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词典方言词条宜改进之处

 

刘瑞明*

 

 

《语文建设通讯》第83期拙文《〈现代汉语词典〉收载方言词宜交代方言属地》在最后说:“〈现汉〉收载方言词还有其他须改进之处,另文申说。”本文即专作申说。

 

1.《現漢第5版 方言詞條 修訂類型

 

《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第5版对方言词条也有许多修订,除标注词类外,有如下几种类型(引例略去标注的词类)。

1.1 删减方言词如:不犯:犯不着;不值得。|不离儿:不坏;差不多。|擦背:搓澡。|拔白:天刚亮。|白日撞:白天偷东西的小偷。|暗门子:暗娼。|爱好:顾惜体面,喜欢打扮。|阿拉:①我。②我们。|阿木林:容易上当受骗的人;傻瓜。|不怕:连词。|不则声:不作声。|百响:一百个爆竹编成的鞭炮。|半边人:寡妇。删减的词条较多。

1.2 删减包含方言词义的词条“不成什么:①不缺什么。②〈方〉差不多。③不行。”

1.3 删减词的方言义项如“掰:①用手把东西分开或折断。②〈方〉情谊破裂。③〈方〉分析;说。”删去②③。

如“板牙:③〈方〉臼齿。“帮衬〈方〉③逢迎;凑趣(多见于早期白话)。“宝贝〈方〉③疼爱。”对此三词都删去③。

1.4 增加词条如:泊车:停放车辆(多指汽车)。|煲电话粥:长时期通过电话聊天。|爆料:发表令人感到意外或吃惊的新闻、消息等。但增加的词条要少得多。

1.5 把旧版词条作儿化如把“不大离”改成“不大离儿”。

1.6 把原来无〈方〉的词条增加〈方如:不尴不尬|巴头探脑儿|八角|背子|便所|椑柿。

又如旧版“鳖裙:鳖的背甲四周的肉质软边,味道鲜美。有的地区也叫鳖边。”新版增加了“鳖边〈方〉鳖裙”的词条。

1.7 把旧版的〈书〉改成〈方如把“猜谜〈书”,改成“猜谜儿〈方〉”。

1.8 给实际是方言词的加〈口如:巴不得|拨拉|  

1.9 删减〈方,并改变释义如“把脉〈方〉诊脉;按脉。”改成“把脉:①诊脉。②比喻对某事物进行调查研究,并作出分析判断。”

又如“拜拜:①旧时指妇女行礼,就是万福。②〈方〉指在节日或佛的诞辰日举行迎神赛会,宴请亲朋。”改成“拜拜:①客套话,用于分手时,相当于‘再见’。②指结束某种关系[ bye-bye]。”

1.10 对方言词中某个字审定而改变注音旧版“背篓“背篼”的“背”字音 bèi,改成 bēi

又如“白话:①指不能实现或没有根据的话。②〈方〉闲话;家常话。“话”字去声。改成方言词义单独列条“话”轻声。

 

综观各种修改,核心的是三大方面:确定是或不是方言词;精选方言词;精确注音与释义。这是完全合宜的,但具体修改则或有不妥,而未经修改的方言词词条也有同样的不妥。有五方面需要改进之处。

 

2.《現漢第5版 已修改及未修改的方言詞條 仍需改進之處

 

2.1 关于是不是方言词

旧版“猜谜儿”标〈书〉是对的,改成〈方〉则错误《汉语方言大词典》就没有此词 〈方〉”,但“  〈口〉”,不一致。旧版“半拉〈方〉半个”,而“半半拉拉:不完全”,也不一致。新版对两词都标〈口〉,虽然一致了,但泯失了都是北京、天津方言“藏猫儿〈口〉”;其实也是北京、天津方言“挨肩儿〈口〉同胞兄弟姐妹排行相连,年岁相差很小。”其实是北京、天津方言。

 

 “满拧:〈方〉完全相反,根本不一致。”而“拧:②颠倒,错。”其实都是北京方言。“稀拉:①稀疏。②〈方〉松松垮垮;散漫。”其实①也是北京方言。“爆棚:〈方〉爆满。”但“爆满:形容戏院、影院、竞赛场所等人多到没有空位的程度。”其实都是广州方言。“夜来〈书〉①昨天。”实际上并不是书面上的文言词语,而也是方言词,不过唐宋时已经见于文献著录罢了。如北京、西宁、长治:夜来;哈尔滨:夜儿个、夜个儿;万荣:夜儿个、夜个;乌鲁木齐:夜里个、夜天。意思都是昨天。“屌:男性生殖器的俗称。”“屄:阴门的俗称。”所谓“俗称”,就是口语说法。其实这两个也是方言词,方言读音也不相同。

