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本全球华语词典是当务之急

 

周清海

 

新加坡南大教育学院中文系教授

                                                                 

 

 

 

  在汉语走向世界的新情况下,编辑一本以沟通和查考为主的世界华语词典,是当前的急务。世界华语词典可以更好的为资讯交往频繁,各华语区之间的互动增加的新局面服务。
  今年7月26日,应北京商务印书馆的邀请,出席在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举办的《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出版座谈会,并安排在座谈会上讲了话。这篇文章就是根据当时讲话的内容扩写而成的。

一、新版本往前跨进一步

  在谈及《现代汉语词典》之前,让我先说两件和词典编辑人员有关的小事。这两件令我念念不忘的小事都发生在二十年前——1985年。
  1985年,国际汉语教学讨论会的第一届会议在北京香山饭店召开。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不久,国际汉语研究与汉语教学界在北京举行的第一次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也通过了提议,成立世界汉语教学学会。我参加了这次国际汉语教学讨论会。
  到会之前,从资料里知道吕叔湘先生也出席,并且安排在大会上讲话。我在中学读书的时候,就读过吕先生的书,大学里学语法,也读过吕先生的《中国文法要略》;就是没见过吕先生,很想在这次会上问候他老人家。
  到了香山饭店,刚在房里放下行李,就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一位身材瘦削、穿着朴素、精神奕奕的老人家。他说:“欢迎您到北京。我是吕叔湘。” 吕先生当时是81岁,而我是44岁。吕先生毫无架子,他谦和、儒雅,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也带来了签了名的著作《汉语语法论文集》,送给我。
  这就是我第一次和吕先生见面。后来的几次,都是在北京协和医院见他的。吕先生做人、做学问,都非常成功。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却是做人。吕先生的谦和、儒雅,是我们语言学界珍贵的为人处事作风。
  第二件小事是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和李荣先生以及《现代汉语词典》编写人员座谈。当时在会上谈些什么,我现在都忘了,只留下李荣先生谈编《现代汉语词典》的一句话:“有时候挤公车上班,到了语言所,一天只能给一个词下定义。”可见给词下定义之难,也可见《现代汉语词典》编写人员工作之艰,之认真。难怪《现代汉语词典》给词下的定义,能成为后出词典的典范。许多后出的质量好的词典,几乎没有一本不受《现代汉语词典》影响的,虽然这些后出的词典都没有说明参考了或者承袭了《现代汉语词典》一些什么,但参考和承袭的痕迹,行家一眼就看出来。
  《现代汉语词典》主编吕叔湘先生的谦和、儒雅,李荣先生(协助主编)等人编撰词典之认真,他们的作风与精神是语言学界的学者,更是从事词典编撰的学者所应继承的。在《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里,我看到了这种精神的延续。
  在《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里,我更看到革新的精神。第五版给所有的词注都上词类,这和过去只注虚词词类的做法相比,显然是向前跨进了一步。注明词类,对以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或外语的学习者,将有莫大的帮助。这也是语言研究所和词典编辑人员对汉语走向世界的贡献。套用中国的习惯说法:语言研究所和词典编辑人员一直处在汉语走向世界的主战场。
  关于词类问题,不再详谈。下面就只从收词和释义方面,谈谈我对词典第五版的一些看法。

二、满足查考的需要

  《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在增收词条和增加词义方面,表现得相当雍容开放,没有了过去的政治气息,也没有强调人为规范的痕迹,相当程度地做到了既能满足查考的需要,也能对语言的正确使用起到积极的指导作用。
  在收词方面,第五版增加了6000条,如“办复(办理并答复)、体认(体察认识)、长考(长时间思考)、愿景、并线、悲情、冰品、人脉、黑金、秀、第一时间”等词条。“股”字下增加的词条,和2002年的增订版相比,增加了“股海、股价、股迷、股民、股票价格指数、股评、股权、股友、股灾、股指”等10条。“网络”之下的词条,也增加了“网络版、网络电话、网络语言”等11条,加上“网页、网站、网友、网址”等,就有十五六条新词。收了“边缘化、电气化、合理化”,但没收“电脑化、制度化、私营化”等词。这些都是加“化”而构成的动词。收了“可读性”,却没收“可能性、可靠性、可逆性、可燃性”等。其实如果为“满足查考的需要”,这些词似乎都是应该收的。但总体上说,第五版收词,是相当开放大方的。
  在释义方面,都做了认真的修订或补充,举些例子如下:

