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允海

 

       新词语是社会发展的“晴雨表”,社会的发展导致新词语的大量产生,丰富了汉语词汇。研究新词语有助于掌握文化动态和汉语教学内容的更新。人们对新词语的产生基本上是肯定的,负面词、科技词句、字母词的存在是必要的。在新词语研究中,要加强大汉语的观念,提倡采用描写主义的实录手法,对新词语进行全方位的研究。

关键词     新词语  研究  字母词

作者俞允海,男,1948年生,浙江海宁人,浙江省湖州师范学院人文学院教授,研究方向为语言和语言应用。 (湖州313000

一、新词语是社会发展的“晴雨表”

新词语的大量涌现是社会嬗变的产物。每当社会的经济、文化发生重大变革时,就会诱发新语新词新用法的大量产生。新词语的活跃程度,是社会活力的指标,是社会发展的“晴雨表”。如果一个社会长期没有新词语的产生,则可以断定这个社会是死气沉沉、没有发展的。与之相反,大凡新词语层出不穷的时代或社会,往往充满了活力。比如,港台和广州一带新词语产生数量多、速度快,许多新词语都是先流行于港台或沿海一带,随后再传入内地的,因为那里的经济发达,文化活跃,思想开放。语言的三大要素中,词汇是最能反映社会变化的,语法和语音则难于担当此任。

社会的演变可以从不同角度去观察,诸如食衣住行的变化,生活价值观的改变,政府政策的影响等等,而所有这些变化都会毫无例外地反映在语言中。语言会客观地把这些变迁的轨迹记录下来。例如自从“计算机”普及后,对人们的工作与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与“计算机”相关的事物不断涌现。往后若要研究这十年的社会变迁,“计算机事物”的相关用语必然是最明显的标志。由此可见,语言就像是考古文化层一样,每一层次都具有该时段的特征。因此,语言学界时常统计社会各领域的新用语,就是在做文化语言层的建立。透过这些新词语,可以对社会文化作进一步的探究。

汉语词汇发展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魏晋时期,佛教的传入,产生了大量新词语,如“世界、菩萨”;张骞通西域,也把西域的词语带进了中国,如“狮子、石榴”;西学东渐也导致新词语的涌现,如“科学、民主”。大跃进时代、文革时期、改革开放等也都是如此。词语无不带上时代的烙印,词语的产生是社会发展的写照和证据。如果没有词语的记载,社会的发展历史就难于全面发映。

近十年来,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汉语语汇的面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主要体现在:

1.科技词汇成为普通词汇

随着科学知识的普及和人们知识水平的提高,许多科技专业词汇日益成为普通词汇,特别是有关信息、财经、环保、医药、体育、军事、法律、教育、科技等领域的新词语已为大众所日常使用,如“电眼、电子雾、光谷、基尼系数、蓝牙技术、厄尔尼诺现象”等。

2.字母词融入汉语

与国际接轨和科技进步,导致大量字母词进入汉语。如:“AA制、B超、E时代、SOHO族、B股、IC卡、亚州D六、巴比Q”等。还有许多是纯英文组成的词,如:“STTMDWAPWWWUFO”等。这些词已成为人们经常使用的词汇,文化层次越高的人使用得越多。

3.时尚词层出不穷

人们在生活中时常会碰到一些表达时尚生活的词语,如“哈日、韩流、文唇、动漫、骨感、体彩、另类、波波族”等,这些词是对时尚生活的描写和反映。

二、新词语的研究价值

由于新词语是历史的见证,因此对新词语的收录和研究是十分必要的。新词语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它引导人们追踪时代前沿,掌握最新的社会文化动态,用助于汉语教学内容的更新,对教学改革、课程设置和话题选编都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新词语研究具有语言学的意义和超越语言学的意义。