方言词自然也都是口语词,却是有地方性的,而口语词并没有地方性。如果只要说明是口语词,在总体上就不需要〈方〉的标示。可见不宜对方言词标〈口〉。

 

 “二百五:①讥称有些傻气,做事莽撞的人。②〈方〉半瓶醋。”“纸马:①迷信用品,印有神像供焚化用的纸片。②〈方〉迷信用品,用纸糊成的人、车、马等形状的东西。”其实徐州、福州、温州方言即指①。是不是方言词,要以方言词典入载与否为准。本文就是以《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及《汉语方言大词典》为据的,而《现汉》似乎是凭语感认定的。

 

《中国语文》1996年第3期陈章太《普通话词汇规范问题》论述现代汉语词汇正经历着大丰富、大变化、大发展的时期。其中举例说到:“近些年来,北京话里也出现许多新词语,其中一批已经进入普通话。”所举的词语有被《现汉》采用而标〈口〉的,如:姐们儿、哥门儿、棒、打的。有不作任何标记的,如放血、帅、大款、大腕、面的、走穴、窝里斗。按理都应标〈方〉。

 

许多词语实际是方言词,《现汉》却无〈方〉的标号。如:二郎腿针鼻儿爱窝窝油炸鬼鸭舌帽四脚蛇白斩鸡灯虎。

 

2.2 关于精选方言词

方言词多得不计其数《现汉》只应收载通用程度大,被现代汉语吸收了的方言词。而这种方言词必然是有某种“趣难”特点的。如:马虎独眼龙二百五拍马屁。对比起来,有些方言词不宜入选。举几个最明显的例子 (略去《现汉》原有的〈方)

 

 “娭毑:①祖母。②尊称老年妇女。“塃:开采出来的矿石。“些:烂泥。”“肬:粪肥。”都是很生僻的方言词(幠):覆盖。”但是“幠”字并未简化《汉语大词典》《汉语大字典》都没有“”这个字“肥:形容肥胖的样子。”此词见于《水浒》《金瓶梅》中作“肥”。群众一般作“肥答答”,宜从。入“蔫呼呼“热乎(热呼)“热乎乎(热呼呼)”。但是,从“傻乎乎”“黑乎乎“辣乎乎”等词可知“呼呼”是不规范的异形写法。应当作“蔫乎乎”,也无须“(热呼)“(热呼呼)”的附及“翻工:返工”实际上不是方言词,而是异形词。

 

一些通用程度大而有某种趣难特点的方言词却没有收载。如北京、徐州、南京等地,人五人六:趾高气扬,充体面人物。是把“人物”谐音成“人五”,再仿粘成“人六”。西安话作“人物人六”,可证“物”是本字。山西万荣话作“人哩五哩”,便无粘连《小说月报》1993年第7期刘震云《新闻》“所有的老鼠蛤蟆,刹那间都成了人物头,可以人五人六地在人前走。《作品与争鸣》1994年第1期李心田《老方的秋天》“典型的流氓集团,怙恶不悛的分子,可他也人五人六地指手画脚。《十月》1997年第3期刘庆邦《月光依旧》“她们都不愿把对方想得太好,可奇怪得很,脑子里一出现那个女人的样子,那个美人就人五人六,胜过自己,让人气恼。”

又如北京、哈尔滨等地话“人模狗样”中是“够”的谐音,指够体面。老舍《骆驼祥子》“祥子在棚里坐着呢,人模狗样。”刘绍棠《小荷才露尖尖角》“三年零一节,我把他调理出一个人模狗样儿。《作品与争鸣》1994年第2期王梓夫《蝉独觉》:“当她穿戴整齐,人模狗样地在台上给同胞们作报告的时候……《小说月报》1996年第2期李志川《鄱阳湖王》“我叶得利如今人模狗样,端着个总经理的架子,其实我骨子里还是十年前那个撑船的河船佬。《小说月报》1993年第7期孙少山《老杆》“别看他人模狗样儿,其实屁不当。”

又如常被采用的上海话指家庭妇女的“马大嫂”,吴语指后婚妇女随带的儿女的“拖油瓶”,许多方言共同指妓女而常被文学作品采用的“鸡”等。

 

2.3 有些词义的解释不够精确

“吧:①象声词。②〈方〉抽(烟)。”按,②也是象声词而可专指抽旱烟,抽纸烟不会有这样的响声。应作:抽(旱烟)。可比较:“吧唧:①嘴唇开合作声。②〈方〉抽(旱烟)。“吧嗒:①嘴唇开合作声。②〈方〉抽(旱烟)。《汉语方言大词典》“吧:抽(旱烟)。成都。”更可证。