  检讨  除了“①找出缺点和错误,并做自我批判”之外,2002年增补版还增加了“②总结分析;研究”,这是其他华语区的用法,为普通话所接受了。2005年版继承了2002年版的释义。
  蒸发  第五版增加了“②比喻很快或突然地消失”,这是港台新三地的共同用法。
  包装  第五版增加了“③比喻对人或事物从形象上装扮、美化,使更具吸引力或商业价值”,这是港台新三地的共同用法。
  到位  2002年版收了这个词,2005年版增加了“②指达到合适或令人满意的程度”这个义项。
  打造  第五版增加了“②比喻创造或造就”的义项,也是港台新三地的用法。
  边缘化  第五版的释义:“使靠近边缘;使处于不重要的地位”,显然比其他词典的“指向背离社会发展主流的方向变化”,要精确易懂得多了。
  不名一文  从1983年版到2005年版,都保留这样的释义:“一个钱也没有(名:占有)。也说一文不名。”
  
  释义不只精确,还对语素“名”的古典意义加以解释。

  反戈  1983年版的释义是“掉转兵器的锋芒(进行反击),多用于比喻:反戈一击。”2002年版没有修改。2005年版,将“反戈一击”再单独立条,解释为“比喻掉转头来反对自己原来所属的或拥护的一方。”
  冷气  1983年和2002年版的释义是“①利用制冷设备,把空气冷却,通入建筑物、交通工具等内部,以降低其温度。所通的冷却空气叫冷气。②通常也指上述设备。”2005年版改为“①利用空调制冷等方产生的低温空气。②指能产生冷气的空调机。”显然更简洁、清楚。

  《现代汉语词典》是规范性的词典,要兼顾“满足查考的需要”,和“对语言的正确使用起到积极的指导作用”,是不容易的。过去偏重在“对语言的正确使用起到积极的指导作用”,也就是偏重在规范,曾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以新加坡为例,我们的华语是在没有普通话直接影响之下发展起来的,华语在发音、构词和用法等方面,几乎都以《现代汉语词典》为依据。《现代汉语词典》在维持华语核心的一致性方面,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现代汉语词典》对现代汉语的健康发展所起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我们对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以及参与词典编写的人员,应该致以崇高的敬意。