语言学上,它丰富了语言语汇。我们的词汇就是这样通过新词语的产生,一代一代结累起来的。我国古代有许多奇怪的语汇,如表示老人年龄的语汇:艾(五十岁以上的老人)、耆(六十曰耆)、耄(八九十岁的年纪)、耋(古指七、八十岁的年纪)。这是随着社会观察力的加深而生产的词语。还有其它许多词语,在《玉篇》、《说文》中大量存在。《玉篇》中已有22561个汉字(词),但当时的常用词也只不过3000多个。因为古代《苍颉篇》只有3000多个常用字。现在,常用字也只有6763个,五笔输入法中的一级、二级汉字就是如此。当然,其中有许多异体字;然而,不可否认其中有许多是当时新产生的词语。如《玉篇》中的“,音活,面小。”“,子困切,顶上无毛。”“,楚加昨加二切,小船。”“,布未切,大船也。”《玉篇》中齿部有92个汉字,除了现在少数几人还在使用,大多已不再使用了。《说文》收录的汉字仅9353个,《玉篇》中则有22500多个,可见,新词语的产生丰富了汉语词汇。

除语言学的价值外,新词语记录了社会的发展变化,是历史发展的有力证据。考古就是挖掘证据,由于古代没有有意识地对社会发展的证据加以保留,使后人在研究历史时化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新词语的研究就是一种有意识地保留证据,它将为后人对这一历史时期的研究提供翔实的资料。词汇是人类文化链不可缺少的一环,它为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哲学的发展都提供了有利的线索。新词语的研究具有如此的巨大的价值,是一项有利于人类历史的大事。

三、社会各界对新词语的反映

新词语的产生丰富了汉语词汇,但也使汉语的本来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给汉语的使用带来了冲击。对新词语的批评意见主要集中在“负面词、字母词、科技词”三个方面。

语汇作为一种符号是对现实社会的反映,因而出现一些反映社会负面现象的词是必然的。词语是反映社会的,凡社会上存在东西,语言中就必然会有反映。如:“包二奶、顶级片、小姐、双飞、打飞机”等。这是现代社会涌现出来的“色情词”,就象上个世纪出现的“通奸、爬灰、云雨”一样,也是社会现象的反映。应该说,人们认为丑恶是的这类社会现象,而不是这些词。最近出版的《新华新词语词典》就收录了不少负面词。对此,语言学家认为,词典不是教科书或者法律,不需要过多承担引导社会风气或者进行道德评判的责任,因此词典收录一些反映负面社会现象的词语是合理的。

字母词的出现是社会进步的产物,是与国际接轨和英文程度提高的结果。在封闭时代字母词是根本不可能产生的。台湾、香港或者海外华语中字母词比较多,那是因为他们与外国接触多、接触早,英文程度高的原因。与港台和海外相比,我们的字母词还是比较少的。比如“PP联盟、PC族、OK繃瘦身法、K書中心、X世代、V晶片”等字母词在台湾已普遍使用,而我们还不太了解这些词的意义。当然,对于文化程度不高的人来说,这些词在理解上是有难度的;不过,越是文化程度高的人,越不怕这种词。

当然,这种词如何发展,会有约定俗成的结果,我们可以遵从历史的选择,而且历史也真的会加以选择。比如以前我们叫call机, 后为Bp机,现在已称为呼机。Laser一词,译为雷射,现在已成为激光了。当然,台湾仍为雷射,如:雷射冷却术。对此,我们不必强求,可以遵从人们约定俗成的选择。

科技词的收录也是十分自然的。随着科技知识的普及,许多专业词会进入寻常百姓家。二十多年前,头孢拉丁药刚问世时,十分专业化,现在这种药连老太太多知道,而又有新的药出来了。今天属于专业词,明天就可能成为普通词。现在新的科技领域大多了,如果不收科技词,就难于满足社会不同领域人群的需要。 

目前社会上有部分人认为,新词语的产生会损害汉语的纯洁,会干扰标准语的使用,因而对新词语采取否定态度。我们认为:标准语的发展是持续的,它会不断从社会环境中吸取新的语言成分,但是所吸取的语言因素是否会沉淀下来,则必须经过约定俗成的考验。我们认为语言在约定俗成过程中具有筛选的机制,因此不被大众认同的语言成分自然会逐渐淘汰,而那些结构合理、功能强大的词语自会留存。

四、新词语的研究方法

语言学家要有超前意识和宽容态度,只要这个词有人在用,且有一定的频率,就可以收入词典。词的产生肯定是有原因的,有人认为有了“表演”这个词,“作秀”就好象没有必要了。其实,“作秀”这个词的来源与英文的show有关,起先流行于海外,得到认可,再传入大陆,说这个词没有必要是没有必要的。而且这个词与“表演”相比,的确也有特别之外,两者也不能等同,这是丰富同义词的新的途径。有了“再见”,还可以有“拜拜”,有了“计算机”,不照样有“电脑”吗?

