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腹产”和“

 

黄河清*

 

 

读了王敏东苏仁亮两位的文章,深有启发。凯撒剖腹而生,是一种传说,但无独有偶,我国史书上也有“胸坼而生”的说法,如唐张守节在为《史记·夏本纪》(第二卷)所加的注解“正义”中,引有《帝王纪》中的这样一些话脩已,见流星贯昴,梦接意感,又吞神珠薏苡,胸坼而生”“胸坼而生”,当然不可信。但这与凯撒剖腹而生的传说一样,都是由于后人对帝王、英雄的崇敬,以至于有点神化了。

但是神话管神话,这还是引起了我们对中国古代剖腹产医术探究的兴趣。在中国的历史上,关于剖腹产的记载有不少,不过有些记载是真是假需要分析。如《史记·楚世家》第十卷:“吴回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现在不少人把此看作是我国史籍中关于剖腹产的最早记载,甚至说这是世界上最早的一个剖腹产例子。但就笔者看来,这样下结论未免过早了一点。据《史记》说,陆终颛顼之曾孙,其妻怀孕三年,“启左胁,三人出焉,启右胁,三人出焉”。结合这些话,我们觉得“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还是有点不可信。其实,在古代,一些学者对此也表示怀疑。南朝史学家裴骃在《史记》这段文字后面所作的注释《集解》中,一开始就说:“干宝曰:先儒学上多疑此事。干宝为东晋史学家。)

但是,裴骃接下去还有一番话,这番话就值得我们研究了。裴骃若夫前志所传,脩已背坼而生简狄胸剖而生,历代久远,莫足相证。近魏黄初五年,汝南屈雍王氏生男儿,从右胳下水腹上出,而平和自若;数月创合,母子无恙,斯盖近事之信也。以今况古,固知注记者之不妄也。”(见《二十五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第一册,1986年,203页,第三栏)

“黄初五年”,即魏文帝曹丕执政的第五年—公元224年,距华佗145208年)去世只有16年。在此之前,华佗已经发明了由蔓陀罗花、生乌草等草药配制而成的麻醉药麻沸散。据史书记载,华佗曾用酒服麻沸散做过肿瘤切除、脾切除、肠胃吻合等腹部大手术。裴骃所说的王氏,在实施剖腹产时“平和自若”,她可能是服用了麻醉药,否则哪会有这种安宁的状态

此外,华佗还发明了一种神膏,这种神膏可能是用来消炎、止血的,据《后汉书》记载,在刀口上“付以神膏,四五日创愈”。

应该说,有了华佗的这些发明,给《集解》中记载的王氏实施剖腹产手术是有可能的。

另外,王敏东苏仁亮的文章中说“同时期 (19281945) 发行于上海的《中央日报》并无‘国帝截开术‘帝王截开术‘帝王切开术’等日本的译法。”这可能只是当时在《中央日报》上没有见到这样的用法,其实在其他文献中,我们还是发现了这类名称,如:王云五主编《英汉对照百科名汇》Caesarean or Caesarian operation帝王手术。(商务印书馆,1931年); 俞松筠《产科学》中卷《病理篇》第四度狭窄骨盆,绝对的须用人工流产,如已临产,绝对的须用骨盆扩大术或帝王切开术。(上海中德医院出版部,1940年)

最后,再提一件事。有专家指出“剖腹产”的名称不是很科学,因为只剖开腹壁是不能取出婴儿的,还需再剖开子宫,才能把婴儿取出,所以应该叫“剖宫产”。最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吸收了这个意见,将“剖宫产”列为正条剖腹产”列为副条,释义为“剖宫产的通称”。                                      

 

 

                                                                           

 

出版消息

(简化字本用”为记, 繁体字本以“”为记

 

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编 (王宁主编),陆宗达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文集》, 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20058月。

〔苏联〕M.H. 鲍特文尼克、M.A. 科甘、M.Б. 拉比诺维奇、Б.Л. 谢列茨基编著, 黄鸿森 温乃铮译,《神话辞典》,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85, 2004

王宁主编,《汉字构形史丛书》, 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丛书》包括以下各书;

  各书是作者在其博士论文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

    王立军,《宋代雕版楷书构形系统研究》, 20037;

    刘延玲,《魏晋行书构形研究》, 20049;

    易敏,《云居寺明刻石经文字构形研究》, 20054;

    陈淑梅,《东汉碑隶构形系统研究》, 20054;

    罗卫东,《春秋金文构形系统研究》, 200510;

    赵学清,《战国东方五国文字构形系统研究》, 200510;

    郑振峰,《甲骨文字构形系统研究》, 20068月。

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编 (王宁主编),《民俗典籍文字研究》, 北京:商务印书馆。第一辑200310; 第二辑20051月。

黃坤堯著,《香港詩詞論稿》, 香港:香港當代文藝出版社, 20048月。

劉景堂原著, 黃坤堯編纂,《劉伯端滄海樓集》, 香港:商務印書館, 20013月。

                                                                               



* 黄河清先生, 香港中国语文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