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腹(產)”與“帝王切開(術)”

中日用語的推移

 

王敏東蘇仁亮*

 

  1980年代世界吹起一陣剖腹 (產) 的風潮,台灣剖腹生產的情形更是一直居高不下,原因關涉到醫學的進步 (低危險性等),及大人們為求取自身的方便 (如產婦畏懼自然分娩的疼痛、選取良辰吉時或醫生尋求工作上時間的方便) 等。

  但古時這項手術最先是用於產婦不治,即刻搶救胎兒的情況下,到了16世紀才有為活著的產婦施行此項手術的相關記載1,不論如何,古時生產對母子都伴隨著極高的危險性,剖腹往往是不得已下的選擇,尤其剖腹產,一直到1867年義大利 Porro Eduardo (1842~1902) 發展出創新的手術法2 後才大幅地降低了其死亡率。中文中之相關說法主要為“剖腹”和“帝王切開(術) ”。

  就構詞學的角度來看“剖腹”這種“動詞+名詞”的結構符合中文常見的構詞規範,而“帝王切開”這種述語 (名詞) 在動詞之前的結構則與日文常見的構詞形態一致,由於日本自1895年以來曾統治台灣達半世紀之久,有不少日本所造之醫學用語早於中國大陸吸收日本造語前就傳入了台灣3,因此“帝王切開”這種符合日文構詞的醫學用語亦有可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成為中文外來語的一部份。

  以下便就“剖腹”和“帝王切開”來進行探討。

 

1. “剖腹”

  剖腹這個講法在很早便在中國出現如《易義古象通》、《晉書》等中便可看到剖腹的例子《四庫全書》(1772~1882)中亦可找到三百多個用例,其中的剖腹多為單純的以利器切入腹中剖開腹部之意其使用的狀況大概可以分成以下幾種。

  1. 用於動物身上者,如“或曰鴟鴞剖腹鸕鷀吐生余訪見之皆從卵出”(《史記疑問》卷中)等。

2. 用於人身上者,其中又可細分為以下狀況。

(1) 連結“死亡”的意像,如“搥陰刺心剖腹之誅”(《魏書》卷九十七)等;其中更有“以死相諫”(如“讒言中傷惟樂工剖腹為證豈不哀哉”(《新唐書》卷一百七十四)等);或“以死明志”(如“三雄兩雌若不見信剖腹而立知王便剖之皆如鐵言賜萬錢《渚宮舊事》補遺)等) 者,這和日本的“切腹”類似。

(2) 用於救治方面的,如“呂昇萊州人父權失明剖腹探肝以救父疾父復能視而昇不死”(《宋史》卷四百五十六)等。

(3) 用於觀察內臟,如“察孫超有蒜氣剖腹視其所熟食杜幼文兄叔於玄武湖北”(《建康實錄》卷十四)等。

(4) 用於孕婦身上者,如“臨產不得去因剖腹看男女…”(《南史》卷五)等。

  另外也有如妻李赴井死妾李方有娠賊剖腹剔胎死(《明史》卷二百九十二) 這種單純將孕婦腹部剖開殺死孕婦及胎兒的情形。

  上述2中的(4)雖然也是剖開孕婦的肚子但與現在婦產科一種人工生產方式。利用手術直接將嬰兒自母體取出。醫學上應用於緊急情況或不適於自然生產的孕婦4 剖腹相去甚遠,應也僅止於單純的以利器切入腹中剖開腹部的意思。

  另一方面,在西洋傳教醫師的中文著作堙A如合信 (Benjamin Hobson) 的《婦嬰新說》(1858) 中則有剖腹見子宮圖,圖旁並有懷孕足月剖腹所見如此的說明,但其剖腹並非為生產而施行之手術,而是為了讓參考使用此書的人能夠清楚地了解懷孕足月時子宮 (且僅為子宮外部) 樣子的示意圖;另外,該書中還有所謂胎盤圖,旁有割開翻轉所見如此的說明,同樣也是一張示意圖,與現代華語中的剖腹產無直接關聯。

  《婦嬰新說》和合信其他的幾本醫學著作如《全體新論》(1851)、《西醫略論》(1857)、《內科新説》(1858) 等均在刊行後迅速傳入日本,對江戶末期•明治初期的日本有很大的影響,目前日本各大圖書館多有收藏。

  但以上所討論的19世紀後期中國的文獻論是歷史古籍、或19世紀末西洋傳教醫師在中國所出版的中文醫學著作中都沒有相當於現在華語中婦產科概念的剖腹(產)

  另一方面,戰前發行於上海的《中央日報》中亦可看到如“鄒永桂為民眾剖腹取心(1929.7.29) 等“剖腹”用例,同樣未具現代婦產科中“剖腹(產) ”的意義。

 

2. “帝王切開”