   在对新词语的研究上,我们应该面向世界,与国际接轨,无论在思想观念上,还是研究方法上都要符合国际潮流。

1.  要树立“大汉语”的观念

要以“大汉语”的观念出发,研究新词语。无论是来自普通话的,还是来自方言的;无论是来自海外的,还是来自港台的,都要一视同仁。目前,台湾对新词语的研究比较重视。从84年以来一直注意新词语的收集与研究。如“巴尼娃娃、芭樂票、保龄哥、本尊、比酷小子、必杀技、白牌车、自排车、走滑、造街、打城、打啵、大车拼、顶士族、都会通”等词,是台湾流行的新词语,这些词的产生和流行,丰富了汉语词汇。因此,在新词语的研究过程中,除了要研究大陆新产生的新词语外,也要注重港台和海外流行的新词语。

2.  新词语的分类

台湾在新词语研究上,起步较早。它们根据词语的性质对新词语进行分类,共有二十三大类:人物类、地理类、社会类、生活类、休闲娱乐类、影视类、医疗保健类、信息类、科技类、艺术类、文学类、财经类、教育类、政治类、国防类、体育类、法律类、会议类、自然类、交通类、建筑物类、一般语词类、专业语词类。

每一大类下还可以分多个小类。如人物下面可分为:作家,卡通漫画人物,艺术家,运动员,研究人员,影视人物,特殊人物,军警人员,政治人物,医护人员等。

我们可以借鉴台湾的做法,对新词语进行分类研究。这样做,有利于了解各类新词语增长的具体情况。

3.  采用描写主义的“实录”方法

只有坚持较宽泛的收词原则,采用“实录”手法,才能把新出现的新词语较全面地收入词典。无论是报纸出现的,还是网民使用的,无论是书面的,还是口头的,都要收录。收录时兼及节缩语,字母词、数目词、方言词及外来语。对于语词的各种新用法要从宽收录。国内曾出版过十多本新词语词典,其中基本采用实录手法的只有于根元和刘一玲主编的19911994年四本年度新词语词典。其它各类词典清一色的采用了“选录”方式。因此,收词标准不一,词量大小不一,无法利用这些词典对新词语进行全面研究。

4.  滚动修订

传统的词典一向以“稳定”作为自己的收词原则;但“稳定”的后果是落后于时代。《现代汉语词典》是一部以严格收词和慎于修订而著称的权威词典。但在它的新版问世以前,它在收词和释义上存在着许多不足之处。由于它与时代不能合拍,不应收的词收了,应收的反而没收,释义上也存在着许多不适时宜的地方,给人们的理解带来了疑惑。新词语的研究应该及时采用滚动修订的方法,与时俱进,常出常新。出编年本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编年本收词丰富全面,有利于语言学家的比较研究。

 

参考文献

1.《新华新词语词典》周洪波,商务印书馆   20031

2.《二十世纪的中国语言应用研究》,于根元著,书海出版社,1996年。

3.《语言能力及其分化——第二轮语言哲学对话》,于根元、夏中华、赵俐等著,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2002年。

4.《语言以人为本——第三轮语言哲学对话》,赵俐等著,中国经济出版社,2003年。

5.《现代汉语词典收词释义质疑》,俞允海,《浙江社会科学》2002年第6期。

 

On the study of new words

Yu Yunhai

Abstract   New words are the glass of the development of society. The development of society causes a lot of new words, and enriches the Chinese words. Study the new words help to master the cultural development and update the teaching content of Chinese language. All the people praise the new words.  Some inelegant words, words abou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ords with letters are need for the life. In the study of new words we must strengthen the concept of great Chinese language, use the method of drawing, and make a all-round study.

Keywords  new words  study  words with 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