又如“吵吵:许多人乱说话。”应不是专指许多人乱说话《汉语方言大词典》“许多人乱说话,生气时大声嚷嚷。”有例句“你吵吵啥?|刘队长正在那里吵吵呢”,都是就一个人说的《北京土语辞典》“指高声讲话或吵嘴。“板牙〈方〉切牙。”但“切牙”不辞,应是“门牙”的误字。旧版都是“门牙”而确。

 

2.4 欠释、误释理据

现代汉语吸收的方言词往往是理据难于知道而有趣难性的,读者往往很想知道。《现汉》或是避难而阙如,或是解释错误。

“水牛:蜗牛。”这与南方指喜欢窝在水里的牛,区别在于“水”指它分泌的粘汁。“挑眼:挑剔毛病。”但这个“眼”不指眼睛,而指“孔洞”,即以窟窿指毛病。“横挑鼻子竖挑眼:比喻多方挑剔。”其实它也是从“挑眼”繁说而更有趣的方言词。但不是比喻,而是“鼻”谐音“鄙”指差逊之处。“斜象眼儿:菱形。”自然不是从大象的眼睛来说。象:形象;眼:孔眼。斜角的孔眼即菱形。“后脸儿:指人或东西的背面。”脸在头的前边,无所谓后脸。脸即面,把“后面”换说为“后脸”求趣。

“急眼:①发火;发脾气。②着急;急。”但,只说心急,不能说“眼急”。“眼”是“焉”的谐音,用了文言语素。“急赤白脸:心里着急,脸色难看。”脸色难看指怒容的黑脸。情急是赤脸。而不会白脸。此是北京方言词。又有许多变异说法,成为一个系列词语:急眼猴儿、急脸猴儿、急脸子、急脸子狗、急脸子猴儿、急吼吼。作综合对比研究而知道“脸”谐音“连”“急连”:急而又急。“吼、猴”与“候”谐音指情状“狗”与“苟”谐音,指不正常,不好《现代北京口语词典》“急赤白脸:因争吵着急而面红耳赤。”又作“急扯白脸”,由此就可知是“白、掰”谐音。扯脸、掰脸,与“翻脸”说法相同,都指改变了平常的或喜笑的面容。

“白果儿:鸡蛋。”谐音指蛋白“裹着”蛋黄“阿飞”中是谐音“非”表斥责,如古语“非人”的说法“马虎”由谐音“麻糊”的不清楚而言“灯虎:灯谜”中相同“斗鸡:一种游戏,一只脚站立,另一条腿弯曲着,两手捧住脚,彼此用弯着的腿的膝盖互相冲击。”即“斗击”的谐音。

“高头大马:比喻人身材高大。”不是比喻,因马不如人高,所以没有“他高大的像马一样”的说法“马”谐音“码”,指样子,同于“样码“一码一样”中“驴年马月:指不可知的年月。也说猴年马月。”民俗以十二属相指说年代,其中没有驴,因而借指不可知的遥遥无期的年月。但属相正有马与猴,便非实指“吗”的谐音“什吗”的省说“猴、候”谐音:等候到什吗年月《现汉》所收含“马”字的方言词又如:马糊、马大哈、打马虎眼,都是“麻”的谐音。拍马、拍马屁、马屁精、马上、立马、马扎、马剳、马竿(盲人探路用的竿儿),都是“码”的谐音:连接。“草鸡:①指地方土鸡种。①〈方〉母鸡。③〈方〉比喻软弱或胆小畏缩。”但没有用公鸡比喻坚强或勇敢的,也就没有用母鸡比喻软弱或胆小畏缩的事理。实际上“草”是粗劣的意思,即“草包”指无能的简说“鸡”是“极”的谐音:草包极了“草鸡”在方言也有指着急或急躁的,绝不能是比喻,而只能是谐音,可以对比。

又如“吃豆腐:①调戏(妇女)。②指开玩笑。③旧俗丧家准备的饭菜中有豆腐,所以去丧家吊唁吃饭叫吃豆腐。”对容易理解的后者有理据解释,对很难理解的前二者就避难了。是上海话,原来“豆腐”在①与“逗妇”谐音。在②与“逗胡”谐音,倒序而指胡乱开玩笑“姑娘:妓女。”这个“姑”实际是古汉语“贾”音 gu 的谐音,意思是:卖。贾娘:卖肉的女性。从这些应当解释的理据来看,方言词中包含的语言知识很多,对读者很有启发作用。

 

《现汉》的非方言词都是平实说法,见字明义。少量的趣难方言词就惹得非该方言区的极多的读者思索琢磨,极想知道究竟,如能解释就是很实惠的。这类词的理据在方言研究也是薄弱之处,这里的解释在有关方言词典也是避难的,只是笔者抛砖引玉的一得之见。