  日文的帝王切開譯自德文的Kaiserschnitt,事實上不僅是德文,歐洲各語言中對於這個概念的表達都和Kaiserschnitt相似5,杉本 (2005:426) 認為日本人初次知道這項術式是譯自荷蘭文的《痬醫新書》(1790)6

  江戶時代 (1602~1867) 末期日本也使用剖產術一語,但到明治時期(1867~1911年)帝王切開一語才出現並被使用,明治11年 (1878) 的《增訂醫語類聚》中英語(Caesarean section)所對應的日語是(シー)()()割截法7,1886年的《袖珍醫學辞彙》中除了失沙兒截割法以外,並列有子宮切開術的講法;小川(1990:19) 並指出在日本明治18年 (1885) 施行 Porro 法成功的當時,日本尚稱其為國帝截開術;伊古田純道 (1802~1886) 著有《帝王截開術實記》一書,《實用產科學》(1890) 中國帝切開術的章節中已經使用帝王切開術的用語,到了明治31年 (1898) 的《產科精義》時帝王切開術一詞在日本可謂達到了一個穩定的使用狀況8。然筆者確認目前收藏於台灣大學第10版的《實用產科學》(1899),書中主要用的是帝切開術,另有內國帝切開術

  “帝王切開”一詞的使用狀況在日本趨於穩定的時期正是日本將台灣納為其第一個殖民地的時期,1895年甲午戰爭的勝利也使得清廷派送留學生等赴日學習,因此日本利用漢字來表達西洋新概念的許多“新漢語”都在此一時期傳入了華語中,華語圈吸收這些日本所創語詞的狀況,以台灣來得最直接迅速、強烈而全面。

  筆者調查了台灣日據時期出版的臺灣醫學會雜誌》、日文舊籍臺灣文獻聯合目錄》、臺灣人物誌》、臺灣日誌資料庫》、(漢文)臺灣日日新報》、臺灣時報》等各項資料中使用“剖腹“帝王切開術”等相關語詞的情形,其中“國帝截開(術) ”出現於兩篇文章中 (均為1918年)“帝王截開 (術)”出現於一篇文章中 (為1913年)“帝王切開”出現於七篇文章中 (1909~1933年)9

  由此可知“帝王切開”一詞在20世紀初期的台灣已被引進,而如“國帝截開術”“帝王截開術”等日本曾有過的譯法也都曾使用於《臺灣醫學會雜誌》中;就這些用例出現的文獻來看“帝王切開”等相關用語在當時的台灣尚屬相當專業的用語。此外,同時期 (1928~1945) 發行於上海的《中央日報》並無“國帝截開術“帝王截開術”“帝王切開術”等日本的譯法。

 

2.1 西洋語

  前節曾簡單提到日文的“帝王切開(術) ”是譯自德文的“Kaiserschnitt10,一般認為其語源來自拉丁文的“sectio caesarea”,其原意通常有兩種講法,一認為“Caesar”乃指古代羅馬帝國的“凱撒”,因傳說凱撒是剖腹產兒,因而將此種生產方式稱之為“sectio caesarea (帝王切開) ”。另一種說法則認為“caesarea”來自於“切”之意的“caesura,caedere11。當然也有兩種說法都收錄的。

  對於以上之兩種說法,立川 (1976) 基於其醫學專業的判斷及在仔細查證文獻後,做了以下的結論:

(1) 對於羅馬時代是否真正使用“sectio caesarea”之拉丁語存疑。

(2) 假設真有“sectio caesarea”的拉丁語,倒不見得有“以切開來切”之意思上的重複之繆,可解釋為法文辭典中一般採用的“取出剖腹分娩兒的手術”。

(3) 其語源究竟是來自專有名詞“caesar”或“caear (剖腹分娩兒) ”之普通名詞,則無法下定論。

  不論其語源為何,立川認為由於自16世紀起開始為活著的孕婦施行此項手術,因此產生了法文稱呼“césarien”,不久即傳入英語,甚至德語,其間才造出了拉丁語化的“sectio caesarea”一詞。

 

3. 現代華語中使用“剖腹”及“帝王切開”的情形

 

3.1 教育部公佈之學術用語暨相關大學科系中使剖腹帝王切開的情

  在目前台灣教育部公佈的各領域學術用語12 剖腹僅見於《獸醫學名詞》中,而帝王切開則被《獸醫學名詞》、《畜牧學》和《實驗動物及比較醫學名詞》收錄。有鑑於此,作者調查醫學、獸醫、畜牧和動物這四個相關大學科系13 網頁使用此二語的情形。然而從這些網頁上均查不到剖腹帝王切開二詞。

 

3.2 醫院

  台灣各大醫院婦產科網頁中使用剖腹的有台大、榮總、成大、高雄、台北市立聯合、中山、馬偕、長庚、台安、新光、慈濟、三總等醫院,而使用帝王切開的則有台大醫院。由此可知目前台灣各大醫院婦產科使剖腹要高帝王切開許多

 