三、增添大量词条

  因为要兼顾“满足查考的需要”,第五版增加了大量的词条,一些还不一定十分稳定的新词就这样收入了,这就不一定能和“对语言的正确使用起到积极的指导”的任务相符合。
  第五版收了“报料”,不收“有料、没料”。“料”的语素义是现代汉语里所没有的。这个词是港台的用词。从规范的角度看,是不是能稳定地留下来,尚未可知。《新华新词语词典》就不收这个词。这个词在新加坡应用也不广,只限于非正式的场合。第五版也收了“拍拖”,这是香港的单区用词,新加坡如果用上这个词,大概都要加上引号。2002年版收了“榴莲”,作为正词条,不收“榴梿”。第五版收“榴梿”作为副词条。“梿”是一个异体字,“榴梿”不作正词条是为了规范,但却和名从主人的原则相矛盾——我们从来不用“榴莲”。就好像“镕”尽管同“熔”,也是个异体字,但以名从主人的原则,“镕”在过去几年曾经是常用字。
  收了“秀”,释义是“表演;演出”。这个意义的“秀”,还不能完全替代“表演;演出”,而且在比较正式的文件里是不用“秀”的。“秀”能不能稳定地留在汉语里,仍有待观察。如果以普遍性为准,那么是不是也该收“哈日、哈韩”的“哈”呢?也该收“三温暖、三陪、三级片”呢?
  第五版收了许多稳定而有生命力的新词,但有一些相对稳定的新词或书面词语,如“联线、吊诡”等,也没收。
  其实,《现代汉语词典》是规范性的词典,“查考的需要”不是它的主要的任务。如果在《现代汉语词典》之外,能编一本世界汉语词典,以“查考的需要”为主要任务,大量地收入各华语区的相对稳定的汉语词语,对华语区之间的交往,将起巨大的作用。这本词典所收的词,如果广泛应用,稳定了之后,《现代汉语词典》再考虑收入,就可能更符合《现代汉语词典》的性质。
  最后,对《现代汉语词典》在给成语下定义方面,说一点意见。
  成语“不速之客”,词典的解释是:“指没有邀请而自己来的客人(速:邀请)”。“不胫而走”,词典的解释是:“没有腿却能跑,形容传布迅速(胫:小腿)”。“首当其冲”,“比喻最先受到攻击或遭遇灾难(冲,要冲)”,这些释义从1983年起沿用至今。从这些释义里,我们看到词典编辑者充分注意到成语里所保留的语素的古代意义。对语素的古代意义的解释,能加深语言使用者对语言的了解。可惜这个原则,从1983年起到第五版,都没有充分贯彻,有些该加注的语素意义却没有加注。例如:
  “老骥伏枥”,词典的解释是:“曹操《步初夏门行》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比喻有志的人虽年老而仍有雄心壮志。”对于“骥、枥”都不加解释。“掩耳盗铃、欺世盗名”的“盗”,“守株待兔”的“株”,“同舟共济”的“济”,都没有解释。
  有些成语保留了古汉语的语法现象,如“平易近人”,词典的释义是“①态度谦逊和蔼,使人容易接近。②(文字)浅显,容易了解。”词典的释义①将“近人”的语法现象通过“使人容易接近”表现出来,但引申用法的②,却没有照顾古汉语的语法现象。词典的使用者是不是能从释义①中了解这个语法现象?“斗鸡走狗”(使鸡相斗,嗾使着狗跑)也包含相同的语法现象。如果能用加注的办法,在“使人容易接近”后面加上“(近人)”,就更清楚明确了。
  总之,《现代汉语词典》对汉语的应用与发展,是起了巨大的作用。我从词典使用者的立场出发,而提出的一些需要再改进的小地方,仅让词典的编辑者参考。

世华词典有助沟通查考工作

  在汉语走向世界的新情况下,编辑一本以沟通和查考为主的世界华语词典,是当前的急务。这本词典,可以大量收入各地区相对稳定的词语,如新加坡的“按柜金、客工、乐龄、白象、闭门会议、报聘、不文之物”等等,香港的“社工、抄牌、宾妹、收线、人蛇、爆料、上堂、有型”等等,台湾的“矮化、班导、拜票、解严、省籍、捷运、便当、交流道、脱口秀”等等。世界华语词典可以更好的为资讯交往频繁,各华语区之间的互动增加的新局面服务。
  《全球华语辞典》就是为了完成上述任务而编辑的词典,它的编辑工作已经启动。词典已在中国教育部立项,预计在2007年由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词典的主编是李宇明教授,顾问是周清海教授、陆俭明教授。词典的编辑委员会下设四个编辑小组,亚细安组的编写主持人是汪惠迪先生,台湾组的编写主持人是周长楫教授,港澳组的编写主持人是汤志祥教授,大陆组由商务印书馆负责。
  《全球华语辞典》和《现代汉语词典》可以相辅相成,更好的为现代汉语的应用与发展服务。

新版本可贵之处

  《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在增收词条和增加词义方面,表现得相当雍容开放,没有了过去的政治气息,也没有强调人为规范的痕迹,相当程度地做到了既能满足查考的需要,也能对语言的正确使用起到积极的指导作用。(本文刊登于2005年9月13日《联合早报·副刊》作者也是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报咨询团成员。本文小标是本版编辑所添加。