比英语有更简洁的拼式和更准确的表音能力。

2. “终极拼音”克服汉语文化圈长期存在的“书不同文、拼不同音、内码不同”情况

3. “终极拼音”与英文接轨,使用英文键盘和 ASCII 内码有助于克服硬件和软件方面的不兼容性。单独使用时不需要下载繁、简中文输入法和词库,不需要进行内码转换;让中文信息直接进入非汉化系统和 INTERNET (因特网)

4. 拼音字母化后的汉语可望因中国人口众多和文化及科技的发达而成为与英文并驾齐驱的强势语文。

语文规划应该注意的几个方面

1. 由于中文输入法和拼音文字的目标不尽相同,两者在拼写定形优化方面有不同的需要,这方面需要通过实践来寻求最佳的解决办法。总的来说,应该坚持把特别拼写法减到最少的原则。

2. 直接引进外语词和采纳单一罗马化原则会使拼法复杂起来。有关问题请参看作者的《汉语拼音的发展路径图》1

3. 必须强调“终极拼音”旨在支持汉语的持续和高效使用。不发展和提倡“一语双文”将无法避免汉语应用范围日益萎缩,洋文与中文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可能出现类似西装取代中山装的情况。汉语在强势英语下可能失去发展字母文字的机会窗口。

4. 鉴于杂交的生物以及混杂的英语有较大的生命力,强调维护语文纯洁性是缺乏理据的中国语文政策应该坚持语文的科学性和明确性在语文科技的指导下有必要放弃“字本位”的错误观点,必须恢复反映现代汉语的分词连写和推行字母缩写的信息捆绑办法大量引进外语词和落实单一罗马化原则的好处包括: 减低语文壁垒促进国际交流,提高语文的明确性,加强通才教育,有利于物质和精神财富的创造。

5. 语文现代化的宗旨应该是:汉语中心,结合英文,字母标调,一语双文。

 

如果没有语文规划的话

没有强势政府的倡议和切实推行,语文规划恐怕只是纸上谈兵。在自然地理屏障迅速消失和人际交流空前频繁的全球化时代,语文规划者很可能感到心有馀而力不足。因此,有必要考虑一下没有语文规划的情况。

笔者认为,如果没有语文规划,英语可能成为中国的第二国语。为了谋生和发展,越来越多人有需要使用普通话和英语。汉语和英语的交流和融合很可能成为未来语文发展的大趋势。无论如何,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文化基因 (例如语文基因),尽管因缺乏活力或已被淘汰,但肯定仍然会在较小的范围内,例如在艺术、宗教或文化等场合里继续发挥作用。

 

顺应大趋势的语文规划

中国的语文规划应该顺应语文发展的大趋势。积极的语文规划更能符合民族利益,例如推行“一语双文”来确保汉语的持续使用。简明和分析性的汉语语法有可能成为强势汉语的支柱,并且有可能在世界语文接轨的过程中影响和最终使世界共同语进一步非屈折化和规律化。例如,取消句头大写的惯例,克服英语现在式第三身动词需要加‘s’的复杂安排,以及关于冠词‘a’和‘the’的复杂使用规定等。中英文的融合过程中很可能会出现语文基因互补的优化现象。在世界范围内,中国应该联合日、韩等语文处境不利国家,致力于设立世界语文组织 (WLO - World Language Organization),以便为开发适应全球化社会的世界语作出更大的贡献。                         



* 吴文超先生香港高威软件有限公司負責本文主题曾提交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于20061028在天津南开大学举行的年会。

1. [http://www.yukexue.org/jianti/xuezhewenji.php?cat=mainpage_wenji&&author=1&topic=dywzc/doc/

Lujingtuj.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