 

2.5 欠释词缀

“词缀”条指出常见有前缀、后缀。对后缀举例:家、化、性;对前缀举例:老、阿。既然收录方言词,就会接触到方言的词缀。前文已说到“阿”是方言词头“巴巴:用在形容词后,表示程度深:干巴巴可怜巴巴。”又收有“急巴巴”“巴巴”正是方言词多见的词尾“表示程度深”的解释还不到位,如果指明是词尾,可以说就是画龙点睛了“乎:②形容词或副词后缀:巍巍乎郁郁乎迥乎不同确乎重要。”这是书面语的情况。但是,对方言的“乎”及重叠强调式则无相应解释,而“蔫呼呼”“热乎(热呼)“热乎乎(热呼呼)”的不妥,就在于只能用后缀的“乎”“捅咕:①碰;触动。②从旁鼓动人(做某种事)。“毛咕:有所疑惧而惊慌。”“挤咕:挤(眼)。”其中的“咕”也是词尾。又如:白不呲咧滑不唧溜灰不溜丢酸不溜丢红不棱登。其中后三个字是后缀。这种解释对外国人更为必要。

 

方言词的问题比较复杂,再举几个例子综合来说“巴:①盼望:巴不得。②紧贴。③粘住。④粘在别的东西上的东西。⑤〈方〉挨着。⑥〈方〉张开:巴着眼瞧。|天气干燥,桌子都巴了缝儿啦。”既然“巴”的盼望义不是方言,也不是口语,但“巴不得〈口〉迫切盼望。“巴望〈方〉①盼望。②指望;盼头。”为什么却成了口语或方言呢?

“巴”是紧贴的意思,就不可能也是张开的意思。张开的意思,而实际理据字另应是“八”,别写成“巴”。这是很古老的方言词。《说文》“八:别也。象分别相背之形。”段注“今江浙俗语,以物与人谓之八,与人则分别也。”姜亮夫《昭通方言疏证》“八,别也。”1920年《江阴县续志》“分物曰八。”余心乐《赣西北方言词考释》“把东西分开来称为八。”都是证明“把:⑤〈方〉给。”在“把”的词义系统中也很不一致,原来也是“八”的别写。

 

“溜须拍马〈口〉比喻谄媚奉承。”而“拍马屁〈口〉指谄媚奉承。”却不解释成比喻《汉语大词典》“拍马溜须:比喻谄媚奉迎。”但比喻的解释绝对是错误的。马是不让生人摸它的屁股的,摸者往往被马踢,何况拍马的屁股。而且“屁股”也不能说成“屁”“屁”又是既不能拍也不能摸的。宁波话杭州话都不说“拍马屁”,却是另说“马屁”。扬州话既说“拍马屁”,也说“拍马山”。武汉话也不说“拍马屁”,另说成“拍麻皮”。湖南娄底话说“捧马屁”。这些同义词语证明它们都不是从拍马的屁股来比喻的,所以,或者不说“拍”“马”“屁”的某一个字“拍马屁”在北方官话来说,大致上是“配码脾”的谐音:配合、连接某人的脾性。因此才是谄媚奉承的词义。而在吴语、闽语、粤语则略有不同,此不及。

济南说:溜须、溜须舔腚、舔腚。北京说:溜须、溜须捧胜(胜是牲口的阴茎)。哈尔滨说:溜、溜须、溜须舔腚、溜须捧胜。方言词典也都对“须”字无解释,但也不说是比喻“须”在字面只能是指胡须,这正是谐音的虚假,因为无所谓溜胡须。有同义词“舔沟子”“溜沟子”。笔者根据这个词语家族的共同性以及其它大量的谐音趣难词,得知“须”是由“戌”谐音,指狗。民俗把十二属相与十二地支搭配体系中,戌与狗对应。而这个“狗”又实际是“溜沟子”中“沟”谐音隐曲,指屁股。它是《庄子·列御寇》“舔痔”的方言变体。

旧版《现汉》“拍马屁〈口〉指谄媚奉迎。也说拍马。”也说“拍马”,就容易让善于思考的人想到“屁”不是实指的。新版删去这个能提示词义信息的同义词,是不妥的。

 

可见《现汉》收载怎样的方言词,方言词的词义应不应当与非方言词的同形词搅混在一起,怎样解释理据,都是需要细致研究而处理的《现汉》收载方言词应改进之处,实际上也反映了方言词研究的薄弱。                                    

 

 



* 刘瑞明先生,安徽省 安庆市 安庆师范学院中文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