3.3 大眾傳播媒體(報章雜誌暨網路)之使用狀況

  1報章雜誌

  調查《中文報紙論文索引資料庫《中央日報《即時報紙標題索引資料庫《聯合知識庫》等各報章雜誌等大眾傳播媒體這半世紀以來使用剖腹帝王切開的狀況可知剖腹1940年代後期起,亦即台灣脫離日本人統治以後便普遍使用於報章之中;相對而言使用帝王切開的用例卻少得多,其中有部份的帝王切開用於動物身上,如乳牛(《民生報》1989.1.29)

 

 

  2網路

  剖腹 (產)帝王切開 (術)”使用於網路的狀況14 則顯示剖腹 ()目前用的比帝王切開 (術)普遍,而將帝王切開 (術)使用於動物身上的情形則較前節

報章中的情形更為明顯

 

4. 結語

  由以上討論可知華語中所使用的“帝王切開 (術)”一詞來自日語,而日語又是翻譯自德語,西洋諸語間對此語的表達有很強的相關性,主要有“源自凱撒以此種方式生產因而得名之說“來‘切之意caesura, caedere’或caear (剖腹分娩兒)之說兩種。

  而“帝王切開 (術)”雖早自日據時代初期即在台灣被使用,但自1980年代以後在一般的報章中已漸少見,目前其通行的狀況不若“剖腹”一詞,而其使用的領域似偏於人以外的動物方面。由於“剖腹”符合中文的基本結構,又是華語詞彙中語數最多、最安定的二音節詞,所以目前在華語中使用的非常頻繁而穩定。

  

參考文獻

中文

若伊・波特 (Roy Porter) 著、王道還譯 (2005)《醫學簡史》、商周出版

王國恭“剖腹產-帝王切開術 (Cesarean Section) http://ntuh.mc.ntu.edu.tw/obgy/CD/spe/Spe_o08.html

日文

奥山虎章 (1872)《醫語類聚名山閣

伊地知英太郎、新宮凉園纂輯 (1886)《袖珍醫学辞彙、伊藤誠之堂

佐藤勤也編纂 (1899)實用產科學(第十版)半田屋醫籍商店

大矢全節編 (1973)《蘭和医学辞典、金原出版

立川清 (1976)《医語語源大辞典、国書刊行会

小川鼎三 (1990)《医学用語の起り、東京書籍

星和夫 (1996)《楽しい医学用語ものがたり》(第1版5刷)、医歯薬出版株式会社

杉本つとむ (2005)《語源海、東京書籍

王敏東許巍鐘 (2005)“‘扁桃腺’という言葉の成立について 付:関連語彙にも触れながら国語語彙史の研究二十四

王敏東•蘇仁亮 (2006)“‘インフルエンザ及び流行性感冒の語誌―19世紀末における日中語彙の交流例として―日本學刊10                             

 



* 王敏東女士,臺北市 銘傳大學 應用日語學系;蘇仁亮先生,臺北市 長庚醫院 耳鼻喉部

1. 立川 (1976:643-645)。而王 (2005:174) 所舉剖腹產後母親平安的首例則為1790年英國的例子。

2. 剖腹取出胎兒後立即切除子宮的方式 (大矢 (1973:94)、小川 (1990:19)) 。

3. 王•許 (2005)、王•蘇(2006)等。

4. 《教育部國語辭典》www.edu.tw

5. 小川 (1990:15-16)。有關其西洋原語的討論,詳見次節 (2.1 西洋語)。

6. 小川 (1990:16) 卻認為日本首次介紹這項術式是在1805年 (1803年序) 的《荷蘭醫話》之中,書中將荷蘭文“Keizerlijksnee”以日文的假名來表達其發音。

7. 小川 (1990:17)。而在1872年的《醫語類聚》中“Caesarean section”所對應的日語尚不是一個簡潔的詞,而是說明性的句子。

8. 小川 (1990:20)。

9. 以上均為刊載於《臺灣醫學會雜誌》中之文章。另有非“剖腹 (產)”之意的例子15例 (1906~1910)出現於《(漢文) 臺灣日日新報》內。

10. 小川 (1990:15-16)、《日本語大辞典》(1989)、《新明解国語辞典》(第六版、2005)等。

11. 立川 (1976:641-642) 並指出甚至有學者認為“sectio caesarea”的“casarea”來自於“caesura,

caedere”,“切”“schneiden”即“a caeso matris utero(切開懷胎之子宮) 之意,“sectio caesareageschnittener Schnitt之重複。因此 Kaiserschnitt 乃誤譯,應當改正。

12. 國立編譯館 http://terms.nict.gov.tw/

13. 查詢了台大、陽明、成大、台北、高雄、中山、中國醫藥、長庚、慈濟、國防計十個醫學系,台大、中興、東海、文化、屏東科技、嘉義、宜蘭計七所大學的動物或畜產相關科系。

14. 調查了 Yahoo Google,調查時間為2006年4月下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