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袖“领导“领导人及其它

 

田惠刚*

 

 

最近看到中国西部第一大报 —《华商报》上有一则关于政党知识的资料;标题是:《中国国民党历任领导人》。主要人物栏目有“创始人:孙中山”“第二任:总裁蒋介石”“第三任:主席蒋经国”“第四任:主席李登辉”“第五任:主席连战”“第六任:主席马英九”。在其中的第二栏中,有云“而在此之前,国民党主席由胡汉民和汪精卫担任,而后胡被囚禁汤山,汪被流放河内,故蒋才掌握大权。(见之于《华商报》2007214日)

以上一段文字有许多知识性错误,实在是谬种流传,误人子弟。笔者想着重讨论的问题是这篇小资料的标题《中国国民党历任领导人》“领导人”的同义词和近义词较多计有:领导、领袖、首领、党魁、党首、主席总裁、总书记一把(口语……等等。

  在现代汉语中,“领导”“领导人”是常用词,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出现的频率相当高;尤其是“领导”这个词,使用的频率更高。然而,遗憾的是《辞海》《现代汉语词典》都未收“领导人”一词。旧版、新版《辞海》中不仅都没有“领导人”一词,而且连“领导”一词也没有。可见“领导”是一个新词“领导人”则更新一些。《辞海》未收“领导”一词《现代汉语词典》收了,注释为“担任领导的人;领导者”,显然不佳。首先“领导”最早是作为动词出现的,后引申为名词;其次,用原词解释原词乃编纂词典之大忌。因此,此处最好使用“指导”“负责”之类的词语加以解释。

  “领导”一词在口语里大量使用,是一个模糊词语,其上限和下限极为宽广、灵活;上可指党和国家的负责人,下可指“处长”“科长”“主任”一级的下层官员,是一个经常挂在老百姓嘴头的俗词。而“领导人”也是一个模糊词语,但它已经比“领导”的使用范围缩小了许多,多指上层的负责人员或指导者,一般要指党和国家一级,至少也要指省、部级“领袖”是一个古代词语;旧版《辞海1948年版)释为“衣有领与袖为提携之处,转以喻人能率其下者也。”这个词现在也经常使用,但在1949年以前可能用得更多,而且已从泛指一切领域的领军人物转为多指政界领导人物。这是“领袖”一词从古迄今发生的一个微妙的变化,值得注意。新版《辞海》将“领袖”注释为“国家、政治团体、群众组织等的最高领导人。《现代汉语词典》则释为“国家、政治团体、群众组织等的领导人。”二者的解释基本一致,不同之处仅为《现代汉语词典》删去了《辞海》所释词条的“最高”二字。可别小看这一词之别,其实大有讲究。前者似可视为“领袖”一词的狭义解释;后者则可视为“领袖”一词的广义解释。后者似为前者的发展。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是实行集体领导的,建国初期的最高领导核心,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有七名常委,即: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邓小平。目前的中共中央常委有九位,即: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由此可见,从狭义的角度去理解,过去的中共领袖仅毛泽东一人;现今的中共领袖仅胡锦涛一人。但若从广义的角度来看,往昔和现在的中共中央领袖则分别为七位和九位“领导人”的含义则明显比“领袖”模糊,也较为宽泛,因为它可以代指多数;所以,不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都是毋庸置疑的中共中央领导人,甚至连政治局委员也是名正言顺的中共中央领导人。此点有我们耳熟能详的报刊惯用语“党和国家领导人”为证。

  由此看来,如果谈论一个政党的领导人,决不应只有单数。例如;孙中山是国民党的创始人,自然是“领导人”,也是“领袖”。但是,作为“二把手”的黄兴,也当然是“领导人”。关于黄兴过去在国民党内的地位,他逝世后章炳麟(章太炎)曾撰挽联悼曰“无公则无民国,有史必有斯人”。孙文、黄兴,一文一武,相得益彰;曾被并誉为“孙黄”,一时传为佳话。当时国民党内的领袖人物尚有宋教仁、胡汉民、汪精卫等。又如,后来中共又出了个毛泽东和朱德,也是一文一武,并称“朱毛”,朱德之名还在毛泽东之前。你能说黄兴、朱德不是领导人?岂止是“领导人”,用“领袖”来表述亦当之无愧。

  显而易见《华商报》使用“领导人”来为国民党的第一号人(一把手定位,即使不是大错,也是很不严格的,需要慎用。那么,究竟采用那个词较为合适呢?愚意以为“党魁最为合适其次就“领袖再次即为“首领。未审君以为然否  

 

本刊編輯室附記

  2007331日香港《明报》D6 版有郑培凯教授“领袖与领导”一文。他谈起内地有大学想开设一个新课程, 校方与他谈起名称问题。他建议可称“领袖培育班”(国外叫Leadership training program), 校方摇头; 他又建议可称“领导人才培育班”, 校方仍然大摇其头。

郑培凯想起1960年代在台湾服兵役时要唱的《伟大的领袖》的歌:

领袖、领袖, 伟大的领袖。您是大革命的导师, 您是大时代的舵手。让我们服从您的领导, 让我们团结在您的四周。为了生存, 为了自由, 大家一起来战鬥。……领袖万岁, 领袖万岁, 我们永远跟您走, 我们永远跟您走。

因此他说:

说得没错, 身处中国社会环境,“领袖”一词, 实在不可乱用, 因为它背後有个诡异的历史文化变迁涵义:皇帝没有了, 天子没有了,“朕”与“寡人”也不用了, 但是, 那种天纵英明、奉天承运的光环并未完全消失, 在民主共和的时代, 落在了具有现代性的“领袖”头上。

                                                                         



* 田惠刚先生西安市 西安外国语大学汉学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